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 以德報怨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五日】一九九七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年五十一歲。得法修煉以前的日子對我來說猶如漫漫長夜,修煉以後才知道人活著的意義。

苦與恨

我出生在一個很嚴厲的家庭中,幾乎是在虐待中長大。我才八歲就給全家做飯,十來歲我就把家庭主婦應該擔當的責任全擔負起來。洗衣、做飯、餵雞、餵豬、餵狗、打掃衛生等等,幹活中只要做錯任何一點事,就得挨一頓打或重罵,如:「你就不是雞狗,如果是雞狗早拿刀剁了你!」做的好飯父母、爺爺吃,不好的飯我吃。比方說,我只負責餵雞,雞蛋卻從來撈不著一個吃。父母吃不了就存放起來。過著這樣的日子,我必然很瘦弱。父母還經常威脅不讓我上學,因父母知道我最愛上學,有時因我沒做好家務,經常把我關在門外凍我,東北的冬天晚上溫度有時能達到零下四十度左右;夏天關在門外讓蚊子咬我,因我們這裏有狼,讓我恐懼怕被狼叼走,我那時是一個十來歲的孩子,被嚇得簡直不知如何是好……

因我從小能吃苦,又能幹活和聽話,我在周邊村屯口碑極好。長大了來家給我做媒的人很多,都被母親拒絕,說:「孩子有對像了。」媒人就走了。那是為了讓我給她幹活,她才不管我的未來。本村有兩戶人家,一家男孩身高才一米半,又窮又老實;另一家,有家庭精神病史,母親就讓我在這兩家中選一家,她不是看誰家條件好,而是為了能控制人家,好讓我一輩子給她幹活。我不同意,她就來氣了,從此再也不給我找對像了。

好心的姥姥來我家串門,看出了門道,就以讓我送她回老家為名把我從那個家中解脫出來。我把姥姥送回老家,姥姥就在那裏給我找了個可心的對像。

後來因生活所需我又回到了父母身邊。我自己的家甚麼事也沒有,事都是來自我父母的煩心事。比方說剛回村沒地種,分給我的田地在娘家,父母不給我。適逢本地大面積的開墾荒地,我和丈夫辛苦掙了兩萬六千塊錢,準備用這錢雇拖拉機開墾地。母親知道了,非逼著我把錢借給弟弟,說:「你們開地得雇大型拖拉機,咱家有,你把錢借給弟弟,讓他先給你們開地。」因弟弟有拖拉機。母親還說:「你們也不用給別人打工,就給你弟弟打工,一年給你們五千元錢,管你們倆口子吃糧,還給你們買個彩電。」為了不惹她生氣,弟弟家的地裏活、車上活、家裏的活我們倆口子都包了,結果一年下來,弟弟自己沒掙到錢。母親說:「今年沒掙著錢,明年算工錢吧。」這樣我們一年一分錢沒掙到。第二年又這樣。

到第三年終於給我們算錢了,是這樣算的:我們的錢白借給他,吃的口糧一袋平均按二百斤算(正常一袋一百七八十斤),價格還按第三年最高的價格算,我們的工資一分不給,彩電也沒買。借給弟弟的兩萬六千元錢,是讓他開地的,他三年只幹了一點活(值五千元錢)連個零頭都不夠。弟弟和母親合伙這麼算、那麼算,最後我的兩萬六千元錢沒了,還倒欠弟弟六千元錢!

丈夫不幹了,天天跟我吵,我一肚子苦水,只能自己往下咽。從小到大吃的苦、遭的罪和在利益上吃的虧太多了,這裏我只寫了一點點而已。

所以我恨我的父母,怨恨他們,從心裏瞧不起他們,最後見都不願見他們,路過父母家看到院子有人,我就把臉轉過去,即使院子裏沒人看到她住的房子心裏也會「咯登」一下。聽到有人說話聲音像母親,我就想起母親,恨母親;看誰穿的衣服像我母親也會讓我想起她恨她;走在路上想起她恨她,坐在家想起她恨她,我無時無刻不恨她、怨她。

有幸得大法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有幸得遇法輪大法,後來全家除了弟弟外全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第一次看《轉法輪》這本寶書,我是一宿看完的,這一宿一邊看一邊哭,哭的眼睛都模糊了,我擦擦眼淚再接著看,我的人生觀在那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邊看邊哭著對師父說:「師父,我怎麼才找到您啊,我等您等的好苦呀!」我就像走失的孩子見到了久別的親人一樣大哭起來。

