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學員:幸運得法 做真修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二零一八年三月一日剛剛得法的。之前沒有了解過法輪功,偶爾聽過中共媒體的誣陷宣傳,以前對法輪功有一定的誤解,從來不敢觸及,一直沒有了解過真相。

去年,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一位清新脫俗的女士,她給我留下的印象特別深刻。她身上帶有一種與普通人不一樣的特質,她待人接物掌握的分寸非常好,處事果斷,善惡明辨,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後來她才告訴我,她是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怪不得與眾不同啊!

我慶幸我搭上了末班車

後來由於工作原因,我們有一些聯繫,正好她要換工作,我便介紹她來了我公司上班。工作之餘,我發現她身上有更多優點值得我學習,她的為人處世的方式我也十分欣賞。在當今這個污濁的社會環境下,像她這樣陽光的人,還真的是很少見。一次交談中,她向我講清了法輪功的真相,讓我真正了解了法輪功,不僅不是中共宣傳的那樣,我還知道了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是高深大法的修煉。明白了真相的我,義無反顧的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我慶幸我知道了生命的意義,師父說:「因為人是自己掉到迷中來的,應該毀滅的,給你一次在這迷中讓你往回返的機會。」[1]

我想要修煉大法,便參加了學法小組。通過學法,我體悟到宇宙大法的偉大精深,高不可測,我如獲至寶,堅持天天學法。謝謝師父慈悲,沒有把我丟下,讓我在這末法時期搭上了正法修煉的末班車。

我看到同修們的身上,有那種對大法修煉持之以恆的決心,和救度眾生的慈悲心,並為之艱苦付出(證實法和訴江,發真相資料等),我感到很受鼓舞。很快溶入到同修一起學法的氛圍之中,並與同修一起精進,「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

我卸載了微信

看到二零一八年六月三十日明慧網發出《所有大法弟子須知》中說:「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迫害還在繼續,正法還沒有結束,為了不給中共監聽、監控提供方便,請所有大法學員和大法弟子都不要再使用微信(WeChat)、騰訊QQ(Tencent QQ)、雲端服務(iCloud)以及Skype等軟件,不論您身在中國大陸還是海外其它國家、地區。請有關學員不要再傳播、聽信和堅持各種藉口。這是為了您自身、同修、大法項目和周圍其他人的安全(包括人身安全和信息安全)。」

一開始我對停用微信有很大的抵觸情緒,在現在的環境下,我的全部通訊離不開微信,要用微信布置工作,通過微信上傳下達公司指令,客戶之間也是通過微信聯絡,朋友之間更是利用微信溝通,還有電子支付等等,覺的用起來很順手、很方便。總之微信已經涉及到我工作、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難以想像沒有微信後,我應該怎麼辦?

我除了睡覺不看手機,平時就連走路、開車,都捧著手機看個沒完沒了。尤其在開車時,極易分散注意力,可我好像成為了一個手機的奴隸!在明慧網發出《所有大法弟子須知》後,陸續的看到了同修們不用微信後的體會文章,雖然每次看都能觸及到我,但我思想中一直存有僥倖心理,就一直找各種藉口拖著。

直到八月初我們小組學法時,一同修說:「我的腿原來能盤半小時,現在盤腿怎麼還不如從前了,是不是和沒有清理微信有關係?」我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第二天整理了一下手機裏有用的內容,就把微信卸載了。雖然開始我還不太習慣,可是在微信刪除後的日子裏,我覺的我的整個空間場都清淨了,師父說:「人靜不下來的根本原因,不是甚麼手法上的問題,不是因為有甚麼絕招兒,而是你的思想、你的心不淨。」[1] 我現在也不用揪心去翻看信息了,有一種輕鬆感。

我把酒戒掉了

在早年時,我在一家五星級酒店學過調酒,是一名出色的調酒師(Bartender),調製各種雞尾酒、各類美酒和飲料等。我當時年紀輕,酒量大,經常洋酒、紅酒、白酒、啤酒等混合著喝,來者不拒,一般陪酒到最後。

不做調酒師以後,我也養成了每天喝酒的習慣。隨著自身養生意識的增加,為了養胃,就每天喝些有助於睡眠的紅酒,都說小飲怡情,以前這是常人中的說法。自從得法第二天,認識到修煉人是不能喝酒的,師父明示:「佛家是不講喝酒的,你看見哪個佛提著酒罐子?」[1]「有的人嗜酒如命,有的人饞酒,有的人喝的已經酒精中毒了,不喝連飯碗都端不起來,不喝就不行。我們煉功人就不應該這樣。」[1]

我是煉功人,就毅然決然的把酒戒掉了,原來的酒友再勸我喝酒,我也不喝了,就說我戒酒了!我後來曾經有時也會饞酒想喝一口,但是我都忍住了。我還把珍藏多年的酒大多數都送人了。

遠離黃色污染

我以前常看黃色光盤,還通過互聯網下載了很多三級片,存在電腦裏。

得法後,我堅決果斷的把電腦裏涉及的所有相關內容全部刪除了。一旦看見有關色情方面的信息或標題,就直接退出,儘量做到不再觸及這類東西,並時刻提醒自己警覺,做一名精進的修煉者!

堅持每天煉功

師父說:「禪定中修煉要長期盤腿,腿一盤又疼又麻,時間一長,開始鬧心,鬧的很厲害。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有些人盤腿怕疼,拿下來了,不想堅持。有些人盤腿時間稍微長一點,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來,白煉。」[1]

說到煉功盤腿我特別慚愧,單盤還湊合,時間長了也不行,雙盤更是疼的夠嗆。總覺的自己兩腿骨頭很硬,不會拐彎,怎麼也雙盤不到位,心急如焚,同修鼓勵我說,我需要時間的魔煉,開始雙盤誰都疼。後來我為了能盤的時間長一些,就找了個衣服帶子綁個套兒,為了雙盤姿勢標準,我把腿盤好後,就用帶子固定,這樣可以保持半個小時以上的時間。

去掉打抱不平的心

我原來一直有愛接下茬的毛病,不管是誰打電話,我自認為他說不清楚事情的時候,我要是在現場,一定要插嘴說上幾句,還帶上我的情緒和態度,經常讓電話對方的人發火。我開始覺的我是熱心腸,好打抱不平,是在幫助這個打電話的人,感覺別人嘴比較笨,不如自己說的明白。

後來通過學法,認識到自己在修煉上還是不夠慈悲,作為修煉人,不能糾纏到別人的事件裏去。再後來通過向內找,悟到是自己自大,表面上是幫助了自己的親戚朋友,實際上沒有一視同仁,把接電話的人當成了對立面,完全沒有在法上看問題,而忘記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1],是我自己在這個問題上認識的不足,沒有實修造成的。

講真相、勸人「三退」

師父在歌詞中寫道:「宇宙最後一頁已經翻啟 救度中神叫我喚醒你 別看我們被抹黑 真相會把一切清洗 謊言毒害卻在你的心裏 肉體的傷害可以治癒 中毒的生命將在紅朝末日中解體 我只想叫你分辨善惡 選擇由你自己 我只想叫你了解真相 因為你曾經求神別把你放棄」 [3]。

我一有機會就發真相資料,還找機會談到「三退保平安」的話題,偶爾也能將他人勸退,如今,我的父母不僅明真相三退了,還陸續的走上了修煉路。

以上是我的一點體會,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救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