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思一念中歸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當時在東北的某一個小鎮大院裏,同事說煉法輪功好,你也來煉吧。一聽「法輪功」心裏一震,我就答應來煉了。從此迷茫中哭泣的生命,成為了一個堂堂正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了,我有寶書了!這是初期得法時的激動心情。

大法開啟了我心中迷茫的鎖,讓我看到了生命的希望,懂得了修煉的意義。我開始笑了,我再也不想為生活帶來的苦難而哭泣了,不想為工作中的名利難過了,從好人做起做更好的人。總想著法只想著好好的修煉,每天都是樂呵呵的,那是生命深處釋懷的笑,別人都說見到你就心情好。每天多學法煉功向內找修心性,師父的層層法理展現在眼前,提高的很快。只要不工作一有時間,就和同修們一起出去洪法。那時一心想著這麼好的法,告訴他們讓他們都來得法。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們今天在學功的人,這些心更得放下。」[1]

那時就知道大法修煉好,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在家裏我是好妻子,孩子們的好母親,處處為別人著想,平時待人做事,我會做到真誠、善良。在單位工作很認真,看到別人不願意做的工作,我總是默默的把它做好,得到同事領導的認可。有一次,我們好幾個同事在一起,說到生氣的地方,平時能罵人的同事剛想張口罵人,一下子不罵人了。同事們覺的奇怪問她怎麼不罵人了?她指著我說這裏有好人,不能罵人了,她們都在會心的看著我笑,我也會意的看著她笑了。法輪大法修煉能使人的心靈得到淨化,使周圍的環境也會變的好。因為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都是好人,是人們認可的一群最善良的人。

修煉是嚴肅的

這麼好的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啟動全國輿論工具,開始抹黑、造謠,不讓煉法輪大法了。我和同修們上京上訪問個明白為甚麼這樣。可是公安警察開始不分任何理由大批的綁架、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真是沒有說理的地方了。怎麼辦?回來後,我和同修們一起向民眾講法輪大法真相,面對面的講,白天黑夜的發放資料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就這樣我們開始走在證實法、救人的路上。

在一次發放真相台曆時被綁架到看守所,惡警把我劫持到醫院打了不明藥物,回家後的一段時間出現了大流血,一點也不能動,哪怕翻身也流血不止,床上鋪個塑料布,再墊上厚厚的紙也擋不住。由於自己的怕心,在親情的帶動下,家人連說帶拽的去了醫院檢查,結果說是癌症住了院。

那時的痛苦真是身體與精神上都承受到了極限。師父講:「人的身體是不應該有病的,有病就屬於不正確狀態」[1]。師父還說:「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2]

學師父的這段法,讓我悟到;我們在過關中出現的一切,任何生命不配考驗和強加給大法弟子負面物質與思維。我們就是在師父的安排下,在大法中修煉,用法的標準衡量自己,不斷的修正自己,同化法,修的無私無我的正法正覺。

我悟到師父的這段法,心裏想著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這都是假相不上當,是舊勢力的干擾。師父不承認舊勢力,我也不承認,修煉是嚴肅的。

一思一念中歸正

靜下心來想一想,近一年來修煉學法煉功、發正念、救人都不精進,家中事情太多不能參加集體學法,掩蓋著怕心,滋養了自我保護的各種執著,茫然中走的是舊勢力安排的路。

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弟子,同修們知道後到醫院看我,幫著發正念,讓我到同修家住。同修們和我一起學法交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多學法向內找多救人,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有的同修鼓勵我,有的同修直接指出我在修煉中的不正確狀態,有的同修幫我找出了舊勢力破壞的不符合法的因素,解體了邪惡,並發表了嚴正聲明。那一天,我就在師父的能量場中,暖暖的睡的很安穩。慈悲的師父又替弟子承受了這一切,寫到這裏含淚叩拜師尊的苦度之恩!也謝謝同修們無私的幫助!

回家後,我就多學法、煉功,把師父的所有各地講法都學了一遍。隨著學法多,大法的法理再次層層展現給了弟子,使弟子能做好三件事,並於救人路上與同修們共同精進了。這時我沒有忘記身邊還在魔難中的同修,和同修們一起去過病業關的同修家中,一起交流,希望我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多救眾生,多學法,多發正念,無條件的向內找,去執著,修好自己,在法上提高形成整體。有的同修在交流中善意的指出同修修煉的不正確狀態,有的同修鼓勵同修在魔難中,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以法為師無條件的向內找,有的同修交流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正確認識個人修煉與正法的關係,希望共同精進手牽著手一起跟師父回家。有兩位夫妻同修表示一定能行,要兌現史前誓約多救人。在交流中,我悟到師父講的:「在再難的情況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眾生,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3]師父都不放棄一個大法弟子,我們大法弟子更不能忘了身邊魔難中的同修,因為我們大法弟子是整體。

記得一次,我們本地一位同修被綁架到看守所,同修們也是形成整體營救同修。那時我剛從魔難中走過來,走路時間長了都要坐著歇會的。可是想到同修在看守所受難,我這一點累算甚麼,堅持每天都到看守所近距離發正念,一發正念就好幾個小時,立掌的手都不拿下來。同修們都說,在這次近距離發正念中我的修煉狀態好多了。

一天,有同修說,鄰縣有幾處掛著誹謗大法的展板,而且周圍攝像頭比較多,有的直接攝此處。當地的環境邪惡,本地同修不敢去清理。我們小組同修決定去這個地方清理這些毒害眾生的展板。因為我們人生地不熟,也考慮到安全因素,兩名同修先去那裏準備了解一下環境。同修到那裏一看展板是掛在一條大街路旁的牆上,有兩三米長寬,是用四個框釘在牆上的,掛的很高,很難處理。回來和小組同修商量,認為用紅油漆直接塗抹最好。

第二天傍晚的時候,我們小組的四名同修,帶上一百多條寫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樹掛和紅色油漆來到鄰縣。我們先在大街小巷的樹上掛樹掛,順便再觀察別處還有沒有邪惡展板。不久,同修發現另一高處也掛有同前處一模一樣的邪惡展板,同修找來一根長木桿,蘸上紅油漆很快的把兩處邪惡展板給處理乾淨了。我們一邊掛樹掛一邊清理展板,很快的一百多個樹掛就掛完了。晚風吹來金色的真相條幅閃閃發光鎮邪惡,這一方眾生有救了,我們也高高興興的坐著出租車順利回家了。到家已經是半夜十一點多了,雖然回家很晚也不覺的累。

我們現在出去做救人項目時,都很默契,哪怕一個眼神一個微笑都會意,形成了一個整體。我和同修們救人的足跡,留在大街小巷城鄉市郊,不管嚴寒酷暑颳風下雨,我們救人的腳步從未停過。

叩拜師父的一路保護弟子!謝謝同修們的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