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善忍開闢人間淨土(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倘若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條河流,流動著生命中的洶湧起伏,那麼屬於李蕙雯的那條河,肯定是靜水流深的。

「小時候妹妹讀幼稚園時因腎病過世,接著弟弟發病,再來是我,可是等到我和弟弟病好了,媽媽卻病倒了。」

意外來得太快,母女連心還來不及深刻感受,就已化為轉瞬即逝的畫面,在心中裝了框。「長輩說常念阿彌陀佛,媽媽的病能趕快好,所以記得我那時把家中西方三聖的佛像放在媽媽床邊,陪著她不斷念,但媽媽終究在我小學三年級時過世。」

母親死後一年,爸爸再娶。「從小後母叫我做甚麼事情,我都說好,對長輩來說,我青春期唯一的叛逆,就是嘴巴裏的『好』變成了『等一下』。事實上,對於我來講,後母的付出已經足夠,但對於其他長輩和手足來說,卻有許多傷春悲秋、翻騰糾結的情緒。」

生活就像是不停滾動的大河,沒有敏銳自苦,沒有顧影自憐,蕙雯波瀾不驚、水清如鏡地走過了青春歲月。

二零零四年,男友父親從家鄉苗栗遠赴台北看病,卻在就醫途中昏倒,再也沒有醒過來,這是蕙雯第二次離生死這麼近。男友之後回到家鄉,聽聞堂嫂說:「以前我身體也很不好,每個月光來台北的醫藥費和車錢都要花費好幾千塊,但自從看了一本書、學了一種功法後,醫生治不好的病都好了。」男友半信半疑,不相信一本書會這麼神奇,但在聽到這功法是被中共打壓迫害的法輪功後,男友說:「共產黨反對的就是好的,這本書快借給我們看看吧!」

蕙雯表示:「很小的時候,長輩就告訴我們三尺頭上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那時我們家附近廟宇牆壁上,常貼滿二十四孝、天堂地獄的輪迴故事,沒有人認為是假的,那些說謊會下地獄拔舌頭、殺生會造業、善惡有報的觀念,在我心中根深蒂固。所以當我第一次看《轉法輪》時,雖然師父講了很多前所未聞的天機,但都很自然地接受了!」

'圖1:李蕙雯學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
圖1:李蕙雯學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

如果旦夕禍福的無常不是意外,而是必然,那麼生命本質的昇華,更是生生世世輪迴中最細緻的安排。二零零五年,蕙雯因為男友堂嫂的一席話,因為一本教人修心向善的《轉法輪》,她的人生跨越了分水嶺,走上萬年不遇的修煉大道。

讓善念種子洒播孩子心田

二零零七年,於台北市立師範學院畢業的蕙雯來到了明慧荳荳園擔任老師,言傳身教著真誠、善良、堅忍的傳統美德。

「那時在荳荳園裏,我們希望每個星期都能用『真善忍好寶寶』小卡鼓勵孩子,卡片上寫的都是生活中實際發生的事情,例如今天把飯吃光有做到『真』,願意借給同學東西有做到『善』,耐心把功課做完有做到『忍』。在寫小卡的過程中,我發現腦中很容易浮現某幾個學生,下次再寫也總是他們。而當時卻有一個孩子,怎麼絞盡腦汁都沒有感覺,不知道該寫些甚麼,所以我總是努力去想這孩子都做了哪些好事?」

「後來他畢業之後,家長告訴我,孩子說最喜歡我,當時聽到這話不禁濕了眼眶。不是因為感動,而是自責!即使當時他在我心目中並不重要,但我在他心目中卻是很重要的。我很擔心他在幼兒園的日子裏,自己是否因為無心的忽視和舉動傷害過他?他是否曾經來找過我,想告訴我甚麼秘密,想獲得甚麼溫暖,但我的態度卻不當一回事呢?」

孩子無瑕的心靈如同明鏡,讓蕙雯看到自己的瑕疵與不足。「我體悟到每個老師面對各式各樣的孩子,也許都有自己的喜愛和偏好,但你必須去克服,因為這是老師的職責,更是修煉者的慈悲。」帶著一顆純淨、謙恭、慈悲的心去對待每一個生命,是蕙雯在明慧荳荳園最深刻的體驗。

