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道得法 相見恨晚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我是退休的老教師,是個大法新學員,我是在同修給世人講真相時,我無意當中聽到了大法的真相。學大法後,我真是覺的相見恨晚。這麼好的宇宙大法,傳出來這麼多年,我怎麼才知道大法?怎麼才和師尊接上緣?!怎麼和師父的緣份這麼淺?!我真悔恨自己,在常人的世俗中,白白浪費了我那麼多年的美好時光。

值得慶幸的是:師父慈悲開恩,讓我這個迷於常人之中,苦苦掙扎的不幸之人,有幸在師尊正法的最後階段遇到了大法,遇到了師父,得到了師父的救度,成為一個與師父同在、與大法同在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徒。我感到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有師父了!有大法了!知道了人活著的真正目地是返本歸真,我毫不猶豫的走上了修煉的路。因而心裏得到了一絲絲安慰。

修煉大法後,我毅然決然地放棄打了多年的太極拳,摒棄了聽了多年的甚麼「營養講座」和學了兩年半的國畫。我失去了那麼多年的寶貴時間,我決心要勇猛精進的修煉,在個人修煉和正法時期修煉進行的同時,聽師父的話,在正法的最後時刻,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兌現史前誓約,功成圓滿跟師父回家。

下面向師父彙報我三年多的修煉歷程。

一、小鞋店裏聞大法

在一個布鞋小專賣店裏,聽到一個聲音「大法救了我」(我之前對法輪功不了解)傳過來,我循聲回頭一看,卻是一個慈眉善目、臉色紅潤的大姐在給店員講法輪功真相。我無意當中聽到了法輪功真相和我在電視中看到的,聽到的完全不一樣,好奇心驅使我想進一步了解法輪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以前我聽到的是法輪功怎麼害人,今天聽到的是法輪功還能救人?我很懷疑是不是我聽錯了。

於是,我馬上追上已走出小店門的大姐。我說:大姐,你再給我詳細的講講法輪功的事。於是大姐又給我講了一遍法輪功真相。我大體明白了,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大法,是修真、善、忍的,是被江澤民個人獨裁,下命令打壓、迫害法輪功的。我趕緊回家看了大姐給我的光碟和真相資料。真相化開了我一生百思不得其解的許多疑問,苦苦追尋又尋不到答案的心結。

神傳文化五千年,上天造就了萬事萬物,這個道理我相信。「善惡之爭」這個大事十年前在西方的宗教中聽說過,但不知道「誰是惡魔?」現在世界上是誰代表撒旦在與神佛抗爭?現在我徹底明白了。就是一直灌輸我影響我世界觀的「偉光正」這個邪靈,惡黨,就是它,它是真正的惡魔。惡魔邪黨殺死了多少炎黃子孫,尤其是殘酷迫害修「真善忍」的善良群體,毫無人性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以牟取暴利,罪大惡極,必遭天譴。

我覺得自己這一生真是可憐可悲,被謊言欺騙了近七十年,知道真相後,徹底解除了我多年對法輪功的誤解。腦海中善與惡,正與邪,好與壞在激烈的碰撞著,心潮洶湧澎湃,共產主義大廈瞬間崩塌,隨之而來的是決心:千萬年的等待,億萬年的等待,我終於等到你了,我要修煉,我要一修到底!

就在二零一四年的秋天,當天下午四點,我打了電話:「大姐,我明白了,我要煉法輪功!」就這樣我入道得法了,走進法輪佛法修煉的大門,成了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那年我已六十八歲。

看似輕而易舉的得到了宇宙大法,不知師父為了度我花費了多少心血,才使我得救。謝謝師父!也謝謝給我講真相的同修!

