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功前後兩重天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農民,今年六十八歲,從小到大,年復一年,由於過度勞累和各方面的原因,我身體垮了,多種疾病纏身,要不是從二零零四年開始煉法輪功,我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

我把親身經歷寫出來,告訴有想修煉的朋友,煉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提高人的思想品德,下面就簡單談談我自己的經歷。

一、修煉前病魔纏身 苦尋歸途

我患有嚴重的胃潰瘍,還因為胃出血住過醫院;還得過神經性耳聾;還有關節炎、痔瘡;還有的病我不知道,也沒做過檢查,比如經常偏頭疼,疼痛緩解之後,卻發現左眼球外側的少半邊和上部都變成紅色,像一塊紅布一樣,我的老伴每次看見,都把她嚇得要哭:「你這是怎麼了?」

還有,更令我無奈的腰椎間盤突出。這個腰椎間盤突出,把我折磨的實在夠嗆,當然別的病也不好受,但是緩解之後還能幹活兒。這個腰椎間盤突出可不行,它弄的我幹不了農活兒,幹一點兒活兒就腰疼。打針吃藥還沒好幾天,有時因為提一桶水就犯病了。那就甚麼活兒也不幹了,可是也不行,有時就是因為彎了一下腰就又犯病了。後來越來越重,有一次到地裏看看莊稼,這塊地本來不遠,剛往外走,還沒甚麼感覺,可是回來的時候就壞了,兩條腿就不聽使喚了,我就坐下來,摸摸腰,麻酥酥的,摸摸腿,好像木頭,我就揉揉腿,有了知覺再走,大概一二百米的距離,也不知走走停停多少次才回到家。附近的大小診所和遠處比較有些名望的醫生幾乎全看遍了,抽屜裏、桌子上、哪都是藥,本來就沒多少錢,全吃了藥了還不夠。

在這期間,使我最痛心的就是因為沒有錢沒能讓兒子上學(中專),本來他在學校全年級第二名,他的老師派他的同學找到我家叫他去上學,可是家裏沒錢呀,去不了;連買一身校服的錢都沒有,學生排隊或搞甚麼活動都穿校服,全學校就他一個人沒有,他從小精神上受到多大的傷害,到現在我回想起來還禁不住傷心落淚,覺的實在對不起他。我的同學也曾經是教過他的老師,見到我就指責我:「你把孩子糟蹋了!」我聽了之後更加傷心。當然她不知道我的情況,她要知道就不會說這些話了。

其間也有人告訴我上大醫院做手術,可是我哪有那麼多錢哪!有病亂投醫,在這段時間,我也曾請過多少個看香的所謂「大仙兒」看過病,也請過好幾個風水先生,還請過一個相面、算卦、看風水、畫符念咒全都會,人們認為很了不起的先生用符咒治過病,同時還練了好幾種氣功,所有的辦法都嘗試過了,但是都治不了我的病。醫生講過,這種病叫腰椎管狹窄,當腰椎間盤壓住主幹神經,要不做手術,可能就得癱瘓。我也清楚,我感覺這個病是越來越重,嚴重時腰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覺,是麻木的,俗話說疼輕麻重,是的,我體會到了,我切切實實的體會到了甚麼叫麻、甚麼叫木了!我太痛苦了,太痛苦了!我想我以後將是一個癱子,是一個吃喝拉撒都在床上的癱子,我不敢往下想,這個心壓抑的是無法形容的那麼難受。可是無論我怎麼難受,這個現實可不體諒我,擺在面前的是我幹不了活兒,怎麼生活?怎麼維持這個家?倆孩子還未成年,怎麼辦呢?我痛苦極了。

在病痛中,我回想自己的人生,從五零年來到這個世間,光受苦了,八歲剛剛上學,就趕上大躍進,上不了幾天課,光參加勞動,摘棉花、摘花生,起大早頂著星星在玉米地裏拔豆子;那時才八歲呀!以後又趕上大飢荒,那更是苦不堪言。以後又趕上了文化大革命,在我的人生經歷中,我覺的實在太苦了。因此,早就有脫離這個苦海的心願,早就想修煉,早就在暗暗的尋訪真道。也曾訪過幾處寺院和道觀,也曾遇到一個居士拉我去拜師,也曾探詢過某些西方宗教,也曾接觸到各方面的人:有自稱是阿彌陀佛轉世的、有自稱是觀音轉世的、有自稱是孫悟空、王母娘娘、七仙女轉世的,在與他(她)們的接觸中,感覺太無聊了;又遇到一個自稱是八仙中某人轉世的,談話中他提到了李洪志師父,我急忙追問,他卻一字不提了。

人這兒找不到,我就轉到書店裏從書中找,看了很多現代人寫的氣功書,也練了一種假氣功,一段時間以後感覺不好就放棄了;又練武術氣功,也不行,又放棄了;又看了各種各樣的經書,既練佛家功又練道家功,全都不行。多少年的苦苦尋求,都是一場空。想想自己現在都這麼大歲數了,還得了一身的病,在沉沉的深夜中,我禁不住連聲悲嘆:完了,完了,這輩子完了,修煉不了了!

