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書得法顯神跡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一九九六年六月的一天,我們姊妹都去母親家吃飯,妹妹正在那兒看書。她對我說:「姐,你也看看吧,這書太好了,可神奇了,我單位的同事一煉這功,多年的老胃病很快就好了。」我和妹妹都有多種疾病,最嚴重的都是胃病,經常胃痛,我倆都很瘦弱,常年吃藥,也不見好轉,苦不堪言。因此一聽說老胃病都好了,我就說:「是嗎?還能好病?那借我看看。」

得法的喜悅

回到家後,我抱著治病的心,有空就看《轉法輪》。在看書的過程中,有一種興奮的感覺,越看越覺的這本書太好了,心裏在想:寫這書的人太了不起了,怎麼甚麼都知道啊?很多我平時不得其解的問題都在這本書中找到了答案。更神奇的是:當我看到第六講時,突然感覺到小腹部位像有東西動一樣,這邊轉幾下,那邊轉幾下,不一會兒我兩眼外側又看見像電扇一樣的東西在旋轉,大約轉了十幾分鐘,當時我很激動,想起書上寫著:「我在講法輪大法的時候,我們要陸陸續續給大家下法輪的,有的人有感覺,有的人沒感覺。」[1]哎呀!我感覺到了,那是法輪在旋轉哪,非常明顯的,真是太玄妙了,太神奇了。心想:「這可是我親身體驗的呀!」

再往下讀的時候,書裏一句話印在我的腦海裏:「所以我告訴大家,不要因為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這可是極其珍貴的,不能用價值來衡量的。」[1]當時我就跟自己說:「我都得到了,可不能失去了。」那時我還不懂得修煉的概念,只知道這個法真好,我要學,就走入了大法修煉。

得到了這無比珍貴的法輪大法,我按照書上講的要求自己,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在不知不覺中身體所有的病狀全部消失了,我都不知道是哪天開始只吃飯不吃藥了,從此以後再沒吃過一粒藥,身體非常舒服,幹甚麼都不覺的累,心裏總是高興的。

師父給我淨化身體

得法後,通過學法煉功,不斷的明白法理,也不斷的修正自己,師父也在給我調整身體。

記得有一次,正好晚上九點半,身體突然疼痛難忍不能動彈,翻身都很痛苦,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消業、給我淨化身體哪。因為書裏講:「修煉中要消業,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要不你的執著心怎麼去呢?」[1]「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1]結果疼了一宿也沒睡覺,快到早晨晨煉的時間了,心想:要是提前五分鐘不疼了、能動了,我就出去煉功,還來得及,否則就在家堅持煉吧。神奇的是:正好差五分鐘的時候一切疼痛全部消失了,就像根本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太不可思議了。我立即跑到公園,正好晨煉開始。

還一次是週五,冬天剛下過大雪,我下班回家後,感到身體不適,表現為發燒38.9度,頭昏沉沉的,就想睡覺。到第二天感覺更嚴重了,鼻子乾疼,嗓子像著火似的,不能見風,我手裏得拿著一瓶水,不時的喝一點緩解一下才能呼吸。這天正好婆婆發燒37.2度,下午要去醫院輸液,叫我去陪護她。我二話沒說就去陪她了,硬撐著也沒讓她看出來我身體不適,省得她擔心。晚上回來勉強吃點飯,就想:師父給我消業哪,不能當病養著,我得出去發些真相資料,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我不去想身體難受的事,發完真相資料回來就睡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好了,一切恢復正常。也沒耽誤上班。

這類事情真的很多,就不一一列舉了。

孩子也跟著受益

我女兒從出生後就扁桃體肥大,剛過六個月就經常扁桃體發炎腫大,吃藥都難以下咽,每次都是高燒39度以上,差不多輸兩個星期的液,能好一個星期,然後再接著輸。這樣持續了有三、四年。後來周期拉長了一些,可還是經常打針、輸液的。

我修煉大法後,女兒也完全改變。記得有一次,她發燒39度多,喘氣很費勁,胸憋得慌,我用了幾種辦法給她退燒,可體溫怎麼也下不去。心想:「可能是要出甚麼疹子吧,排體內毒素?」結果孩子真的慢慢出現了紅疹,還有「草莓舌」。我有點擔心了,就帶著孩子去醫院檢查,大夫一看說是心肌炎的症狀,需化驗血。孩子一聽怕疼,自己跑回家了。因她從小打的針太多了,產生了恐懼。我追回去勸她,給她解釋這個病的嚴重性,必須得輸液,還得養一段時間才能好。她堂姐也是這個病症,在家養了兩個多月沒上學。

可是怎麼說女兒也不聽,就是不想打針。我想那就只好順其自然吧。我對她說:你要不打針就只有讀法了,不然耽誤了就危險了。她答應每天讀《轉法輪》。這樣不到十天的時間,她就完全好了,上學去了。而且再沒復發過。