二、師父救了我一命

在九十年代初,我陪丈夫練過幾種功法,但最終都沒能救了他的命。一九九五年七月心事重重的老伴兒去世了,當時兒子在西安上大二,女兒上初三。我身心疲憊,並且也開始患病。從表面看我好像是沒甚麼大礙,但是體內卻都是將要蔓延一生的病,就是醫學界普遍認為的須終生服藥卻不能逆轉的「糖尿病」和慢肝:每天打「長秀霖」這種胰島素維持胰島功能;慢肝每天吃一片進口的─名叫思替卡韋的藥。治療肝病的主任醫師說:「千萬別停藥,一天都不能停。」後來更是雪上加霜,我又患上了抑鬱症,覺得活著太痛苦了,有一天想從樓上跳下去,一了百了,兒子發現後對我說:「媽你走了,我們怎麼辦?」兒子一句話點醒了我,為了孩子,每晚又得多吃一種叫「捨曲林」的藥才能睡得著,後來還經常住院。二零一三年住院及各種藥費花了六萬多元,一米六七的個子,瘦得只有一百零七斤。我心裏明白這樣下去人去財盡不說,遭的罪也夠我受的。我多麼盼望有一種綠色、無毒害的功法幫我鏟除病痛、恢復健康!法輪功正是我日尋夜盼的好功法!

我得到了師尊的救度。胰島素藥、針不用打了;抗病毒護肝藥不必吃了;睡眠藥停用了……因為修煉使我身上的十幾種病症都消失了,體重增加了十八斤,吃得香,睡得甜,現在還捨不得浪費那麼多時間睡覺了呢,我有使命我有責任在身。

修煉後,感到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上樓上多高也不累,渾身有用不完的勁。每天除了參加小組集體學法之外,就做大法救人的事,得法半年我就開始面對面講真相,每天樂呵呵的,活的簡單而又充實,心裏充滿了陽光和喜悅,抑鬱陰霾一併消。同修說我變化很大,面色紅潤,皮膚由原來的黑黃變的又白又嫩,親朋好友也說我精氣神十足,自身的變化直接證實了大法的超常,他們看到我的變化,心裏也都認可法輪功好。

三、修煉顯神跡

在三年多的修煉過程中,師父一直在我身邊看護著我及兩個孩子。有幾個神跡出現,我應該寫出來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1、師父保護我安全著地

修煉幾個月後,有一天我要下樓扔掉三個空紙箱,我把它們插空疊起來,不太牢固,剛下一階樓梯,上邊的紙箱一歪要掉下去,我用胳膊往前一伸想托住它,不料身體失去了平衡,要撲倒下去的樣子,還沒等想甚麼,忽然發現我抱著三個紙箱穩穩的站在樓梯下的平道上了。怎麼下來的?不知道。驚喜之後馬上明白了,是師父的法身保護了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師父說的:「你不修煉他不管你,你修煉一幫到底。」[1]

2、正念面對訴江,師父保護

二零一五年訴江開始後,真修弟子拿起筆揭穿邪惡嘴臉,法辦元凶江澤民,救度眾生。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我郵走了訴江信。第二天上午收到短信:「六一零妥收」。我心中激起一陣憤慨:六一零憑甚麼攔截公民信件?!我看到了他們確實在幹違法亂紀的事情,無法無天了呀!轉而站在法上一想:為甚麼讓我遇到這事?噢!邪惡想嚇退我,而師父要考驗我是否做一名合格大法弟子,我要清醒對待。通過看明慧文章,同修們的正念正行堅定了我:一、不要怕邪惡;二、要有慈悲的心態,準備好講真相救人。這樣我不放在心上,繼續學法,在我家分裝材料,發放,粘貼,講真相救人。師父講:「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2]。邪惡不配也不敢來干擾,因為師父就在我身邊,正念正行,師父就保護了我。

3、兒子也有幸走入大法中

兒子正派、善良,上高中、上大學一直擔任班長、學生會幹部,品學兼優。畢業後沒有走從政之路,可能有他自己的想法吧。二零一五年,他在婚姻問題上遇到了挫折,有點走不出來。我拿著寶書去他那兒發現了問題。我說:「兒子,你看看《轉法輪》吧,這是一本天書,他能解開你的心結。」他這次很聽話,也是他該得法了,他利用週六一天的時間看完了一遍《轉法輪》,對我說:「媽,我明白了,這真是一本天書,講的太好了,給我解答了我多年想要解答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第二天我帶兒子學五套功法,開始幾天他就感覺手在隨氣機走。通過學法看明慧網同修的交流文章,他明白的一面不斷醒悟,漸漸明白了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是教人向善,是指導修煉者成為道德高尚的好人,成為懂得修煉真諦、歷史使命的生命。當人不是目地,要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

