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教師:法輪功不是一般的功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一九四二年出生,大半輩子受邪黨無神論洗腦,從天津南開大學物理系畢業後分配到學校教書,此後長期從事教育工作,直到一九九七年退休。修煉大法前,我是個典型的唯物主義者。

一九九七年,我胃痛去醫院檢查,被診斷為「萎縮性胃炎」,住了二十多天院,花了三千多元醫藥費,最後醫生說這個病治不好了,只能靠藥物維持。之後看遍中醫偏方,都沒有效果,我想著後半輩子要靠吃藥為生,很不甘心。這時一個朋友說:試試氣功吧。我當時是個無神論者,本來不相信氣功能治病,但病急亂投醫,只好去試試。當晚老伴陪我去家附近的小樹林轉轉,正好碰到一個熟人,老伴說了我的情況,她馬上說:煉法輪功吧,一個星期保管就好了。我當時想:別說一個星期,一年能好也行啊!從此開始修煉法輪功。

開始我抱著似信非信的態度,一邊煉功,一邊吃藥,心想這樣好的更快。可是一吃藥胃更難受了,從此我就專心煉功,不吃藥了。其中有三個功友的經歷對我觸動很大,動搖了我的無神論思想。一個是煉功點的黃老太太,一天打坐時聽到頭頂呼呼風響,抬頭一看一個像風扇那麼大的法輪在頭頂上旋,非常神奇。後來我問她此事,她說:我都這麼大歲數了,能說謊嗎?一個是煉功點的老唐,煉功前有很重的胃病,晚飯只能吃一個雞蛋,再多吃胃就開始難受,體重只有八十斤,瘦的皮包骨,渾身無力,提一暖瓶水走回家,路上都要歇幾氣。學法輪功後,還沒學動作,只是看看書,胃立刻不疼了,從此食慾一天比一天好,每頓能吃一、兩個大饅頭,體重很快長到一百四十斤,搬一麻袋沙子毫不費力。還有一個是煉功點的老馬,煉功後就開始流鼻血,流的嘩嘩的,一次能接一茶缸,她也不害怕,流了幾次後,困擾她多年的頭痛頑疾就徹底消失了。這些功友的經歷對我觸動太大了,使我無神論的大腦受到很大的衝擊,也堅定了我對法輪大法的堅信。

我認真修煉,不久我的疑難病症「萎縮性胃炎」在不知不覺中竟然痊癒了。今年我已七十六歲了,身體非常健康,臉上沒有皺紋,紅光滿面,天天騎著電動車在外跑。一次在車站偶遇一位二十多年沒見的同事,他吃驚的對我說:二十多年了,你一點沒變,和當年一樣,吃了啥靈丹妙藥了?吃海參嗎?我自豪的說:我煉法輪功啊!他感慨的說:法輪功真好!

我每次回老家,都要和我妹夫聚一聚,他退休前是縣裏的城建局長。如今他身體一年不如一年,去年我回去,我妹夫打電話給我說:哥,我今年不能去看你了,我騎不了車。我說:我去看你。我騎車一口氣騎了十八里地,風風火火趕到縣城去看他。妹夫非常羨慕我的好身體,我自豪的跟他說:都是煉法輪功煉的,你也煉法輪功吧!

一、神奇的照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為了一己之私,迫害大法及大法修煉者。二零零零年,我和老伴決定去北京上訪。我們帶著上訪信,一路順利到達天安門廣場。在廣場上,老伴說:咱倆照張像吧!我當時想:是來上訪的,又不是來玩的,照甚麼像呢?可老伴堅持要照,就照了一張,在等照片的功夫,來了兩個便衣,問我倆幹甚麼的?我倆實話實說:上訪的。便衣說:跟我們走吧!老伴說:等一會兒,照片還沒洗好呢!後來拿了照片,他們把我倆帶到當地駐京辦,後我們被帶回家鄉派出所。

在派出所,一警察對我倆說:聽說還照了照片,拿出來看看!老伴拿出照片,這個警察一看就說:相機鏡頭花了,到處都是花點。老伴拿來一看就笑了,我一看也笑了。警察也不知道我倆笑甚麼。原來照片上的大大小小的花點並不是鏡頭花了,而是密密麻麻的小法輪啊。我和老伴的衣服上都有,身後的天空也密布著小法輪。老伴的衣服右側和我的手邊還有兩個稍大一點的法輪。當時我倆那個激動啊!這是師父對我倆的鼓勵啊。這張神奇的照片也鼓勵了更多的功友走出來證實法。