三年後,蕙雯考上正式教師,擔任文山特殊教育學校的學前巡迴輔導老師,通過與孩子的接觸、老師的晤談,提供輔導策略或協助教學,讓公立、私立幼兒園裏最需要幫助的孩童,都能在教育環境中,獲得最適合的教育方式。

蕙雯表示:「我記得某幼兒園裏有個小女孩有情緒障礙,只要一生氣就會罵人、丟東西、踹椅子,老師們形容這個女孩根本是潑婦罵街。有一次她看到了我的手機吊飾,一朵蓮花下面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蕙雯指著字告訴女孩:「真就是不說謊,做錯事不掩蓋;善是有善心,樂於幫助別人;忍是要忍耐,不怕吃苦,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看,不是只有你在練習做一個好人,老師也會有情緒不好的時候,也有做得不足的時候,我現在也常常在練習怎麼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

當蕙雯放下姿態、站在孩子的立場去關心她的時候,女孩防衛戒慎的眼神變得明亮柔和,「小女孩可以感覺到我是真心幫助她,而不是去責罵糾正她時,她也就願意去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

除了和孩子的互動以外,最具挑戰性的還是老師與老師之間的交流。「其實不是每一個幼兒園老師都願意和我們合作,例如當我提出自閉症孩子需要更多的視覺提示、情緒障礙症孩子需要先理解他的情緒時,有些建議,老師不見得會接受,甚至有一些不適當的想法。」

「這時我會埋怨老師的無理,但師父告訴我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1]所以當我回頭用法理衡量時,就發現是自己沒有站在對方的立場去想。我應該順著每個老師目前可以接受的程度,耐心善心地溝通孩子的教育方式,若因為我沒有給予他們足夠的特教知能而導致觀念上的誤解,那不是他沒有專業,而是我沒有專業。」

想到這,蕙雯開心地說:「現在每天上班最開心的事,莫過於從老師的對話中,發現他們是花了多少心力投注在孩子身上,而不只是聚焦孩子的不足。我期望自己可以在巡迴輔導的過程中,喚醒每個老師的使命,我相信當他們知道自己的重要性,成為孩子生命中溫暖的陪伴者、支持者,幫助他們成為更好的人時,就是身為人師最大的價值和意義。」

把美好留給善良人

從幼兒園到特殊教育學校,是真、善、忍的法理讓蕙雯成為一名德才兼備的教師,因材施教、循循善誘。十七年的教師生涯,十三年的修煉路,蕙雯越修越能感受到師父洪大無私的佛恩浩蕩。所以每當下班後,蕙雯便趕緊騎著摩托車到國父紀念館,在中國大陸遊客過馬路、等紅燈的一走一過間,把真相和慈悲留給對方。

'圖2:蕙雯利用下班和假日的時間,將幸福與善良帶給可貴的中國人。'
圖2:蕙雯利用下班和假日的時間,將幸福與善良帶給可貴的中國人。

蕙雯拿著麥克風說著:「法輪大法好!導遊好!歡迎你們來台灣玩,除了台灣的名產要多帶一些之外,在台灣上網不用翻牆,想看甚麼大家自己看,歡迎你們多看多聽多了解。法輪功學員沒有拿工資,我們都是義工,今天站在這裏,不是要你改變信仰,也不是要你反對中國,而是希望說一句公道話,希望你們平安,希望中國越來越好。為甚麼這麼說呢?其實在中國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說法輪功有罪,所謂的邪教名單也沒有法輪功,但是共產黨怎麼迫害的,我相信您比我還清楚。今天中共可以迫害法輪功,誰可以保證下一個不會輪到你們呢?其實沒有人可以保證,我們都知道國內的高官有錢人只要有機會都要把孩子往國外送,為的是甚麼?希望您多看多聽多思考,祝福你們平安,也願中國越來越好。」

蕙雯真誠地說:「古人都講:『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在大法中受益這麼多,當法輪功被迫害被污衊時,如果不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怎麼符合做人的道理呢?就像我們對待學生,不是只教孩子,而是要身體力行地影響旁邊的人,讓大家形成善的循環。法輪大法是一切美好和幸福的源泉,我能做的就是讓大家知道法輪大法好,並把這美好傳遞給每一個善良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