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重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一九九六年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經歷了坎坎坷坷的修煉過程,感恩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

一、初到煉功場

一九九六年,我辦公室裏一位年長的同事先得法了,閒暇之時,他就講《轉法輪》中的一些內容,我很感興趣,就向他借了《轉法輪》連續讀完,從此就放不下這本書了,這不就是我要找的嗎?我所要知道的一切答案不都在這裏嗎?我太興奮了,冥冥中我覺的這是上天的安排,我決定要修煉法輪功。因我家離我單位較遠,同事就給了我一張我家附近煉功點的時間表。

記得是五月份的一個休息天,我按照地址找到了那個煉功點。當時公園裏煉各種氣功的都有,我問一位中年女士:「這裏有煉法輪功的嗎?」「有」,說著她順手一指,「在那邊。」

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來到了煉功場。當時人們已經煉完功,有人在交流。我走進這個場,一股強大的能量把我包圍,我頓時覺的舒服極了,情不自禁的放聲大哭,我知道這不是我主觀的行為,我也無法控制。

這時一個輔導員走過來,面帶著祥和的微笑對我說:「你得法了,另外空間的元神看到你得法了,激動的在哭。」當時我根本聽不懂,更不知道甚麼叫元神。我只覺的我這種表現竟沒有人嘲笑我,這是一個多麼好的環境和一群多麼好的人。

從此以後,我每天早晨都到公園裏煉功,寒來暑往,風雨無阻,直到一九九九年邪惡開始迫害為止。一直到現在,每當我路過這個曾經的煉功點時,我都會駐足深情的凝望許久,這裏就是我當年得法煉功的地方,在這裏我找到了回家的路。

二、無所求而自得

修煉以前,我一身疾病,胃潰瘍、心臟病、失眠、肝區疼痛等,中西藥吃了無數不見效果。特別是肝區疼痛時時刻刻折磨著我,睡覺被子不敢貼身,白天用右手抵著肝區,化驗肝功一切正常,中醫叫「肝瘀氣滯」。

自從我修煉以後,每天學法煉功,心情變的越來越好,吃飯香,睡覺實,走路覺的特別輕,腳總是有要離地的感覺。我走入大法修煉時,並沒有抱著任何有求的目地,只是覺的大法好,煉功舒服。

師父說:「佛家是講緣份的,大家都是緣份化來的,得到了這可能就應該你得,所以你要珍惜,不要抱著任何有求之心。」[1]

我正是懷著這顆單純的心走入大法修煉的。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心,所以給了我最好的。折磨我多年的肝區疼痛好了,其它疾病也都不翼而飛了。我逢人便講,修煉法輪大法使我無病一身輕。

三、學法修心

自從得法修煉那天起,我心裏就有一把標尺時刻在衡量著自己,我是修大法的,我要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師父讓我們做好人,我要聽師父的話,做事先考慮別人。

有一次,我騎自行車馱著我女兒,被一個騎飛車的青年迎面撞倒,當時我女兒被甩出去好幾米遠,我躺在地上不能動彈,很多人在圍觀,那個年輕人很害怕,使勁拉我起來說去醫院,我說:「你不要拉我,我的腿動不了。」當時我就想,沒事,沒事。我跟那個年輕人說:「我不去醫院,我們沒事,你走吧,我不會訛你的。」他執意要留下電話說有事找他,然後離開。我們在地上坐了一會腿稍微好點了,就推著自行車走回家去了。要是常人,說不定得在醫院住多久呢。

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如果我當時念不正,那就不是這樣的結果了。

四、迷失方向

一九九九年六月,我離開了原工作單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煉功點也被迫解散了,學法小組也沒有了,我和誰都聯繫不上了。由於我學法不深,認為不讓煉就不煉了,對迫害了解不多,更不知道迫害是如此殘酷,到我從新走回來修煉時,我才知道當時迫害是那麼嚴重,為大法弟子當年反迫害的可歌可泣的經歷痛哭流涕。

那時,我自己在家,大法的書也看,似修非修的,工作、家庭等常人的一些瑣事纏繞著我,慢慢的,我的身體又出現了問題,舊病復發,對我致命的打擊是我母親的去世,讓我痛不欲生,我患上了抑鬱症。我把自己封閉起來,不想見任何人,一天就是吃飯、吃藥、痛哭、昏昏欲睡,後來加大劑量服安眠藥也沒有效果。

這種抑鬱的痛苦折磨著我的身體,煎熬著我的心血,消磨著我的意志,我一度想到自殺。我說太痛苦了,活著就是遭罪,死了就解脫了。我女兒很害怕,就說:「我鄙視你。」那意思就是你要自殺我瞧不起你。

