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房記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五日】我在本市某局機關上班。修煉大法後,我由原來的藥罐子、自私小氣,變的健康樂觀、寬容大度。在單位,我按真、善、忍的標準規範自己,語謙行正,大家都樂意與我打交道。特別是那一年局裏分家屬房,我主動讓和我同名次的一位女同事先選,更給本局領導、同事留下了深刻印象。

二零一六年春天,我單位新家屬樓(福利房,低於市場價)竣工,其中一排局長住宅,幾棟員工住宅。因為事關每個人的切身利益,所以眾目睽睽,緊盯著房子怎樣分配。

員工樓的分配方案,經幾次局長辦公會敲定,即按職務、任職年限、進局年限、工齡等要素給每個職工打分,按分數高低排名次,然後依次選房。

分數容易打,名次也好排。可就在排名次的時候,出現了一件看似「巧合」的事:我和本科室一位女同事的總分相同,名次並列。

兩個員工並列名次,似乎小小事,卻讓局長撓頭了:倆人不可能同時選房,叫誰後選誰也不會同意,弄不好就得罪人。那麼,誰先誰後呢?要不行,就讓她倆也抓鬮。

局長為甚麼想到抓鬮這一招?原來,此前局長樓分配方案難產,最後就是用抓鬮搞定的。員工樓的分房方案相對容易出台:由局長們開會商定,當事人都不在場。而研究局長樓就不同了,幾個局長自己商定自己的事,有切身利益者都在場,各懷私念,各執一詞,幾次研究都是不歡而散。僵局之中,有位副局長提議「抓鬮」:五套房分別寫五個紙條,揉成團,一人抓一個,抓到哪套要哪套,誰抓的理想該誰好運,誰抓的不理想認倒楣。大家一聽,都沒意見。就這樣,局長樓的分配難題用抓鬮得以了結。難題雖然解決了,但局長們抓鬮的糗事卻成了典故,成了員工們的笑料。

雖然如此,局長仍想叫我和那位女同事抓鬮。局長安排主管我們科室的副局長具體操作。局長說:「抓鬮,說出去不好聽,但是卻最省事。就像臭豆腐,聞著臭,吃著香。」副局長當時沒有苟同,說:「咱們幾個局長抓鬮的事,已經讓大家笑掉牙了。但凡有別的辦法,最好別再出此下策。」局長說:「咱幾個抓鬮,就是你的主意。這回怎麼不用了?還有更好的方法嗎?」副局長說:「這次情況有所不同。我先和她們談談再說吧。如果能有一個人表現高姿態,此事就了結了。」局長說:「那當然。問題是,這年頭,誰會願意退一步?」副局長說:「試試看吧。如果此路不通,再抓鬮也不晚。」

第二天上午,副局長把我喊到他辦公室。先簡述了事情原委,然後說:「為啥要先和你談,因為你煉功,我知道你平時的為人。但是,我也絕不勉強你。是主動禮讓,還是碰點抓鬮,完全由你自主選擇。你回去考慮一下,考慮好以後,把想法告訴我。」

回家後,我與同樣修大法的丈夫交流此事。我們的想法不謀而合:就一個字「讓」!把優先、好處讓給自己的同事。因為我們是修真、善、忍的,應該處處為別人著想,善待他人。俗話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和那位女同事多年在同一科室上班,多大的緣份啊!平時也幫不了她甚麼大忙,如今遇到一個給她提供方便的機會,自然應高高興興的禮讓。

主意拿定,當天下午,我就把自己的想法向副局長做了反饋。副局長笑了,笑的很開心。說:「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估計你一定會讓,而且還會樂呵呵的讓!你實實在在的洪揚了大法,同時也幫了我一個忙,給了我面子。謝謝你,謝謝你的師父!」我說:「局長,這沒甚麼,因為我是修大法的,我師父教導我這樣做。其實換成任何一個修煉者,也都會這樣做。局長,我也應該感謝您,對我信仰的理解!您對大法有這麼正面的認知,將來一定會吉星高照的!」

就這樣,本科那位女同事高高興興的先我一步選了房,而我的禮讓風範也在本單位成為美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