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恩心中永駐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我今年七十四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二十多年來,時時在師父的看護中,寫出當初修煉經歷的點滴,讓同修與世人一起感受師父的慈悲偉大,大法的超常及作為大法弟子的幸運,師恩在心中永駐。

那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十二日,暑假的第一天,同修向我推薦了法輪功,當晚我就聽了師父的講法。第二天一氣看了一遍《轉法輪》,但身為高中教師的我,一直懵懵懂懂的,不知書中說的是甚麼,說不清、道不明,覺得很奇特。

第三天(七月十四日)在午間的睡夢中,耳邊聽到:「你正與你丈夫生氣呢吧?」眼睛忽睜,室內也沒人啊?可因丈夫滋事,幾天來壓抑在心頭的鬱悶及怨氣頓時全消了。我把這事告訴了同修。同修說:「師父管你了,給你化解了心中的積怨及怒氣」。我覺得太神奇了,我還沒懂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呢,師父就管我了。大法的奇妙超常,師父大慈大悲,使我義無反顧的投入到大法的修煉中。

作為上班族的我,每天起早晨煉,下班後晚上參加集體學法,雖然緊張忙碌,但樂此不疲。

學法後,很快腦梗塞、心臟病全好了。無病一身輕,走路飄飄的,家人目睹了大法奇特的祛病健身效果,都支持我修煉,先生及兒女都看了大法書。

開始修煉一個半月後,暑假結束了,開學後上班就得知高中部砍掉了,馬上要裁員了,在礦辦中學,裁員就是失業,人人岌岌可危。我回家告訴先生:「學校要裁人了,你得有思想準備呀」!他說:「你幹的這麼好,裁了你,還能留下誰呢?」

第二天剛到學校,校長就找我談話,我立即欣然答應了,校長驚訝的說:「我可是認真的呀!」我說:「我也是認真的,校長您這工作也不好做,讓誰下誰也不願意下,我下,我配合你的工作。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叫俺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您就放心吧,我沒問題。」校長說:「那就,週五交接吧!」(那天是週三)。我痛快的答應了。

回到我的辦公室剛坐下,校長就叫我們三位女教師到校長室來,我們坐下後校長說:「人事變動很大,說說分工。來年,你(指我)教初三,小田(化名)教初二、小月(化名)教初一」。我說:「唉!剛才你不是這麼說的呀?」校長堅定的說:「就這麼定了!」就這麼幾分鐘的時間,我經歷了下崗失業,又委以新任的重大變動。真像師父講的:「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可能我在這件事情上符合了法、守住了心性、放下了名利,師父給弟子的鼓勵吧!後來校長對人說:「這法輪功可真了不得,就某某某(指我),讓她下崗二話沒說。叫男老師下崗,哪個都談不通。學校裁員的事礦裏也沒讓硬來,就這樣停了。」

鑑於學校裁員試點的失敗,礦裏於一九九七年十月下文件,規定年滿五十歲的幹部全部下崗。我與另外四名男老師在一九九八年七月學年工作結束後下崗,已沒任何商量。即將下崗的男老師都在無奈的謀劃後路,我一直忙於指導初三學生的總複習,我很珍惜這最後的工作機會,下崗對我沒有衝擊,因我已懂得了「隨其自然」[1]的法理。

六月二十三日中考。六月二十日我將最後一批畢業生送出了校門,還沒感受到失去學生後的失落,就收到了北京某學校的「招聘培訓通知書」。要求七月九日報到,十日正式開始培訓。

在北京某學校,經過了兩週的軍事、教學培訓後,對教學基本知識、技能以及教學經驗和才藝及身體素質等進行了考評和檢測。在「招聘工作總結大會上」,我獲得了學校頒發的「聘任書」,從那一刻起,我這個沒有見過大世面的基層教師,也正式成為首都北京城裏的一名中學教師了。在我們當地礦區裏這也是一份了不起的榮耀。我知道這份工作和榮耀來自於師父的慈悲與呵護,是對弟子在修煉路上的激勵和鞭策。

在學校任教期間,我堅持晨煉五套功法、午休時間學一講《轉法輪》,週日利用大塊的休息時間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有時聽法錯過了開飯時間,錯過了就不吃,不吃也不餓。在師父的慈悲加持和呵護下,我和我的學生都沐浴在法輪大法的法光裏。

(一)適應新的環境

學校是私辦的封閉式的貴族學校,學生要二十四小時監護,教職人員滿負荷工作,教學質量和管理要求極高極嚴。新的環境、新的節奏、新的管理方式、新的教學體制,使我一時難以適從,進退兩難。就在我的思維進入低谷的時候,師父的法打進了我的腦中:「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我思想穩住了。

(二)學校肯定了我的教學方案

在學校第一次教務工作會議上,點評肯定了我的教學方案為優秀教案。我擔任的高一(九)班在同年段十二個班級的評比中獲得了「優勝班」的獎旗。

(三)頑劣學生的變化

學生康浩(化名)是全校出了名的跟同學幹仗、頂撞老師不好教化的頑劣學生。有一次在食堂就餐時,他大聲喧嘩,他的班主任告訴他:「不要大聲說話,好好吃飯」,他破口大罵班主任,給班主任難堪、讓老師下不來台。在高二文理分班時,他分到我班。我首先對康浩的情況進行了分析,做到了心中有數,有針對性的、用交朋友的方式找他談了幾次話,不是批評、指責他的缺點,而是肯定他的優點、激發他人性善的一面,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在日常的教學中,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和善心去感化、關心和愛護他,他感受到了我的真誠和師愛,他的變化非常大,不但愛學習了,也知道關心和尊重老師了。一次開家長會,他的母親非常感慨的說:「我這個兒子呀,從小認死理,他認為不對的就不服、就頂嘴,說他多少次他也改不了。從上小學起他就沒說過幾個老師的好話,這學期變了,說他遇到好老師了,說老師脾氣好、教學有水平,他服了!我就在心裏想,能使我兒子學好、能轉變觀念,這老師真了不起,我得當面謝謝老師!」

從那以後,康浩的母親與我建立了聯繫,為了感謝我,曾幾次送我禮品都被我婉言謝絕了,其實,不僅對康浩這樣,對別的學生也是這樣。這都是師父教導的結果,大法不僅改變著弟子,也在改變著社會,使社會道德回升,人心向善。

(四)身體充滿能量

開學初期,超負荷的工作量使我應接不暇,身心疲憊,一到晚上就渾身癱軟、無力,連伸懶腰的力氣都沒有了。可是一覺醒來正好到晨煉時間,煉完五套功法後,心清氣爽,渾身是勁,身體充滿了能量,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師父一直在呵護著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