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對我們一家人的看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我老伴在九八年春季得法,得法前一身的病,修煉後不久就全都好了。我親眼見證,心想這是一部甚麼功法,這麼神奇,於是我也在當年秋季走入大法修煉中。當時的感覺就是世界都變了,怎麼還有這麼好的功法呀?以後我們每天都出去洪法。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

(一)師尊的呵護

記得得法後不久,有一天傍晚,我騎著三輪車去做買賣,車上拉了滿滿的一車貨,有兩百多斤,我正常騎著,突然車子就失靈了,可能因為拉的貨多,直奔道邊的大溝子衝了下去。當時我就懵了,大腦一片空白,等我明白過來時就看見我的車子仰面朝天,連車帶貨全都翻到兩丈深的溝子裏,而我本人卻完好無損的站在路邊,但是我都不知道怎麼下的車,猛然明白是師父在保護著我呀!趕緊謝謝師父。

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大法和大法修煉人,從此大法蒙受不白之冤,老伴和兒媳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非法勞教,回家後不久老伴因在外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惡警綁架並抄家,就這樣在老伴被綁架期間他們還是不罷休,又第二次來家裏抄家,並把我也帶到了看守所,審問我:你們這幫人學法輪功究竟有甚麼好處,究竟好在哪裏呢?我就開始和他們講述老伴得法後身體變化和我得法後的一些神奇事例,他們都認真的聽著。他們接著問:你們經常說佛法佛法那你說說甚麼是佛法?我說:真善忍就是最高的佛法。他們沒話可說,最後和我說,那你這樣也要被勞教一年。看守所裏面的人告訴我勞教所比監獄要難過呀,像你這麼大歲數也可能就回不來了。

我當時心很堅定,甚麼也不想。第二天他們給我送來了被勞教的通知單,我抓到手裏就給撕掉,並告訴他們:我沒有犯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接著就大聲的背誦:「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我反覆的背誦,他們一看沒轍就甚麼都沒說走掉了。回到監室裏監室的人還告訴我,您正月初幾就得走(指去勞教所),就在三十的那天下午,獄警點到我的名字:某某某出來,收拾東西回家。就這樣在師尊的保護下我在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順利的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時,老伴在大集上講真相再次被構陷並綁架,又送進了勞教所被迫害,在到勞教所一個月左右時,一天晚上突然給我打來電話,說讓我們去一趟。我和兒子連夜趕到勞教所,一看老伴躺在床上,說是血壓高,勞教所怕承擔責任要求保外就醫,但得當地的警察簽字並接回。我們藉機給勞教所的人員講真相,他們基本明白真相,但當地的警察就是不簽字,就這樣和勞教所的人僵持了起來,我們就再發正念,最後勞教所的人員說我們當地的警察「真邪惡」。我們一看時機來了,就要求接回家,勞教所最後沒辦法就把門都給關上了,誰也不讓出去了。當地的警察一看沒有辦法就給簽了字,把我們拉到了醫院。醫院大夫一量血壓嚇了一跳就和警察們說,這人現在很危險,誰都不能碰她,一碰可能就會出現生命危險。十來個警察在門外,我和兒子在屋裏,兒子同修趴在老伴的耳邊喊她,並告訴她發正念,求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她點點頭。就這樣僵持了一段時間,警察們都走了,老伴睜開眼睛就從床上坐了起來,甚麼事都沒有。第二天早上我們順利回到家中。

二零一零年時兒媳的身體出現病業假相,當時眼看身體消瘦,兒子陪她到北京協和醫院檢查說是肺結核,回到家兒子鼓勵她說:我問你,你還相信大法嗎?還是大法弟子嗎?兒媳堅定的回答:我是大法弟子,我的生命就歸師父管,生死由師父說了算。於是她每天學法、修心性,並沒有把這個「病」放在心上,該幹甚麼就幹甚麼,一切假相就消失遁形了,好像甚麼都沒發生。

(二)出去講真相

從看守所回來後,我就在一家公司裏當警衛,到後來就感覺自己的腿不好使,看前面有個小石子都感覺邁不過去,常人都說這都是正常的,因為人老先老腿,我說我是修煉人,不存在這些,於是我就認真學法,並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尤其是講真相、救度眾生上,於是我就出去講真相。

一天我去當地的集市上去講真相當時有一群人在那,我上去和他們講真相,他們提出各種問題我都一一給解答,他們有的問:現在××黨這麼管你們,你們為甚麼還要煉?我說:我們修大法就是做一個好人,我們師父要求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到矛盾先找自己,和別人發生矛盾時,應該主動去和別人道歉,化解矛盾,從而修去不好的心,對物質和精神都能提高上去,不執著任何的事和物。他們又問:你們這麼好為甚麼還要去圍攻中南海,還去天安門自焚?我說:這全是栽贓和陷害,是無中生有,這是他們打壓人歷來慣用的手段,如果不扣帽子怎麼來打壓呢,去中南海我們只去了萬分之一,並沒有任何的命令,全是自願的,告訴他們大法是正確的,想要一個正常的修煉環境,我們完全都是善意的,並沒有語言和肢體上的過激行為,並且在離開時地上連一個煙頭和紙屑都沒有,當時的警察都在豎大拇指,只是這樣。但是江澤民出於妒嫉我們大法師父,認為人數太多,怕威脅到他的權力,才製造出來的天安門假自焚案,直到現在我們還在冒著被抓被打的危險救度著你們。他們聽後都微微點頭,我說:正好我這裏有幾張光盤,你們回家好好看看。他們高興的接過,並說一定好好看看。當時我真的為他們能了解真相而感到高興。

在我公司旁邊有一個小橋,一天早上到橋上去蹓跶,突然內心想到這麼好的功法被蒙受這麼大的冤屈,心裏突然有一種想去吶喊的想法,於是我就對著橋對面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我就被我的聲音給震撼住了,是一種響徹雲霄的聲音,好像對面是一座山谷迴盪過來,但我們那就是一個大平原,就這樣我每天都堅持到那喊,整整一個冬天。有一次我正在喊著,從橋下走上來一個人對我說,你每天都在喊甚麼呢。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我以前講真相認識的人,我告訴他我在喊:法輪大法好,你聽到了你就是有緣人,沒緣份的人他還聽不到呢。他說你這人膽子真大,大白天的就敢喊。我說:這怕甚麼,誰喊誰受益,你也來喊。他笑笑。以後我每次在大集碰見他,他就主動地喊:法輪大法好!我也替他感到欣慰,又一個眾生明白了真相。

神奇的是,在我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的腿不知不覺中好了,現在健步如飛,像個年輕的小伙子。

兒子在家裏辦了個養殖場,因為活比較多,有時候法學的少,但是他處處把握好,正念也很強,每年發台曆,他都挨家給送,村裏人大多數都接受。

就這樣,我們一家人都是在師父和大法的指導下,走到了今天,其中有艱辛,也有快樂,但是我們從沒有對大法動搖過。師尊把我們這些落入泥塘中的弟子拽起洗淨,並教我們怎樣做人,我們無以報答師尊的大恩大德,唯有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