孩子只是學了法,既沒打針,也沒吃藥,這麼快就好了!一般人即使花錢輸液打針、遭罪,也不可能好這麼快。

夏日的一天下午,我正在上班,辦公室的同事急急忙忙的跑過來對我大聲說:「你快去看看吧!學校打來電話說你女兒的眼睛突然看不見了,正在老師辦公室桌上趴著哪。」當時我一聽心就慌了,不知該幹啥了,趕緊就往學校跑,心想怎麼可能呢?跑著跑著腦子裏想起了師父的兩句法:「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1]「想左右別人的命運,人各有命啊!」[1]當時我心一下子穩下來了,腳步也慢下來了,邊走邊想:沒事,人各有命,有師父管著,「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我快步走到學校。老師、校長、同學都在那兒圍著,看到我來了,都很著急,叫我趕緊送醫院,我平靜的一再說:「知道了,謝謝大家。」就把孩子接回家了。剛到家,孩子的爸爸、奶奶、大娘也都趕到了,催促我趕緊帶她去醫院,我說:「別著急,不要驚慌,先了解一下原因。我看孩子的表情比剛才在學校時好多了,咱們再觀察觀察,現在醫院都下班了,明天上午再去也不遲。」她爸爸也同意了我的意見,這樣其他人也就不說啥了,都回去了。

吃了晚飯,孩子也沒有不適的感覺就睡了。第二天早晨起床一切恢復正常了,她就上學去了。以後再沒出現過這種現象。我也在去掉情的執著中過了一關。

修煉後的變化

修煉前,我脾氣不好,怨恨丈夫懶惰,不幹家務,經常抽煙、喝酒、罵髒話,我總想讓他改掉這些壞毛病,懂點事。所以他不改我就跟他吵架、摔東西、生悶氣。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和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懂得了當人的目地和意義。我慢慢轉變自己,不再看他的毛病,儘量看他的優點,看看自己哪做的不好,找自己的問題,不斷的修正自己。這樣慢慢的,丈夫也改變了不少,抽煙喝酒少了很多,時常也能做點飯了,也基本不說髒話了。這樣大人不吵架了,孩子也就快樂了,家庭也和睦了。大法給我家帶來了寧靜、祥和。

迫害給我的家庭帶來巨大災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大法,電視、報紙鋪天蓋地的造謠、誣陷,再加上來自單位、家庭各方面的壓力,那種恐怖陣勢,當時真把我嚇蒙了,搞不清楚這是為甚麼,怎麼會這樣啊?

我認真思考:書上都寫了甚麼?寫了做人的道理和做人的目地啊。師父都教了我們甚麼?師父的言傳身教,讓我們每個大法學員都發自內心的敬重,師父不僅給了我們健康的身體,解開了我心中的迷茫,還引領我們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使我們知道了自己的歸宿。我和周圍的同修都做了甚麼?我們按著「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改掉了以前各種不好行為和不好的思想,使我們身心健康,受益無窮。通過仔細的思考,我堅定一念:法輪功沒有錯,我絕不放棄。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信念,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頂住了各種壓力,闖過一關又一關走了過來。

由於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向世人傳播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我被綁架到勞教所,不到四個月,原本身體健康的我就被迫害的皮包骨,嚴重貧血,走路困難,不斷的咳嗽,手臂顫抖,後診斷為肺結核。住院後,大夫和院長看了片子都說:這個人肯定活不了了。我癱在病床上五個月,花去各種費用近十萬元,打針輸液都不起作用,我勸說家人不治了,要回家。

回家後,婆婆看我不能自理,歎惜道:「你可怎麼辦呀?」我開始學法煉功,七天就能夠站立了,十三天就可以走動了,兩個多月就能下樓散步了。最後在師父的保護下我恢復了健康。過了一個月,婆婆又來看我,我給她開門,她驚訝的說:「你好了?會走了?怎麼好的?」接著她就坐在小凳上哭了。我說:「煉法輪功好的唄。」她嚇得趕快說:「你可不要跟別人講。」這恐怖的迫害,把老百姓嚇成這樣,好了都不敢說。足見這黨有多邪惡。

在非法勞教期間,一次警察提審我們四人,連推帶搡的把我弄到一個擺著各種刑具的房間,兇惡的說:我打你怕弄髒我的手。接著就戴上塑料手套。當時我心裏正在背誦師父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心想:你呆在那兒別過來。結果她真的就沒過來,靠在桌子邊叨咕一陣,最後問我:「你還煉不煉?這些刑具給你用上一樣,就你這樣的就玩完了。」我沒見過這陣勢,當時被嚇住了,就小聲說:「煉。」她吼著說:「這麼小聲誰能聽見呀?」我心想,既然都到這來了,就得堂堂正正。我就大喊一聲:「煉!」結果她立即和氣的說:「我就知道你不會放棄的,你們煉功扣我們獎金你知道嗎?那攝像頭上面都盯著哪,你別給我們找麻煩。」我說:「我們做好人都是為別人好,不會給誰找麻煩。」她說:你表現不錯,回去吧。她連我兜裏的經文都沒搜,就讓我回來了。回來後,得知其她三人的經文都被搜走了,而且還挨了打。我在師父的加持下,闖過了這一關。

修煉大法中點點滴滴的神奇事很多,不一一列舉了。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