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講真相 坦坦蕩蕩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我是中國大陸一位年過七旬的大學教授,一九九七年開始走入大法修煉。現借明慧一角,說說自己在師尊的保護下,走過這二十多個春秋的幾個修煉故事。

「真善忍同在」鼓勵我闖出魔窟

其實早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邪惡對大法的迫害就開始了,只是沒有在中共控制的媒體上公開罷了。當了解了這些情況後,對我這個得法不久、長期受黨文化毒害的知識分子來說,有點不知所措。一方面,大法使我的多年沉痾不翼而飛,大法使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我決不能背離大法,但重重的壓力與威逼,使我意識到:如果堅持,教授身份可能被取消,公職和黨籍可能被開除。我該如何表態?堅持了一個月,在怕心和名利心的驅使下,違心的妥協了!我以常人的心理和方式口頭上答應不煉了,實際在家悄悄煉。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雖然外部的壓力和干擾減少了,但內心的痛苦和壓力卻越來越重。深知「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的我,想到師父普度眾生的洪恩,想到自己在師尊和大法遭到誹謗時不敢說句真心話、表個公正的態度,連一個秉持正義的常人都不如,負罪感使我不敢正視師尊的法像。師尊早就教導:「修煉嘛,應該堂堂正正的著眼於大處去修煉。」[1]而自己卻偷偷摸摸的在家學法煉功,真是羞愧難噹!

雖然我也曾想從新表態,但太多的人心執著使我鼓不起勇氣。直到師尊的新經文《心自明》、《走向圓滿》發表,無比痛悔的我,看到了師尊的慈悲召喚,經過慎重思考,才決心堂堂正正的站出來。我給本地「六一零」送去一份長篇聲明。用自己的修煉獲益說明大法的美好,用憲法和法律的條款說明這場打壓的非法,表明了自己堅修大法的態度與決心。

當地教委副書記(教育系統「六一零」頭子)氣急敗壞的來到學校,衝我大發雷霆,我據理相告。他說:「你竟然說自己雖然是個共產黨員,但更是一個大法弟子。好像這大法弟子比共產黨員還神聖、高尚!」我說:「當然!共產黨員貪污腐敗的比比皆是,而大法弟子卻個個清正廉潔!」「你反黨!」他歇斯底里的拍桌吼叫。就這樣,我就成為了給法輪功鳴冤叫屈的典型、全地區通報。雖然被開除黨籍、提前退休,但此時的我,卻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感到無比愉悅和輕鬆!

三年以後,我被當地公安警察綁架和抄家。一開始我還平靜,似乎都在預料之中(此念不正)。我不停的背誦著:「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但是到了公安局,一個警察陰陽怪氣的對著我說:「昔日人上人,今日階下囚!」一下子勾起了我的人心,氣憤、怨恨,隨之而來的就是沮喪、怕心。我竭力控制著自己,堅持煉功、發正念。在當晚打坐時,忽然面前顯現出五個巴掌大的銀色大字:「真善忍同在」。這是我的天目第一次看到東西,是慈悲的師尊在鼓勵我: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我感激的淌下熱淚!

靜下心來,找找自己被綁架的主觀原因:近三年來自己忙於做事,學法沒有跟上;爭鬥心、仇恨心、怕心沒有修去,又出現了歡喜心、顯示心、求安逸心;更錯誤的是心裏老有遲早會被邪惡綁架的觀念,沒通過學法、發正念去掉,這些執著心和不正的念頭被邪惡鑽了空子,使自己遭到迫害,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和不良影響。

慈悲的師尊沒有放棄、沒有責怪,而且用「真善忍同在」給我以鼓勵。我告誡自己:必須信師信法,闖出魔窟,用加倍的努力彌補損失。

「真善忍同在」!鼓勵我以法為師,修去怕、修出堅定,面對長時關押的折磨、洗腦班的精神摧殘,我沒有屈服;鼓勵我修去恨,修出慈悲,善待周圍所有的人,包括警察和幫教。經過絕食抗爭,在師尊的保護下,一年後,我平安回家。

去人心 走出家門

我的被綁架,成了當時全校的特大新聞,也是我家族的晴天霹靂。我深知修煉環境被破壞了,回家後心裏很糾結。明知修大法沒有錯,應該走出去,重建修煉環境,但一想到自己是有身份的人,受到如此侮辱,太丟人,怎麼面對世人的不理解?所以,遲遲走不出家門。