二、兩次車禍經歷

一次發生在二零一三年。我和老伴回老家路過石家莊,想順道去看看外甥,就雇了一輛三輪車去外甥家。當時下著大雨,車開著開著,突然一個急剎車,因路太滑,車就翻了,將我和老伴扣在車底下,老伴在下,我趴在老伴身上。當時我倆都說:法輪大法好!有師父保護沒事!路人幫著把車翻過來,把我和老伴拉出來,老伴當時一個胳膊就不能動了,而我的頭上起了一個大包。我對司機說:車還能開嗎?司機說行。我說那就接著開吧!路上我對司機說:你開車小心點!司機無奈的說:剛才衝過來一輛電動車,不剎車就撞上了,沒辦法。等到了外甥家,十五元的車錢司機死活不要。我說:拿著拿著,你掙個錢也不容易。我又對司機說:我們老倆口是煉法輪功的,師父讓我們做好人,不會訛你,要不我們老倆口這麼大歲數,就是沒毛病上醫院檢查檢查也得花不少錢啊。司機連連稱是,千恩萬謝的走了。外甥知道了很著急,非得讓我們上醫院,我們都說沒事,有師父管。現在就真的一點事也沒有。

第二次發生在二零一六年,我騎著電動車正在街上走,路過一輛停在路邊的小轎車,突然車主把車門打開了,一下子把我從電動車上撞倒在地,車也倒了。司機趕忙過來扶我,要送我上醫院看看。我說沒事。車上又下來一人,也讓我去醫院。我說:真沒事,要不煉功我可能真有事,我今年都七十多了。他們問我煉甚麼功。我說法輪功。他們說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啊!我說:以後看看有沒有人再開車門,注意點。說完我就騎上車走了,渾身真的一點事沒有。這難道不是大法的神奇嗎?

三、明真相後得福報的學生

二零零三年,我和老伴被迫流離失所回老家居住。當時鄉里中學因為我是名牌大學畢業的,慕我的名,聘請我教物理兼任校長,我當時提出兩點要求:一我是煉法輪功的,必須尊重我的信仰,在校期間學校不能出現污衊大法的標語條幅等宣傳品毒害學生;第二要保證我的人身安全,不能在學校上課期間被抓走。學校都同意,我就走馬上任了。

這一幹就是四年。在迫害法輪功最瘋狂的年代,這個學校竟然沒有出現一次污衊大法的宣傳品,前任校長把上面發下來的這些誹謗品都壓在床板底下了,學生在校沒有受到任何毒害。四年期間,我盡我所能給師生講真相,大部份接觸的老師、學生都明白真相,做了三退,知道大法好。其中有很多明真相得福報的例子。僅舉幾例。

我到某校長家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一家人痛快的退出。校長的孫子物理不好,讓我給輔導一下,這個孩子聽了我三個月的輔導課,跟我說:爺爺,我都會了,以後能不能不來聽了?我說行啊!從此這個孩子物理開了竅,當年他上初四,此後每次考試都是九十分以上。多少年後他爸見到我,跟我說:大爺,您真行!這孩子在您的輔導下,物理真開竅了,高中三年物理全考九十多分,上大學只要有課程和物理沾邊的全得高分,連老師都稱奇。我說:不是我行,這是你們全家信大法受益了。

一個女孩,平時物理成績很差,每次只考四、五十分,這樣的成績肯定上不了高中,我輔導了她一個月成績提高也不明顯,也只有六十多分,我想這怎麼回事呢?後來想起還沒給她做「三退」呢。我給她講真相她退了團,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結果一個多月後的中考,她超常發揮,物理考了八十五分,因此還考上了重點高中,讓老師同學大跌眼鏡,真是太神奇了!

