放棄賭博 做真修的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我今年七十一歲。二零零四年,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煉。

得法前,我的人生路都是賭過來的。由於自己愛賭,十歲已跟大人學賭了,婚後小孩還年幼時脫不開身,就背著丈夫和婆婆偷偷去賭。後來兒子長大了,就公開去賭;上夜班時,白天休息時間去賭,上白班,就找人調班去賭,放假更去賭。家裏的裏裏外外都由我婆婆打理,家務活不理也不管,整個家不像家,整個心思都在賭上,賭魔把我操控得根本就沒有我真正的自己。

記得小時候,每逢過大年時賭得更瘋,因為過大年是喜慶,父母也就不管,總是賭通宵。十五歲後,還和本村一位女孩合伙騙賭,把村裏所有參賭的人都騙過,還認為騙賭是本事,是技巧,沾沾自喜,認為比別人聰明。

到談婚論嫁時知道自己好賭,為了避免日後的丈夫阻攔,當時就叫別人轉告他,我是個爛賭的人,還問他怕不怕?丈夫是個老實人,他認為是開開玩笑,就隨口說了一句:「有錢才賭,沒錢怎麼賭。」他還認為是對他的考驗,其實我真是個爛賭之徒。

後來為了賭提前退休,把家裏的錢都輸光了,生活過的很貧困。記得在賭場犯病,嘔吐,肚子痛的厲害,被拉到醫院急救,打吊針都無效,醫生叫我丈夫轉醫院給我洗肚清腸,我雖然肚子痛得很厲害,但腦子還算清醒:我把家裏的錢都輸光了,哪有錢醫病啊!又怕丈夫知道沒錢會怨恨自己,就決定放棄治療,回家等死。

回到家正好是凌晨三時三十分左右,在我床上發現一隻很大的蝴蝶,當時我希望是神來救我。結果一小時後,真的就好了。二零零四年開始修煉大法後,才知道師父看護著每一個弟子。

病好了還不悟,又不分日夜去賭:白天在賭場吃飯,有時晚飯也不回家吃了,夜間十二點不回家賭通宵,成了我平時生活的規律。

賭,把我的身體搞得不像樣了,百病纏身,骨瘦如柴,體重只有八十多斤,慢性氣管炎、肺結核、坐骨神經疼、腰椎增生、慢性腸胃炎、關節炎、腎盂腎炎等等都上來了,家裏人也嫌棄我,兩個兒子都不想跟我一起生活,特別大兒子搬家另住,大媳婦兩次提出要我丈夫過去跟他們一起生活。

我心裏感覺活得很苦,當我走投無路時,我姐是大法弟子,就勸我學大法。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初,我有幸請回兩本大法書《轉法輪》,我和我的小姑姑同時得法。

當我打開《轉法輪》時,我感到很震驚,書本上的法理解開了心中的謎團,明白自己已經敗壞到不可救要的地步了,就這樣我走入了大法修煉。不到半年時間,所有的病都好了,體重增加到一百一十多斤,家庭也和睦了。

法輪功是高德大法,要求修煉者做人以「真、善、忍」為準則,做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修煉人,修煉者修心向善,處處為別人著想,完全不侵犯人權與危害社會,對任何社會都是有百利無一害。江氏流氓集團,為一己之私迫害法輪功,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陷害法輪功,毒害眾生,天理不容。

因此在講真相過程中,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轉變過程告訴大家,向世人展示大法的美好,從中有十多人也走進大法修煉。

後來身體健康了,我就找工作做。在工作中,我按真、善、忍標準做,不計個人得失,甚麼工作都幹,不挑選,不問價錢。我上班的工廠是做皮袋的,燙繩這個工種沒人肯幹,經常換人,我就主動跟老闆承接做。

老闆到現場看我幹,他說我人好,做事老實不怕苦,不問價,也不要求甚麼,老闆就主動把價錢加了一倍,還說像我這樣的人難得。當時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老闆一聽,還嚇一跳。他說:「當時入廠時,如果你說是煉法輪功的,你怎麼講如何好,我都不會收你的。今天我親眼看到,你跟別人不一樣,真是世間少有的大好人。原來法輪功這麼好,我們都被騙了。」

後來我就詳細的給老闆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真相。老闆一家人都做了三退。最後全廠的人都明白了真相,幾乎都做了三退。工作三年後,我就把賭債還清了,我也不再工作了。

現在學法煉功,發正念和講真相是我每天的必修課。修煉中有很多神跡在身邊出現,也有賭魔對我的干擾。由於賭癮太深,時不時有賭的念頭往出冒。有一次,教別人看六合彩的圖紙,第二天就把腳扭傷了,十多天都不能走路,自己還不悟。找同修切磋,才知道教人賭也是敗壞的幫兇。認識後,這腳馬上就好了。

又有一次,賭癮上來,突發奇想,我和本街的老人打撲克,贏了就不收錢,輸了就給人家,認為這樣不是為了名利,又可以滿足我想賭的慾望,多好!剛玩了一天,第二天起床兩隻眼睛睜不開,像紅眼病一樣,痛的整個頭像裂開似的,無法忍受。當時我馬上意識到自己錯了,就向師父認錯,兩天後恢復正常。

還有一次,無意中拿起六合彩的圖紙看,知道圖紙上顯示出大肥豬,就告訴別人買大肥豬,結果開碼還真是開大肥豬,我還沾沾自喜,認為自己有本事看得準。當天夜裏四時,肚子痛,嘔吐,連腸子好像都要吐出來,內臟好像撕破的感覺,痛的滿地打滾,死去活來,翻滾到第二天中午一時。我知道是自己又犯錯了,爬到師父法像面前,向師父認錯,承認自己犯錯,以後一定改正,求師父讓我好受一點,讓我能坐起來。瞬時就好受一點,我就盤腿打坐,結果越坐越難受,真頂不住,心想放棄時,師父一句話打進我腦中:「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就那麼堅持了五分鐘,一切都雨過天晴了,好像沒痛過一樣。但看時間已痛了九個小時了。

經過幾次經歷,現在對賭再也不感興趣了,那種癮的因素沒有了,連看別人賭都不感興趣了。

是偉大的師尊把我身上的賭魔驅除了。從賭徒到成為真修的大法徒,能真正從心裏改變一個人,唯有大法。感恩師父救度之恩!

為了救度有緣人,我到外面見人就講真相,後因貼真相標語,被迫害兩次,第一次被冤判三年半,第二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因此,家裏的親人、朋友和同修向世人講真相時說到我:「她呀,真正敗壞到當賭徒時警察不抓,為甚麼等她真正變好了,做一個好人就要坐牢?真是好壞不分的亂世啊!」

是啊!我能在亂世中幸遇大法是多麼幸福的生命啊!用盡世間語言都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聽師父的話,跟師父回家。

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