就在我覺的已經是山窮水盡,沒想到還有柳暗花明。二零零四年春天,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開始煉法輪功,一看《轉法輪》,真有那種「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感覺。正好兒子從外地回家休息幾天,我告訴他你先看書,這樣兒子也修煉了。我深知大法的珍貴,所以抓緊時間學法,抓緊時間煉功,時間不長,我發覺渾身的病都不翼而飛了,也能幹活兒了,又能正常生活了。我想:怎麼沒早煉法輪功呢?要早煉法輪功,也不至於遭受那麼長時間疾病的痛苦折磨了!也不至於造成那些無法挽回的損失了。

從修煉法輪功到現在已達十五年,我再沒打過一次針,也沒吃過一片藥,卻身體健康。我發自內心感恩師父!

同時也真心希望大家都來修煉法輪功!我把我的親身經歷寫出來,告訴有想修煉的朋友,不要像我再走那麼大的彎路、耽誤那麼長時間。

二、修煉後不貪錢財 心胸坦蕩

在前兩屆那次村級選舉中,真是挺熱鬧,幾乎每家都收到許多錢和物品。我們村不是太大,只有兩個人競選,我們村沒有大飯店,其中一個候選人在家裏擺宴席,另一個候選人就在大隊部門前擺宴席,哪個宴席都比農民一般的紅白事還要好一些。吃過飯以後,在選舉的前一天下午傍晚,他們開著麵包車給各家送禮,一箱酒、一袋大米、一桶食用油、還有紅包裝著錢,最底層的農民從來沒遇到過這個,平時想找幹部辦事低聲下氣的送錢送物還不一定辦的成,這回反過來了,選舉那段時間,農民們真是感覺挺自豪的高興了好幾天。

我要不煉法輪功,我巴不得他多給錢,我也可能競選雙方的錢都收,越多越好。因為我煉了法輪功,我知道不應該這麼做,既然推不開,那就收下,但我早就給自己訂了一個規矩,絕不私用這個錢,所以收到錢以後當時就拿出去做資料費。後來我兒子對我的做法並不完全認同,可是他話還沒說清楚就上班走了,我想:把錢拿出去做資料有甚麼不對嗎?當時也沒多想。又過了幾天,我想既然他有不同的看法,那我就認真考慮考慮,我默默的問自己:如果有人問了,這個做資料錢是誰交的?這好回答,如果人家再問,我才突然覺察到非常不好,所以決定給他們退回去,如果他們不要,他們願意交做資料或者讓我處理,我可以代他們交去做資料,那麼那個錢就算是他們交的了,他們也就積了大德了。於是,我不再猶豫,立刻把錢退回去,他們收下了。

選舉過後一段時間,我去走親戚,他們知道我把錢退回去了,姐姐說我傻。不管人們怎麼說,我有我的操守。我也很需要錢,但是不是我的錢,我們不要。所以我們不像中共那些貪官,行賄、受賄、索賄、貪污高達百萬還只能算是一個小巫,我們法輪功學員可不是這樣。

我在學校上班,除了幹別的事情之外,還給學生們用的水卡充值,也就是每天與錢打交道,當然學生們給多少錢就充多少錢,這都差不了,那個充值儀也有統計。可是有的時候就超出這個範圍,比如學校經常清理教室,每次都能清理出許多東西,尤其每屆學生畢業,那不願帶的東西就全都扔了,當然也有水卡,有一次撿到好幾十張水卡,就都給了我,這些卡一點兒都沒損壞,都能用,我往充值儀上一放,大多數里邊都有錢,有的還有幾十塊錢;有很多知道節儉的學生,他不願花十塊錢買新卡,就用這樣的舊卡,用這樣的舊卡可以,但是裏邊的錢就不白給了,卡裏的錢就得收回來,不往卡裏充錢,充值儀也不統計,原來卡裏的錢,就是多餘的了。

還有,冬天學生們洗澡,洗完後頭髮是濕的,多數都是女學生,她們就用自帶的吹風機吹一吹,我們也沒有這項服務,只是她們用我這的電源插座,因為用電了,她們就根據市場價主動交一塊錢,這些錢甚麼憑據也沒有,而且這個工作就我一個人,心要不正,要貪污非常方便;說實在的,我要不煉法輪功,那真是很難把握。說句笑話,如果隨著現在的潮流走,一切向錢看,我把這些錢悶起來,發不了大財也發個小財吧!我可不這樣做,我可不往那個黑鍋裏鑽。

大家都知道,在各種工作中,制度規定的再多再嚴,它總有漏洞,有的漏洞還挺大,但是不管漏洞多大,我們法輪功學員不往裏鑽,法律管的是人的外在的行為,我們修煉人管的是心。

師父教導我們修心,教導我們做好人。我也從師父的教導中知道貪人錢財做壞事那是要失德的。有很多明白真相的老闆,我知道好幾個老闆招工,他們專招法輪功學員,他們知道法輪功學員是最可信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