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找到回家的路(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從小,李佳鴻就是大家眼中的小公主,在城堡中被呵護著。她回憶道:「我爸媽都叫我小公主,在物質上他們一直是用公主的規格來溺愛我,我喜歡Hello Kitty,就甚麼東西都是Hello Kitty,那些精緻的舶來品、日本進口品不便宜,但父母總是很捨得花錢。最可愛的鉛筆盒,最可愛的包包,養成我甚麼都要最好的觀念。可是,儘管物質上不虞匱乏,我心中卻萬般苦澀。」

因為自由,對她來說一直是奢侈的夢。

「爸媽在物質上很寵溺我,甚至甚麼家事都不要我做,但在學習、課業這一塊,他們一直是很強制高壓的。從幼稚園中班開始,只要你想得出來的才藝我都學過,珠算、英文、芭蕾舞、小提琴、鋼琴、科學、作文、數學……每一天,包括週末假日,我就在各種才藝班、補習班四處奔波。」

童年是甚麼?佳鴻苦笑搖頭,因為從很小的時候,她就告別了無憂無慮的人生。「小時候我超級不快樂,幾乎沒有玩過,印象中只有一兩次吧,也不會跟爸媽說我還要出去玩,因為我知道答案一定是NO。」

在父母教導與自我要求下,佳鴻小學六年一路都是第一名,在班上是班長,在年級是模範生,在全校還是萬中選一的自治市長代表。然而,這一疊厚厚的獎狀帶給她的卻是壓迫和桎梏。「上國中之後我課業壓力更大,每天都是無止境的補習,家對我來說像高壓的牢籠,我寧可晚上在外面讀書到十點多,也不肯回去。那時我常想,將來一定要飛出這裏。」

在雙親成績至上的教育觀下,分數就是一切的觀念深入骨髓。「功課不難,但第一名的壓力很大,因為我一路都是這樣上來的,也希望自己一直都是第一名,真的是很辛苦的人生!」

沒有一天可以喘息,沒有一刻可以放心,她甚至不能告訴別人,自己已經心力交瘁!隨著聯考逼近,佳鴻繃緊的神經終於斷裂。「國三時我崩潰了,我看著課本一直掉淚,怎麼樣都念不下去,甚麼事都不想去做,持續好幾個月。在高中聯考前一天,還邊洗澡邊大哭喊著:『我不要考試了!』後來成績放榜,我考上第三志願,爸媽說我怎麼考上這個學校,不肯理我。」

為了「一定要比別人好」,佳鴻從幼兒園開始,就在焦慮中被逼著拼命向前衝,這場看似無止境的長跑比賽,終點線究竟在哪裏?

「一九九九年,我十八歲那一年,媽媽給我一本書叫《轉法輪》,說是她們公司正在流行的書,我看了一個晚上,深受震撼,眼淚一直掉、一直掉,整個看的過程中,我從內心深處不斷吶喊:我找到了!我終於找到了!好像已經找了千萬年的感覺。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後在日記本上寫:『今天是我新生的一天!』」

'圖1:修煉之後,佳鴻內心的痛苦一掃而空,明白生命有更遠大的目標。'
圖1:修煉之後,佳鴻內心的痛苦一掃而空,明白生命有更遠大的目標。

回首過去,佳鴻如夢方醒,她終於知道無條件地同化「真、善、忍」,才是生命來世的真諦!「得法之後,我內心的痛苦一掃而空,人生有了真正的方向,我終於知道原來生命有比自己更遠大的目標。過去只要一睜開眼,壓力就來了,每天如臨大敵,這種日子日復一日,甚麼時候是個頭?修煉之後完全不一樣了,每天都很快樂,覺得今天又是一個全新的一天。」

走上修煉 一切如新

當一個人找到生命最重要的歸宿時,她的心彷彿盛開了馨香四溢的花園,無比溫暖清甜。

「以前我從不和父母說母親節快樂、父親節快樂,因為心中一直充滿對他們的不滿和怨恨,覺得自己是個受害者,怎能這樣被養大,如果不是因為大法,我甚至可能飛到國外、斷絕聯絡。但得法後我發現其實最自私的是自己!從小到大在順境中的優越感,讓我的私心日益膨脹,只注重自我的感受,吃要吃最好的,拿要拿最好的,認為別人對我的好是理所當然,不懂得甚麼叫為他人考慮,更沒有寬容一切的胸懷。」