雖然剛修煉,自己感覺一下就進入了修煉狀態,心性上嚴格要求自己,覺的提高很快。通過學法我明白了,不知前世我曾經怎麼傷害過母親,才有今世的如此的母女關係,幸得大法,師父把我太多的難都替我承受了,我只還了小小一部份,如不修煉也許自己得用命去還。這麼說來自己還得了大便宜了。那麼師父讓我們按照真、善、忍去修,現在就得真修啊!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 這麼多年來積攢的對母親的怨恨得修去啊,得去掉這顆怨恨心啊!常人還會說「受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母親給了我人世間的生命,我得報答她才對,何況我是修煉人,怎麼能怨恨她呢?

從那時起真不怨恨母親了,覺的自己活的又輕鬆又快樂。我經常做好吃的給父母送去,看到父母家有活就趕緊主動幫著幹,母親對我也好了,因她也在大法中修了。

那時一有時間我就出去洪法,我想這麼好的高德大法應該讓更多的世人都來學,都來受益。很快本村不到百十戶人家就有二十多人學大法了。我又背著乾糧拿上鹹菜到周邊村子去洪法,那時活的非常充實快樂,我經常會看到彩色的大法輪,法輪周邊的小萬字符在轉,中間大萬字符也在轉,大法輪自身還在轉,真是非常美妙殊勝。睡覺時元神經常離體出去,有時沒睡也能離體出去,沒有了身體的束縛,輕飄飄的在空中飛翔。就這樣大法在我心裏深深的紮下了根,我明白大法比我的生命不知重多少。

可是我剛修煉了一年半的時間,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突然間電視、廣播、報刊開始鋪天蓋地的造謠誹謗大法,迫害開始了,就像天塌了一樣的感覺……

不久,公安、派出所、鄉里村裏的一幫人乘好幾輛警車和小轎車開到我村,全村人見到這陣勢都嚇壞了。那幫人找到我就開始誣蔑大法,還讓我打開電視看造假宣傳。我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並把我的親身經歷講給他們聽,可是他們被中共的造謠矇騙根本聽不進去,當時說服不了我,就白天晚上派人監視我,我嚴厲的警告他們,他們才撤走。

由於邪黨的造謠宣傳和嚴酷打壓迫害,村裏除了我和另一位本家親戚外,其他曾經學煉大法的人都不敢學了。我心裏非常難過,就買來一箱紙,拿毛筆在紙上寫「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到處貼。我就是要讓世人知道大法就是好,大法師父是被誣陷、是被冤枉的。

以德報怨

父親在中共迫害大法後由於害怕放棄了修煉,得了腦血栓癱在炕上。弟妹住城裏,只有我在父母身邊,所以父親的吃喝拉撒都由我管,每天給父母做飯,給父親洗漱、餵飯、接屎接尿、剪指甲、洗衣服、洗澡擦身子等等伺候的特別周到。父親感動的說:「就你對我好!」妹妹也對我說:「咱媽誇你對他們真好,一點毛病都挑不出來。」村裏人也都誇我孝順,因為他們都知道以前母親是怎樣對待我的,沒想到現在我還能這樣對待父母。我說就是因為我修煉大法了才會這麼做,藉此給他們講大法真相。

在護理老人期間我給村裏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講了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及共青團、少先隊組織)。後來父母先後去世,帶著對我的滿意走的。兩位老人看病和去世期間花的所有錢由我和弟弟、妹妹均攤,而兩位老人留下的所有財產,房子、土地、車等等都歸弟弟一人所有。我和妹妹的土地弟弟至今也沒還給我們。

因為我修煉了,所以對物質利益看的很淡,也不去爭。最近弟弟突然得了腎衰,去各大醫院醫治花了很多錢都不見效。我沒錢,從熟人那裏借錢給了弟弟一萬元,平時五百、一千的也給過多次,給他買營養品,他感受到了修煉人的善,對我好了。

我藉機給他講真相,讓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表示接受。過了一段時間弟弟給我打電話興奮的說:「姐,我好了,我不是腎衰了,轉成腎炎了,我死不了了!」我也高興的說:「那你趕快謝謝師父啊,是師父救了你!」

感謝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望世人能通過我的故事了解大法的美好,不要被江澤民和中共謊言欺騙,趕緊「三退」保平安,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