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改變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一日】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大法的再造之恩,我想說說我得法前後的變化,希望能喚醒一些被謊言矇蔽的世人。

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整天頭疼,天天拔罐,頭上青一塊紫一塊;胃疼,三伏天得戴肚兜;心跳感覺就像要蹦出來,走上坡路都費勁;婦科病也很嚴重。就這樣我還整天夾個孩子(哄孩子)看小牌。

姨婆看我這樣,說:「你學法吧。」我說:「啥叫學法呀?學啥呀?」姨婆就說:「你看大法書就行。」我想我上過五年級,也能看書,那就看吧。姨婆把《轉法輪》書拿來後,我就看上了,這一看我就覺的這書真好!這書可真好!我可得學,因當地沒人煉,於是我就到縣城學動作。那年是一九九八年。

當時也不知啥叫修煉啊,就是覺的好就是看大法書,隨著看書的遍數多了,慢慢的明白了:人做好事有福報,做壞事有惡報,拿人東西得給人德,德是人最珍貴的東西,沒有德人就會得病。我心想:這回我可不能隨便拿人家東西了。以前我走到誰家地頭看見玉米就得掰兩棒,不空手;看見誰家的好東西,想辦法我得弄到手。當我明白了不失不得的理後,看到別人家再好的東西我都不動心了。不知不覺中,我身體的那些病也都好了,直到現在,近二十年一片藥沒吃、一針沒打,身體很好。

二零零零年春天,屯子來人收雞,我就把我家不下蛋的雞賣了。等收雞的人走了後 ,我在院子裏發現了一部手機,我知道這一定是收雞的人滿院子抓雞時掉下的。當時我想:我得趕緊把手機還給收雞人。這幾千元錢的手機,他都不知丟哪了,得多著急呀。我拿著手機就追收雞人。因為他騎摩托車已經走好幾條街了,我就拿著手機挨街找,屯子人都說:這個傻婆娘,滿大街追人還手機。最後我終於找到了收雞人,還給他手機,收雞人很感謝我,我說:「你不用謝我,我是學法輪大法的,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吧。如果我不學大法,我是不會還給你的,你也不知丟哪了。」我說完,他就在那喊上了:「法輪大法好!」

二零零一年過年前的臘月裏,家家烀豆餡包、粘豆包,晚上沒事的姑娘、媳婦們就互相幫忙攥豆餡。我家烀豆餡的那天,由於天冷,烀豆餡的蒸汽水從牆上淌到地磚上,地就很滑,一沒注意我就滑倒了,順勢一隻胳膊就整個杵到滾燙的豆餡鍋裏了,屋裏的人們聽見響聲趕緊跑出來,邊扶我邊說:快看看胳膊。我說沒事。我把胳膊拿出來一看,就是有點紅,一個水泡沒有,當時在我家的那些人都驚呆了,說:「這法輪功可真神奇呀,這麼熱的豆餡鍋,你的胳膊竟然啥事沒有,大法可真保護你呀!」當時這個事在我們屯子傳了好長時間呢。

二零零六年秋天,我幫我姨家拉玉米秸稈,裝完車後我在車上,走了一會兒車側歪,我一下就被甩下來了,右腳崴了,當時就腫了老粗。我姨害怕腳崴折了,趕緊說:快去醫院吧!我說沒事。真啥事沒有,就是腳不敢著地,但不耽誤幹活,我一直幫著把秸稈拉完。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可我幾天就好了。大夥都說大法太神奇了。

我心眼小,遇到不順心的事,能悶多少天。丈夫脾氣不好,以前對我說打就打,說罵就罵,我雖然打不過他,但也和他一樣打、一樣罵,弄得左鄰右舍都不得安寧。打完後我十多天不給他做飯,也不幹活,也不和他說話。

我學法後鄰居們再也聽不到我和丈夫吵架了。因為師父講了:「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1]我得聽師父的話啊。以後丈夫再發脾氣,我不吱聲了,該幹活幹活,該做飯做飯,該和他說話說話。但丈夫反過來了,這回他不幹活了。我知道,師父在法中說了:「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1]我就很坦然的對待,同時對照師父講的法向內找,找到自己的不足後,丈夫也就好了。所以鄰居們就聽不著我們吵架聲了。

其實我在大法中的變化及發生在我家親人身上的神奇事,說幾天也說不完啊!但願被謊言欺騙的善良人早日明白真相,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