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西人學員:找到心靈歸宿(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澳洲墨爾本記者站報導)瑪麗(Marie),是一位落戶澳大利亞維州的加拿大媳婦,她來自加拿大魁北克省一個民風淳樸、寧靜如畫的鄉村小鎮,專職醫療(Allied health)碩士畢業後曾在澳洲一所特殊學校任教三年。瑪麗談話時,隨和的笑容總是掛在臉上,舉手投足間展現著優雅和自信。

'圖1:現居澳洲的瑪麗(Marie)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巨變。'
圖1:現居澳洲的瑪麗(Marie)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巨變。

但九年前,經常出現的過敏性皮疹和全身疼痛折磨著瑪麗,當時要強的個性迫使她努力以笑臉示人,但年紀輕輕已經深刻感受到生活艱難、如履薄冰。

「二零一零年底,當我開始閱讀《轉法輪》之後,也就是幾週時間,一切都變了,如果不是家人提醒,我都忘記了還有皮疹這回事。」瑪麗說,「苛求完美的個性大變,輕易就擺脫了緊張和焦慮的情緒。現在我有了兩個兒子,就是做全職媽媽,內心也是祥和平靜的。最重要的是,我有了自己的信仰,找到了心靈的歸宿,我深深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指導我。」

值此二零一九年新年來臨之際,瑪麗表示:「大法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我感到很幸運,對師父的感恩難以言盡。」

中學大考前突發皮疹

從青少年時期開始,瑪麗成為醫院的常客,她說:「完全沒有預警的,突然全身皮膚出疹子,我會覺得腸胃非常非常痛,然後這種痛發展到全身。我的手指頭、耳朵、嘴甚至眼睛都會覺得刺癢紅腫。因為身體的病痛,我會處於一種甚麼都做不了或恐慌的狀態。」

第一次發病是瑪麗十六歲的時候,在一次大考的前一天,從此,這種毛病就擺脫不了了。而在生日派對或者音樂會上突然發病,讓瑪麗感到特別難堪、窘迫和沮喪,也不斷加重了病情。

令她難忘的一次發生在澳洲,那是二零零八年,她說:「當時我在澳大利亞留學,為期一年,住在大學校園裏,當時正在去交一份很重要的論文的路上,突然全身開始感覺痛了。但我必須要把論文交上,否則就晚了。當我走到教學大樓前台的時候,身體的劇痛讓我不得不請前台工作人員叫門衛開車把我送回我的寢室,那天,我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天一夜,感到實在是身心俱疲。」

瑪麗在澳洲讀完大三後又回到加拿大繼續學業,最後獲得專職醫療碩士學位。

「在我畢業後就職的第一年,我真的感到每天都很疲勞,常常是下班回家後直接上床休息。我必須在下午五點吃東西,否則我的胃就非常痛或者很難受。我也不能起太早,否則就很噁心,然後開始胃痛。我也不能在清晨吃早點。」

閱讀《轉法輪》 幾週後身心巨變

瑪麗在澳洲讀書時,認識了男友、現在的丈夫,二零零九年來澳和男友團聚,有緣聽聞法輪功。

「我記得,最開始是經澳洲的同事介紹接觸到法輪功的,還大致學了一下五套功法,但並沒有真正明白法輪功是甚麼。回到家鄉魁北克之後,我有一種強烈的慾望,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師父,然後有一個念頭在腦中出現,也許法輪功就有師父吧。之後的一天,我在魁北克的一個社區中心散步,看到有一群學員在煉功,當時一個小女孩遞給我一張介紹法輪功的傳單,我立刻感到這張傳單太珍貴了,真是高興極了,立刻脫口而出『我正在找你們呢!』這個社區中心和我住的公寓很近,於是我開始加入他們,從此我的一生就改變了。」瑪麗說。

「我在煉功時能感覺到能量場,能感覺到法輪的旋轉。煉完功之後,仍能感覺到小腹部位法輪在運轉,而且手上也感覺到明顯的能量流,即使是在不煉功的時候。這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平時工作時,也是不時感到體內能量流轉。前額的感受也很明顯。」

她回憶說:「參加集體煉功之初,我在網上看到了中共對法輪功的污衊宣傳。這時,家人也在不斷地問我,『你真的想學嗎?真的相信這是好的嗎?』我回答說,是的,我決定不去相信那些網上看到的內容,而是專心煉功和讀師尊的書。」

「我過去常常想,如何才能讓我的生活更舒適:我的丈夫應該自己清理自己的東西;我的老闆應該給我提工資;我出差應該得到補貼,等等。還是一個追求出人頭地的完美主義者,還曾要求丈夫也處處做到完美。但修煉之後,想法完全變了,我想到的都是:我如何能幫助別人。所以,修煉法輪功從思想上改變了我,如果發現自己有緊張憂慮的情緒,也能很容易就擺脫了;求名求利的私心也越來越淡了。」