我不停的思索著,像過電影似的回憶著近幾年發生的一切。其中有三件往事讓我受到啟發:第一件事是迫害之初,當央視播出嫁禍法輪功的傅怡彬殺人案、學校老幹處組織討論時,一位老教授高聲說道:「殺人、殺親人,一看就是個瘋子!法輪功也是修善的,能殺人嗎?你們看,咱們T教授(指我)像那樣的人嗎?」就這樣,詆毀法輪功的事在老幹處就沒有了市場;第二件事是在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邪黨要求學校師生簽名詆毀大法,我奔走在各院系、機關,告訴那些管人的領導們:「自焚」是中共導演的一場戲,請他們不要強迫師生去簽字,過後許多人沒參與簽字,沒有對大法犯罪,為他們的被救度做了鋪墊;第三件事是我在向「六一零」發出聲明後,校黨委書記曾約我交談,我給他講了真相。所以在法輪功的問題上,他巧妙的敷衍著上級,我能順利回家,其中有他的一份努力。

這些不就是在講真相證實法嗎?在這所學校,一提法輪功,人們不就會立即聯想到我這個大法弟子嗎?就如師尊教誨的那樣:「你的存在就是在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3]我怎麼能銷聲匿跡、躲在家裏呢?師父講:「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1]自己現在的狀況不就是自己愛面子、怕丟人、好虛榮的人心暴露嗎?不正是修去執著、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嗎?大法弟子是人得救的唯一希望,想想師尊的教誨,想想「真善忍同在」的鞭策,告訴自己必須堂堂正正的走出家門救人!

剛出樓門,見到的都是遲疑的眼神和避之不及的身影,我督促自己繼續前行。突然有人從背後將我抱住,回身一看,原來是校黨委書記。他滿臉堆笑,與我熱情握手,宛如久別的朋友重逢。一會兒,周圍的人們都圍了上來。一位耳聾的老教授握著我的手大聲說道:「您要理直氣壯地走出來,誰不知您是好人?煉法輪功怎麼了?信仰自由!共產黨根本就不講理!」隨後,我又遇到外語學院的書記,她邊問候邊安慰,真誠的對我說:「不管發生甚麼情況,您永遠都是我心目中最敬愛的老師!」這些突如其來的熱情,使我頓時明白:這一切都是師尊為了弟子的周密安排、良苦用心,我潸然淚下!很快,在校園的修煉環境就恢復正常。我親身見證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4]。

家人和親戚為我承受了許多,他們的害怕、擔心、失落和埋怨我都能理解。我和他們談心、講真相,漸漸的他們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也認識了中共的邪惡,態度從對我勸阻變成了對我修煉的支持,不僅都做了「三退」,擺好了自己的位置,而且還幫著洪法和救人。兒子的上級單位在考核時要他對法輪功表態,他就用我修煉的事實告訴對方:「我以父親修煉法輪功為榮」;女兒的單位動員她入邪黨,她就以我給邪黨賣命幾十年,只因為修「真善忍」就被邪黨迫害的實例,表明:「這樣的黨我不入!」弟弟聽說他的一位老同學當了某地的「六一零」頭目,就告訴對方:「趕緊離開這個傷天害理的死亡崗位!」

救度更多有緣人

在被綁架期間,我曾給多個警察講過真相。一天,一個警察從號子裏把我叫到一個僻靜的地方,從懷裏掏出一本《轉法輪》問我:「我怎麼看不懂呢?」我說:「大法是度化好人的,你迫害大法弟子,造業太多,法就不會顯現給你!」他驚恐的問:「我該怎麼辦?」我告訴他一定要改惡從善,做好人,接著就給他講了法輪大法真相。

多年來,許多警察到過我家,我都視他們為有緣人,給他們講真相。五年前,當地派出所一位新任所長帶了五、六個警察來我家,說是「拜訪」、「認個門」。寒暄之後,他問我有甚麼想法?我就從自己修煉受益開始講到這場迫害的非法;媒體宣傳的造假及「自焚」偽案的目地是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學員,挑動群眾鬥群眾;講到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虐殺以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被起訴等等真相。他們都靜靜的聽著,誰也沒有插話。最後,所長說:「好的,你給我們上了一課!」他們就是被安排來聽真相的!