這樣,兒子也走進了大法修煉,也成了師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也有師父管了。我家真是祖上積德了,在師父正法的最後階段,我們娘倆都走進了修煉的大門。我們如飢似渴的學師父的法,和老同修交流,要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心性提升的很快,兒子在下班路上,出差空餘時間他也發放真相資料,面對面講真相,修大法不長時間,就給我遞上三退名單。

修煉前,他小舅子借他二十萬,還有十萬不還了,弄的關係很僵不上門。修煉後,一天,他小舅子有事托人求他幫忙,兒子不計前嫌幫助了他。對方不解的問他:「你怎麼變化這麼大?」兒子告訴他:「我現在是個修煉的人,我師父叫我這樣做的,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後來聽兒子說他小舅子也在看《轉法輪》。在師父的安排下,兒子修煉後,來到了新的工作環境,更適合他修煉了。

通過我和兒子得法修煉深刻體悟到師父說的:「大家在修煉中修善,看見人在難中就想幫其得法,這是你們修煉中逐漸要具備的東西。給別人甚麼東西都不如給人法好。給他再好的東西,給他錢再多,他也是一世一時的幸福。而你給他法將是生命永遠的幸福,能有甚麼比法更好呢!」[3]

我們母子感恩師父的心情無以言表,唯有更加精進實修,多救人,把因得法晚失去的時間以最好的狀態彌補回來,兌現史前誓約報師恩。

4、校長說「老天爺真愛她」

發生在我家的更神奇的事:

女兒是小學教師,因精神受到刺激,不願面對現實,和幾個教友去南方郊區給一些隔離的殘疾病人(麻風病人)當志願者,給他們傳西方宗教,並把自己的積蓄全部奉獻出去,提出辭職,交了辭職書,不幹教學工作了,說末世要全部奉獻給她所信仰的神。這個做法顯然是走極端,對工作對自己都不負責任,也是她心理疾病和外邊個別人的誤導造成的。她在單位裏口碑很好,領導老師都認為她很正派、善良、愛助人、不自私。單位領導諮詢了律師後,給限定出了時間,讓我們找她回來補上假條。

可是茫茫人海到哪裏去找?時間一天天過去,聯繫不上她,我心急如火。老同修知道後囑咐我:「你現在已經有師父了,放下心好好修自己,師父會給你安排的。」兒子也說:「我也找不著她,咱們有師父,也可能是師父考驗我們的心性,看我們怎麼對待情。」通過學法我明白了,這些事情都是衝我這顆牽掛女兒不放的執著的心來的。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1]明白法理後心裏豁然開朗。一心撲在大法的事情上,不再想找女兒的事情。我開始背大法書,背了一遍《轉法輪》,幹家務事聽《解體黨文化》,清除黨文化毒素,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當我真正把心放下的時候,奇蹟出現了。一天晚上九點多,突然女兒背著背包,拉著行李箱敲門回家了,她抱了抱我說:「我想回家陪陪你。」我看了看日曆,還有六天就到了單位規定的時間了。我滿眼含著熱淚,對著師父的法像說:「師父啊!您無所不能!師父您真有回天之力啊!」女兒回來後,她的工作關係續上了,工資補發了,校長說:「老天爺真愛她!」

結束語

在常人中時,形形色色的魔從精神上、肉體上、經濟上、感情上來迫害我,企圖降服我。在無望、無助、無奈之中,感覺在世上活得真苦真累,沒有甚麼好留戀的。可是修煉後回頭看看,從前的病痛魔難甚麼也不是,反而使我恍然大悟,原來這一切麻煩都是為我鋪上天的路!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我幸遇大法!這一切都是讓我跟師父回家。弟子謝謝師父的良苦用心!

師父,這就是我修煉三年多的修煉歷程,我得法晚距離您的大法的要求差的還很遠,在您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有限的時間裏,弟子一定在這「值千金,值萬金」[4]的歷史時刻,不辱師父賦予弟子的重大使命,修好自己,走好走正助師正法之路,跟師父回家!

修煉尚淺,第一次寫修煉體會,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