瑪麗從此不再只想著自己,身心越來越輕鬆祥和,不知不覺,無論工作生活再緊張,那些讓她全身突然疼痛、出疹子刺癢的病狀很快消失了。

她說:「還是我丈夫一次向我提起,『你好像不再犯病了?』我才意識到自己身體的巨變。這一切,都是我在二零一零年年末開始認真閱讀《轉法輪》之後不久很快發生的。」

「再後來,甚至當我的丈夫得了重感冒,然後傳染給我們的孩子,我是家裏唯一沒有被傳染的人。我不再需要很長時間的睡眠,感覺渾身充滿能量。我早晨起來打坐,晚上在孩子們都睡著了之後,能完成所有的家務。我也不再需要每天在特定的時間進食。」

「過去,當一想到在如此有限的時間必須要做的所有事情,我常常感到不知所措,但現在我只是提醒自己不要擔心結果,該做甚麼就做甚麼;提醒自己要多考慮過程,時刻保持內心的平靜,不去在意結果如何。 我覺得我正在向我的兒子們展示如何以平靜和笑容處理日常生活。 這對我可以說是一種徹底的改變。一開始並不容易,經歷了一個過程,有時候仍然感到有壓力,但我有一個非常有效的方法來識別這些念頭並擺脫它們──就是向內找。」

「我是在天主教家庭長大的,曾經每週都去教堂。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到十八歲的時候,因為學校的教育,我內心感到越來越迷茫,開始尋找答案。而現在,我感到非常開心,自己生命的軌跡和真善忍普世價值連接上了,我的生活有了精神上的指引,找到了心靈的歸宿。 」

大法開啟了智慧和創造力

二零一三至二零一五年,瑪麗在澳洲的一所特殊學校擔任專職治療師。

她說:「感謝師尊給我智慧,大法讓我內心保持祥和平靜,開啟了我的創造力。在工作壓力很大的情況下,從容不迫地、高效地完成工作,給整個學校帶來積極正面的影響。」

她介紹說,這所學校的學生都有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礙,不少學生有自閉症。剛入校,有人就告訴她,前任專職治療師因為不堪承受學校老師和家長的壓力辭職了。作為全校唯一的一位專職治療師,工作繁重,要處理學前班到十二年級學生的所有病例,而且她所在部門的人員還得隨叫隨到。瑪麗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要有積極的心態,無論結果怎樣,要幫助每一位學生。

「我提醒自己不要過分在乎批評,要微笑以對,也不要想的太多。每天在家學一講《轉法輪》,去上班的路上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有時在睡覺前背《洪吟》,上班之前還去海邊煉幾套功法,腦中時時裝著真善忍。」

因為瑪麗的母語是法語,講英語有點口音,有些老師對她的第一印象不太好,有時還故意為難她,但意識到自己是法輪功修煉者,應該忍,瑪麗沒有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幾個月以後,她和老師們的關係都非常融洽了。

她說:「當校長給我們排早班接孩子,我沒有像其他同事那樣抱怨,一般早上我們要花很多時間準備一天的工作,這樣一來我們就只有很少時間準備了,我儘量把壞事變成好事,利用這個機會多了解孩子。」結果,隨後的治療效果反而更好了。

一位職業理療師曾經對瑪麗說:「你的專業程度和職業道德很讓我敬佩。」這位理療師後來學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

還有一次,在學校游泳周期間,因為老師短缺,校長希望瑪麗所在部門的員工去泳池幫忙。她說:「當時我們部門沒有一個人下水,都是在岸上幫其他老師做筆錄。我主動要求下水幫助學生。整個星期我都呆在水裏。幫助患嚴重自閉症的學生麥克斯,讓他和其他學生在一起游泳可是一件非常有挑戰性的工作,但我沒有一句抱怨,盡我所能幫助他。麥克斯的游泳老師和媽媽非常感動。在游泳週的幾個星期裏,我的皮膚變得很乾燥,打坐時很痛,我告訴自己要忍要堅持,不要抱怨。打坐幾分鐘後,疼痛就消失了。」

「當我要離開學校休產假時,很多老師表達了他們的感激之情。有一天我剛進入員工辦公室,平時和我一起共事的一位行為學家說:『有一個很純潔的人剛剛進來了。』」瑪麗感慨道:「法輪大法真是太強有力,能從根本上改變人,淨化人的心靈。」

把法輪功介紹給中學畢業班

'圖2:瑪麗在當地中學舉辦教功班,向畢業班的學生介紹法輪功。'
圖2:瑪麗在當地中學舉辦教功班,向畢業班的學生介紹法輪功。

瑪麗說:「法輪大法提升我的思想境界,也讓我周圍的人變的更好。可這樣一個好功法在中國卻受到迫害,我有責任讓那些被中共欺騙的民眾了解真相,希望他們站到正義一邊有美好的未來。」

一有機會,她就帶上自己的孩子們參加法輪功學員舉辦的洪法講真相活動;每週四晚,瑪麗在住家附近的公園晨煉,吸引當地民眾了解詳情並一起煉功。

瑪麗的家在維州一個安靜的小鎮。青少年時經歷過在考試的壓力下導致的病痛,她把自己修煉的體會、身心的巨變分享給當地中學畢業班的孩子們,祥和、優美的五套功法和真善忍的理念讓學生們感到很適合他們,對緩解繁重的作業和課程壓力很有效。

瑪麗在畢業班教功的內容還上了當地的報紙,文章介紹說「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Falun Dafa practice is the cultivation of one's mind and thoughts.)

孩子們在教功班結束前,紛紛詢問煉功點的詳情。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