還有一個女學生,我給她做了「三退」,她很相信「法輪大法好」,她是個農村孩子,中考前一晚住在她姐的高中宿舍裏,天又熱蚊子又咬,一晚上沒睡好。考完後我問她考的咋樣,她跟我說:某老師,別提了,一晚上沒睡好,考試時暈暈乎乎的,肯定考砸了。結果發榜時物理化學綜合考了一百一十分,全縣第一名,順利考上重點高中。我問她原因,她也很納悶怎麼能考這麼好。我說:這是有人幫你。她一下明白了,連忙說謝謝老師。我要考不上高中,只能回家務農了,您看我個子這麼矮,回家能幹甚麼呀。我說:你別謝我。要謝就謝大法師父吧。這都是大法師父幫你的。她感恩的點點頭。後來她大學畢業考研究生,考了兩年都沒考上,她第三次複習考研時,正趕上我回老家碰到她,告訴她:甚麼時候也別忘了法輪大法。她如夢初醒的說:我還真忘了,這次一定記著。結果第三次考研順利考上,今年都畢業了,學的是醫學化驗,找了好工作。

四、幸運的看房人

我在老家居住多年,事事按照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用自己的言行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例如老人在世時,分家產將家裏兩套房分給我和我兄弟一人一套,我當時想,兄弟在村裏生活不富裕,又有兩個孩子,我是修煉人,應該處處為他人著想,就把自己這套房子無償送給兄弟了。後來我被迫流離失所回村裏居住,就沒房子住了,就自己買地基又蓋了一套房子。這件事在村裏轟動很大,很多人都說:煉法輪功的,就是高風格。

再有,我和老伴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雖然都是七十多歲高齡,但身體非常健康,連村裏的赤腳醫生都說:看人家某某某,從來沒病。從我身上,很多鄉里鄰居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風範,知道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自覺保護大法弟子,得了福報。以下僅舉一例。

我們離開家鄉時,委託我的鄰居替我看管房子。我這些年要回老家前,就給我鄰居打電話,鄰居就在我們回來前把房子打掃乾淨,鄰居老倆口還給我們煮粥、包包子,做好熱乎飯等我們一進門就能吃到,對我們非常好。遇到有不三不四的人來打聽我,鄰居都說:不知道,沒聽說有這麼個人,暗中保護我們。因為他們善待大法弟子的善心,得了福報。本來老倆口在農村生活很困難,突然有一天,有人上門問他:以前當過赤腳醫生嗎?有證嗎?結果他還真當過,結果每月得到補助四百元,他還當過一年獸醫,每月又得補助一百元,而且他都七十多了,村裏還聘他到工廠看門,每月工資一千八百元,一下變的衣食無憂,得了大福報。

五、胃癌患者神奇康復

二零一零年我回老家,得知有一鄉親得了胃癌,剛做完手術。我就把他讓到家裏坐坐。看他氣色昏暗、愁眉苦臉的,我開門見山就說:你的病我也聽說了,你知道現在癌症醫院是治不了的,你也不用北京、上海的到處去治了,白糟蹋錢!現在只有一個辦法有希望。他問甚麼辦法。我說:真心把你那個黨退了(我以前勸他退,他不肯,說留著黨票以後可能還有用)。這次他說:好,我退,其實我也知道共產黨壞,就是覺著留著黨票還有用。如今我真心退了。我說:不光你得退,你家人你都得給他們退。他家人很多都是黨員,他弟還是縣公安局的小頭目。他為難的說:我大爺、我爸、我叔都不在世了,咋退?我說:你給他們退就管用。他說這行,但我弟退有難度。我說你儘量跟他講,他不退也別讓他參與迫害法輪功。他說這行。我說:再一個你得真相信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就會管你!你信到甚麼成度,就好到甚麼成度!他大聲說:我全信!全信!全信!一連說了三個。我老伴拿給他真相護身符,讓他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點頭答應了,把護身符小心的裝進衣兜裏。

一晃三年過去了,我再次回老家,聽說這個人還健康的活著;又過了三年,我再次回老家,這次見到他,看到他氣色很好,胖乎乎的,身上哪有一點癌症患者的影子?我問他:身體如何?他樂呵呵的說:差不多!差不多!這件事在村裏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法輪大法的神奇事說也說不完,只是舉了幾個典型的例子。這些年的經歷使我切身感受到:法輪功不是一般的功,我們師父不是一般的人。真心希望世人都能明白大法真相,摒棄無神論謊言,相信「法輪大法好」,得到大法的福澤和護佑。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