得法後,佳鴻反過來為父母著想,「當我反過來找自己的不對,站在對方立場去著想時,才體會到父母已經盡了他們最大的努力。我發自內心地關心他們,任性的性格改變很多,父母覺得我完全變了一個人。」

那時,每當她無意中翻開《轉法輪》,都會神奇地看到師父針對她講的法。佳鴻不斷對照「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逐漸蛻去自我那厚重的殼,讓生命在法中歸正,煥然一新。

「小時候我三天兩頭就往醫院跑,醫生都認識我了。還有一段時間全身長滿紅疹,治療也不見效,醫院把我的皮膚病當成特殊案例。長大後動不動就生病發燒,每次流行性感冒一定中標,但請假太多也不行,撐著弱不禁風的身體去上學,苦不堪言!修煉之後,每次流行性感冒我都不用擔心,精神狀況神清氣爽,不僅皮膚變好了,體力變好了,身體也像從新換過似的,再也不需去醫院了。」

隨著修煉年月的增加,佳鴻柔美的外貌彷彿停留在二十出頭的歲數,周圍的人一聽到她的實際年齡常常嚇一跳,頻頻追問如何保養,「這時我都會告訴她們,以前別人對我不好,我是耿耿於懷、心懷怨恨,常和他人一言不合就起衝突,修煉後我能看淡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愈來愈能包容不同的人、不同的意見,設身處地理解他人的難處。當我願意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放下層層執著,整個人就會從內而外發生玄妙無比的改變,這一切都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自然達到的結果。」

跨越考驗再上層樓

二零一零年,佳鴻從第一志願台大政治研究所畢業,在私人企業工作幾年後,於二零一四年考上錄取率約百分之一的國營事業聯招,於世界前五百大公司擔任企業管理師。

在辦公室,佳鴻溫柔和煦的個性,同樣是同事眼中的「小公主」。「辦公室有位大姊跟我說,你的快樂是發自內心的快樂,每天都笑嘻嘻的沒煩惱,我說是啊,那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的緣故。」

可是修煉路上不可能一帆風順,「記得當時有位長官有一段時間忽然很討厭我,把我當成透明人,還在每年升等的時候讓我卡住。」

面對職場上的排擠與冷暴力,佳鴻在艱難度日之時,想到的是法輪大法。「不管對方怎麼對我,我有大法,那時我覺得自己一定要過好這個關。師父告訴我們:『業力在轉化過程當中,為了使自己能夠把握的住,不出現像常人一樣的把事情做壞,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1]所以不管別人怎麼對我,我沒有心生怨恨,還是一如既往地慈悲對待每一個人,包括對這位長官。」

'圖2:在職場上,佳鴻用祥和慈悲心態對待每一個人。'
圖2:在職場上,佳鴻用祥和慈悲心態對待每一個人。

佳鴻從側面了解長官的批評意見後,去掉原本委屈、想辯解的執著心,無條件地向內找。「我開始調整原本的工作態度與方式,思考每個專案的前因後果,只要和專案有關的工作,儘管不是我的業務,也去主動了解,一開始能根據長官說的大方向,運用各種資源擬定具體計劃,加以實踐做出成果。後來在長官還沒提出要求之前,就主動提出自己的想法,彙報第一線的情況,幫助主管做出兼具效能與效率的決策。」

避之唯恐不及的苦難,恰恰是昇華向上的踏階石,不看別人只找自己,默默圓容補充所有不足,這正是大法所要求的。努力幾個月後,主管親自鼓勵、公開稱讚,對佳鴻的態度也有了天壤之別的改變。

「以前我只活在自己的小世界,焦點就是我、我、我,因為大法,我的焦點從自己變成了別人,明白生命有著更遠大的責任和意義。」於是,佳鴻在工作之餘,利用閒暇時間投入媒體、運用所學撰寫文章,希望能將法輪功真相人傳人、心傳心地傳播出去。

「從法中我體悟到,一切的煩惱都來自於私心、妒嫉和情,如果一個人心裏面充滿善和慈悲,他是不會有煩惱的。當我面對一次又一次的挫敗,放下一個又一個的執著,就像打開層層包裹的枷鎖,生命也跟著輕盈起來。」

曾經陷落的人生,因為向善的心願不斷飛升,佳鴻明白不論面對甚麼樣的困境與挑戰,只要守住內心深處的善念,就能為自己和他人帶來希望與美好。她誠摯地表示:「對李洪志師尊我有無限的感恩,千言萬語化作一句『法輪大法好!』願有緣的朋友一同走上返本歸真的金光大道!」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