我給許多同學、同事、學生和路人講真相、勸「三退」,雖然也遇到過不聽、不信的,也有下逐客令的,但更多的是慶幸、感謝。近兩年來,有兩屆三十年前畢業的學生相繼在外地舉行校友聯誼會,邀我參加。這是要我給他們講真相的,就乘車千里前往。兩次我都在三、四十人的座談會上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講大法的美好和迫害的邪惡。會後我到各個房間給他們做「三退」(退出中共邪黨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及少先隊),大家都很感激。

二零一四年,一位定居海外的中年教師回國探親,專程到學校看望我。當我給他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後,他感慨的說:「原來我這次回國的真正目地就是為了聽您講真相!」

二零一五年五月,我以實名向最高檢察院和法院控告江澤民違法、違憲迫害法輪功修煉人,要求立案審查。不久受到騷擾。接著,得知了本地一些參與「訴江」的同修遭到威逼、恐嚇、侮辱或綁架的消息。我想應該揭露迫害、制止犯罪,萌生了給本地政府官員寫公開信的念頭。我把想法告訴一位同修,他很支持,同時提醒我:必須按大法的要求,用修煉人的慈悲、純淨心態,不是爭鬥、不是發洩,用法律、用事實揭露邪惡、講真相、勸善、救人!

為了在公開信中揭露本地「六一零」、公檢法司所犯的罪行,我從明慧網查閱了十六年來本地同修遭受迫害的大量資料,進行統計歸類(被迫害致死,被綁架、抄家、判刑、勞教、洗腦、騷擾的人數及名單),同時查閱了「追查國際」對本地涉嫌「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犯罪的醫院及醫護人員名單及相關資料(作為公開信的附件)。二零一六年,我以實名向本地官員發出公開信。信中我用大法洪傳造福國家、造福世界、造福人類的事實說明大法的美好;用全國、本地同修和自己受迫害的事實及國家憲法、法律和國際法的有關條款,揭露了江澤民濫用職權,違憲、違法犯下的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等滔天罪行,來說明我向「兩高」控告江澤民的原因。在向他們講清真相的同時,希望他們立即制止對「訴江」學員的迫害,制止本地「六一零」、公檢法司繼續迫害大法弟子的違法犯罪,為自己選擇好的未來。

公開信發出不久,學校領導就受到了上級的施壓,連夜召開緊急會議,派人找我談話,勸我不要再繼續發信。我就借此機會給他們講真相。過後得知,公開信讓「六一零」人員十分惱恨。我深知在師父的保護下,他們意欲加害的圖謀不能得逞,因為師尊講過:「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5]

婆羅花開傳福音 告知世人感佛恩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我在向師尊敬獻的供果上發現了九朵優曇婆羅花!我們全家人十分驚喜!仙花的開放不只是為鼓勵我和家人、更要緊的是鼓勵我救度更多的眾生。

在第三天,我將開花的蘋果送到學校出版社,告訴主編(她明白真相且已聲明退黨):「優曇婆羅花開,是神在向世人傳遞轉輪聖王正在世上傳法救度的福音。」請她將蘋果展放在此,讓人瞻仰,告訴來往人員其中的意義,讓大家相信法輪大法好,也是她在積德行善,她欣然答應。開著小白花的蘋果保存了兩個多月,許多人目睹了這一奇觀。

二零零八年八月的一天,我的兒媳在她居住的樓層電梯間的牆面上發現了十四朵優曇婆羅花。我當即去拍下照片,到附近照相館沖洗、放大。當照相館老闆明白照片的意義後,告訴工作人員:「給我也加洗一套,我要敬在佛龕裏!」在相隔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我兩次看到這個神跡,是師尊要我把福音傳給更多的人。

於是,我在一樓電梯間門口貼了一張請大家瞻仰仙花的告示並附有照片;同時找到小區物業管理員,給他講了大法真相和優曇婆羅花開放的意義,請他保護好仙花並給前來瞻仰的人們提供方便。

