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歸大法 走正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

喜得大法

母親在二零零四年時,在我們用過的課本堆中神奇的發現了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勞累一天後,母親經常晚上聽師父的講法錄音。那時父親在村中當村長,因經濟問題被判刑一年。我們姐妹都在外區縣讀書,正是用錢的時候。經濟的重擔落在母親一人的肩上。因為妹妹聽信中共抹黑法輪功的謊言,她非常反對母親學法煉功。但我非常支持,並告訴妹妹:「學法煉功,能使人道德回升,祛病健身,挺好的,支持母親煉吧。」

因母親文化程度不高,認字不多,只能在夜深人靜時打坐聽師父講法。父親出獄回家後,看到母親精神狀態很好,發現母親在學法輪大法,言談舉止中表現出反感,母親只能在父親不在家時聽講法錄音。

因為支持母親修煉,所以日後和大法結緣了。二零一零年十月份,我在國外坐月子,因家中有月嫂照顧,閒來無事的我每天以看電視打發時間,造成眼睛、胳膊及肩膀酸痛。於是婆婆給我找了一個按摩師,每天到家裏給我按摩,雖然不舒服,心裏一點也沒當回事。我母親從國內到新加坡照看我坐月子,每天清晨會去我家附近的煉功點學法煉功,平時經常向我洪法,但我都婉言拒絕了。

有一天電視上沒有自己喜歡的節目了,打算回房間休息。忽然看見桌子上放著一本《轉法輪》,便心生好奇的拿起書進了房間,打算看看書中到底寫的是甚麼,能讓我母親那樣的堅信。

我一口氣看了兩講多,家人擔心我的身體讓我睡覺。睡夢中我將家中砸的一塌糊塗,跟母親講我好像著魔了。隨後看見母親和一位我不認識卻讓我很安心的人站在我的床邊,瞬間從我體內取出一個發著刺眼綠光、還尖叫的靈體。我被嚇醒了,急步走到客廳跟家人講述了我的夢。這時感覺身體格外輕鬆,不適的症狀全部消失了。學法不久後我明白了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返本歸真

得法前我是常人中的佼佼者讓同齡人羨慕,被當地人稱為農村飛出的金鳳凰。可是在人世間的大染缸中我完全迷失了善良的本性,放蕩自己。家中的衛生清潔要找保潔公司來打掃。經常出入歌廳,揮霍大量金錢買名牌包和手錶,帶著員工陪客戶喝酒那是經常的事。真如師父講的「燈紅酒綠現代世 迷魔亂舞荒淫事 放縱魔性離神遠 地獄一入無出日」[1]。

現在回想起昔日的我,感嘆:若不得法,等待著我的該是甚麼樣的結局?

我深知自己得法太晚,因此我時刻嚴格要求自己,用大法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因在常人中以前養成的名利心,顯示心,愛享受的心,色慾心,太多太多的執著心,都成為阻擋我跟師父回家的障礙。

因為師父告訴我們;「那麼真正修煉,對學員的心性要求也就要高了。我們坐在這裏的人,是來學大法的,那麼你就得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煉功人坐在這裏,你就得放棄執著心。」[2]所以我必須意志堅定的清除它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不符合大法標準的一切思想業力及干擾,學習五套功法,不讓任何生命,包括副元神干擾我得法,有時夢中過關感覺不夠標準,立刻發正念鏟除干擾我同化大法的一切不正的因素,我就是要同化大法,返本歸真做師父的實修弟子。

得法後的善感動父親

我剛剛得法時,父親經常埋怨母親:「女兒開公司經常和政府機關打交道,你這不是害她嗎!」有一次,我坦然的告訴父親:「我這幾年在外應酬經常喝酒,每逢春秋喝湯藥,中醫說我不到三十歲的人,六十歲的心臟,身心交瘁。您看我學法沒多久,神清氣爽多好啊,而且我也不用像原來那樣挖空心思找項目了,客戶知道我是煉功人,講誠信,還給我介紹其他客戶呢。」

我還告訴父親:「只要您不影響我們師父讓做的三件事,我啥都聽您的。」去年父親想在我家的果園建窯洞,姐姐、妹妹都不同意說:他那麼大歲數,你花那筆錢幹啥?父親知道我要移民用錢,就不好意思開口管我要錢了。我從母親那裏得知後,主動告訴父親:「我支持您,只要您心情好,身體好,只要您支持我媽學大法。我們公司今年項目挺多的,到年底結賬回來的錢移民夠用了,如果不夠我們貸款也行。」

父親看我拿出自己用來移民的錢給他建窯洞,感到修煉大法後我的變化太大了,感動的說:「好!」以後的日子裏,他常提醒母親早晨煉功,整點發正念,有時母親聽法時,他還坐在旁邊喝茶水陪著,並感慨的說:「你們師父可真不是一般的人呢!」

父母每年都會到新加坡看望我和家人。每週四是新加坡本地區派發大紀元報紙的日子,每次父親都會陪我去。我派發大紀元報紙,他在一旁看報紙,等我發完後,父親陪我一同去給我家附近的商鋪派送報紙。

父母前幾天從國內來新加坡,這次乘坐的是中國航班,提供的都是共產黨媒體的報紙,父親剛到新加坡進家門就說:「飛機上提供國內的報紙,真實的啥都不報,報喜不報憂盡是矇騙老百姓的,還是你們的《大紀元時報》好,啥內容都有,真言直言。」

充份發揮營救平台的整體作用,默默圓容

我參與平台的撥打電話已有兩年多的時間了,自己通過學法更加堅定的走在助師正法和證實法的路上,不讓任何干擾影響我參與平台電話撥打的正念。營救平台是大陸公檢法司人員和被迫害同修的一線希望,解體邪惡,震懾邪惡,減輕大陸大法弟子的被迫害,救度眾生,營救同修,是我們應該、也是必須去做的。雖然海外修煉大法弟子的人數眾多,大多是不同的族裔,無法用流利的漢語跟國內的公檢法人員講清真相。我們身為海外的華人大法弟子,有責任參與並承擔這一份救人的使命。我們都學好法,發好正念,每個環節都做好,互相配合好,就會充份發揮營救平台的整體作用,營救的效率就會更高。也希望同修都能夠把心用到救人上,不要為一些觸及到個人觀念的魔難和干擾影響到救人的正念。

我們平台有很多台灣的同修參與撥打,對於接聽電話公檢法人員的不同反應,有時會不知所措,我會誠心的將自己的撥打經驗,以及大陸公檢法人員思想被中共毒害後為何會有不同的反應,跟共同撥打電話的同修分享切磋,希望可以共同提升撥打的接聽效果。有時案例員同修因為時差或忙的原因,沒有更新案例,我會默默的把前幾天的剩餘案例合併,改成當天的日期和編號,然後告知案例員同修,如果粘貼新的案例請留意案例編號。有時同修碰到罵人、胡攪蠻纏的號碼,不知該如何繼續撥打,我會主動繼續撥打,希望同修可以共同配合,共同圓容,走正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路。

只要是能救度眾生,我願意默默的支持。正念的對待每一通電話,達到震懾、解體邪惡的效果,為大陸同修更好的救度眾生鋪路是我必須、也是我應該做的。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心得體會,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師尊!。

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無度〉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