五、重獲新生

雖然這些年沒有好好修煉,但是我心裏一直裝著大法,從來沒有對大法有半點不好的想法。有一天我突然悟到,甚麼藥都治不了我的病,只有大法能救我。我立即去車庫裏找我的大法書(因為身體不好,搬家後東西都放在車庫裏不想收拾),在雜亂的物品中一下子就找到了我的那本《轉法輪》,當時我激動得連聲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我放下車庫門,在沒有音樂的情況下,煉了一遍第一套功法,然後,我又順利的找回了我所有的大法書。從此我又走回了大法修煉的路。我清楚的記得,這一天是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

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以後,我不斷的學法,不斷的明白法理。當我讀到:「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兒女,說如何好,他死了;他母親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絕,簡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這不是魔你來了嗎?用這種形式叫你過不好日子。」[1]

我豁然開朗,這不正是在說我嗎?這麼多年來對母親的親情的執著,如同包袱一樣背在我身上,使我身心俱疲。現在大法打開了我的心結,我一下子放下了,倍感輕鬆。

隨著我學法煉功,奇蹟又在我身上出現了,我能睡著覺了,讓我痛苦不堪的抑鬱症好了,一個曾是無藥可救的我,一個曾在死亡邊緣上掙扎的我,如今脫胎換骨,重獲新生。我現在看起來比十年前還要年輕,感謝大法的神奇,感謝師父的慈悲!

六、珍惜機緣

這些年停滯不前,使我修煉落後了,我深知時間的緊迫,救人的緊迫,我買了電腦,每天上明慧網,為了去外地講真相,我又買了筆記本電腦,我先後去了安徽、河南、四川、新疆,凡是有我親戚、同學的地方我都去了,給他們做了三退。在火車上我用電腦下載真相給他們看,給列車員真名做了三退。為了給資料點的同修減輕負擔,我決定自建資料點,我又買了打印機,刻錄機。

這些年我一直在一線講真相,有時資料發完了,有百姓還想要,我就定好時間、地點給送過去,並提醒說:不見不散。雖然是出自於平民百姓的一句最質樸的語言,這代表了世人都逐漸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它表達的是廣大民眾的心聲,傳達的是一種強烈的民意。

七、遭邪惡綁架 正念闖出魔窟

二零一五年,我遭到了邪惡的綁架,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從警察進我家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停的講真相,從天津事件講起,講「四二五」,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講全球起訴江澤民等等。他們搶劫了我所有的大法書籍和資料以及所有設備,還搶劫了我好多物品,至今尚未歸還,還非法拘禁我女兒四十多個小時,給她造成很大的心理傷害,警察至今還在不斷的騷擾我和我的家人。

在派出所,他們打我,恐嚇我,審訊我,不給飯吃,凍我,讓我坐鐵椅子,我不坐,我說那是罪犯坐的,我是按真、善、忍修煉的好人,他們問我為甚麼煉法輪功,我說,不煉法輪功我活不到今天。當時就是講真相。

剛進看守所,一女警大聲呵斥我:「抱頭!」我說:「我不會襲警的。」她說:「這是規矩。」我說:「我不抱,我沒犯罪,我不遵守這個規矩,我是煉法輪功的。」她一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的,馬上語氣緩和下來說:「煉法輪功的不用抱了。」因為有好多被關押的大法弟子不斷的講真相,使一些警察明白了真相。

在監舍裏,我們幾個同修給那裏所有的人講真相,大部份都三退了,還有的表示出去以後也要煉法輪功。我說:現在就煉吧,我教你。她們表示現在不敢。

我當時非常著急,我怎麼能呆在這裏呢?我一定要儘快出去,我要學法,要救人,我必須出去,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們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師父看到了我的這顆心,再加上外面同修的營救和我女兒不斷去要人,一個月後我正念走出看守所。謝謝師父!謝謝同修!謝謝家人!

結語

大法洪傳二十六年來,已經傳遍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不論膚色,不分族裔,上億人沐浴著大法的恩澤。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九年來,大法弟子以平和的心態進行著抗爭,以堅忍不屈的精神講述真相,捍衛著人間的正義,這不是簡單的信仰問題,這是對真、善、忍普世價值的肯定,是對善惡標準的肯定。十九年來,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不屈的表現,真可謂驚天地、泣鬼神。二零一八年也是個不平凡的一年,有三億二千多萬勇士做了三退,中共迫害法輪功難以為繼,天滅中共指日可待,讓我們共同迎接一個沒有中共的美好的明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