我突然閃出「找媒體報導」的一念。是呀,如果能有媒體報導、讓更多的有緣人聽到仙花開放的福音該有多好!但是,隨之而來卻是一連串的擔心:找媒體得拿著身份證實名相告,不有危險嗎?這是敏感的話題媒體敢報導嗎?畏難使我猶豫!經過一番思考,我意識到這都是自己的人心、觀念所致。想到師尊「我做事最注重過程」[6]的教誨,告誡自己:悟到了就應去做,去掉怕心,不要執著結果,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第二天,我帶著照片,冒雨找了兩家報社和省電視台,希望他們前去採訪。

第三天一大早,省電視台的兩名記者拿著攝像機來到樓前詢問,剛巧我的兒媳到樓下倒垃圾,徑直把他們帶上樓。正好有兩位年輕教師正在仙花前瞻仰,記者就對她們開始採訪。恰好其中一位教師曾在網上看到過相關介紹,她就領記者到自己房間、從網上查閱了有關優曇婆羅花的資料。

當天中午,省電視台在《都市熱線》欄目以《優曇婆羅花現身電梯間》為題,播報了這一新聞。在兩分鐘的電視節目裏,介紹了採訪過程,播出了十四朵仙花的畫面,還播出了韓國清溪寺開有仙花的佛像的畫面。主持人隨著字幕念道:「據記載:優曇婆羅花是三千年一開的佛家聖花。優曇婆羅為古印度梵語,意思是靈瑞花。」

那年月,《都市熱線》是午飯時千家萬戶最熱衷的電視欄目。看到、聽到此消息的有緣人一定會查究「佛家聖花」、「靈瑞花」的含義,就會接受轉輪聖王傳法救世的福音!

看到《都市熱線》的報導,我非常激動!我明白:這一個個的「碰巧」與出乎意料的結果,都是師尊為了救人的精心安排!

張貼對聯證實法

多年來,過新年時我都從明慧網下載真相對聯貼在家門上。去年我回老家過新年。我老家的堡子在鎮政府所在地的大鎮子裏,有機關、學校、醫院、郵電局、銀行、商場,人來人往,我想應該在老家門口貼上真相對聯。反覆琢磨,自己擬了一副對聯底稿,就請妹丈(書法家)書寫。他低聲念道:

真理長春
善賦仁者慈悲懷
忍鑄賢人寬容心

他連聲說:「好!」然後問我:「真理長春的『長』要不要改成經常的『常』?」我答:「不改,因為大法是從長春開傳的!」他應了一聲,說道:「當然用長久的『長』也講得通!」

寫好後,弟弟一看,脫口而出:「真善忍好!」大家相視而笑。

大年初一大早,兩位連襟Y、Z不約而同來到我家拜年。看到門上的對聯,Z有點緊張的對我說:「您怎敢貼這?」沒等我開口,Y說:「貼這怎麼啦?您說哪兒不好,哪句話不對?」

內弟V從外地回來,我請大家喝酒。大家都說這酒真好,V卻感慨道:「好酒易得,好對聯難求!」然後,他對門口的對聯點讚一番,並說要把這副對聯轉發給他的朋友圈。下午,一位退休在家的小學教師S先生告訴我:「全堡子各家的對聯我都看了,都是些發財、接福的套話,唯獨您家的有新意!」

過年後,堡子裏一座寺廟過廟會,請來了一僧一道。聽家人說那位和尚站在我家門前看了對聯很久,走過身又扭回頭看看。過後,S先生告訴我:「那位道士說全村的對聯都是空話,只有您家的是實話!」我明白,這一切都是師父借他們之口在鼓勵我!

我讓家人把對聯維護好。因為每天路過家門的有幹部、教師、學生、村民、商販,有散步的、趕場的、過路的,男女老少上百人,大家都會對對聯瞄上幾眼,有緣人就能看明白「真善忍好」!認同大法,不就能得到大法救度嗎?!

對聯完好的在門上張貼了一年。今年過年時,我讓妹丈把對聯從新書寫。S先生看後問道:「內容怎麼沒改?」我答:「您看那些寺廟門上的對聯不都是刻上去的千年不改嗎?」他笑著說:「有道理!」

結語

以上彙報了自己在師尊保護下,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的一些情況。十多年來,「真善忍同在」的顯現場景一直在激勵著我。是師尊給我勇氣和智慧,讓我做了一點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給了自己修煉提高、建立威德的機會。實際上,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能用努力做好三件事,表達對師尊的感恩!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謝謝各位同修!

不妥之處,敬請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