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大法超常 放下自我多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下面我就把自己在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得法後的幸福

六十年代末我出生在農村的一個普通家庭,父母都很樸實、勤勞、善良,靠種地維持生活。我姐弟五個,生活得很艱難。小的時候我就經常考慮人生的問題:晚上仰望天空數不清的繁星,我就想:上面肯定也有人,有時覺得他們像在看我,我就羞澀的低下頭。我時常想:我來到這世上到底是為甚麼?現在生活的苦,長大了嫁人,然後生兒育女,將來得個病死了,就這樣生活一生,那有甚麼意思呢?我到底從哪裏來的?死後又到哪裏去呢?沒有人能回答我。

由於不明白人為甚麼活著,我的心總覺得懸空著沒有著落,又似乎在等待著甚麼,整天悶悶不樂。我就想好好上學吧,也許通過學習能找到答案。高中畢業,後來又上了夜大,讀了十幾年的書,也沒找到答案。

直到九四年的一天,在我二姐家,看到以前因得了乙肝而面黃肌瘦嘴唇發青的二姐夫,嘴唇紅潤臉色放光,我就驚奇的問他幾天不見,怎麼變化這麼大時,他興奮的告訴我,這回終於找到了個好功法,一煉功身體就好了!以前他可是練過多種氣功,研究過周易八卦,還研究過醫學,為別人也為自己開過藥方,對他得的乙肝都無濟於事,三十多歲就療養,他苦不堪言。一煉功竟然好了!

這功也太神奇了吧!我就問他煉的甚麼功?他說法輪功。我說有沒有書我也想看看,他就借給我一本《法輪功》。回家我一氣看完,真是覺得豁然開朗!小時候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全都解開了!懸空的心一下子有了著落,覺得這就是小時候我就在等待的。

從此我走上了修煉大法返本歸真的神聖之路。更有幸的是九四年我參加了師父在廣州的最後一次傳授班,從此我就覺得自己已經不是凡人了,內心充滿了無比的快樂!我想那是一個生命得了法後了悟人生真諦的真實流露,內心深處在法中的昇華,充滿了對偉大師父的無限感恩!

見證師父的神奇法力

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修心,我的身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來一用腦就頭疼,不知不覺就好了。大法真是使我開智開慧,原來愁學東西的我現在學甚麼也不愁了,並且一學就會。思維也開闊敏捷了。

原來浮躁的我,修煉後內心越來越清淨了,內心境界在不斷昇華,心的容量在不斷擴大。和別人發生矛盾,因為內心有法,很自然的就化解了矛盾。師父告訴我們:「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遵循師尊的教誨,我要求自己做事一定要先考慮別人,善待他人。

我得法後的第二年,也就是九五年,我的先生也得了法,我們把公婆從農村老家接到了我們城裏的家,我們孝敬老人。很快我的婆婆也得了法,修煉不久,我婆婆的老年風濕不翼而飛,由原來靠別人背著上樓,自己竟能提著個大錄音機到煉功點煉功。

我們家還成立了集體學法小組,同修晚上吃完飯就到我們家來學法,有時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老同修加上新學員幾十人,客廳都裝不下,連臥室的地上、床上也坐滿了人。有的新學員在師父給清理身體很難受時,就住在我們家裏,等業力消下去身體舒服了後再回家。公公看到老伴的神奇變化,看到這麼多人煉功,也跟著煉了。我們全家其樂融融,沉浸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

我們利用業餘時間,近的就騎自行車、遠的就騎摩托車到城市周邊、縣城、農村洪法。在我們家住的兩個店員也得了法。我們兩家的親朋大多數得了法,也有很多顧客從我們開的店裏得了法。每個大法弟子身心得到了淨化,各自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我們親眼見證了大法師父的神奇法力。記得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晚上,我們地區的上空布滿了無數旋轉的法輪,大大小小、五顏六色,內收外放,由小到大,由大到小,由遠到近,我的婆婆用天目看到是各色各樣非常美妙的法輪,我用肉眼看到的是不同大小,數不清的光圈,有時獨自在旋轉,有時交叉旋轉,有時小圈大圈一縮一張,無比的壯觀殊聖。此聖境在空中展現好久好久,現在回想起來彷彿就在眼前。我想那神奇的景象是師父用無數的法輪為我們地區清場,引領有緣人先後入道得法啊!那一年我們地區得法的新學員特別多。

放下自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正當我們沐浴在大法恩澤中,正當一個個沉睡的生命被大法師父不斷喚醒時,舊勢力急眼了,利用了人中的小丑江魔頭與共產邪黨,於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了慘無人道的迫害,我們家也沒能倖免,我和先生同時被綁架,後來先生被非法判刑兩次,在獄中非法關押十年多的時間,我也被多次非法關押,被非法勞教兩次。在人心的驅使下我也摔過跟頭,慶幸的是最終我們沒有倒下,依然走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行列。我深知是偉大的師父替我們及眾生承受了另外空間我們想像不到的巨難,我才沒能真正被迫害倒。師父一再叮囑我們要多學法,經歷過魔難後更能領悟師尊的良苦用意。

第二次從勞教所回家後,靜下心梳理了一下,我問自己:兩次勞教,身心經歷的迫害類似,修煉這麼多年,關鍵時刻為甚麼就過不去了呢?仔細想來,還是法理不夠清晰,對師父對大法不夠堅信,人心繁重,執著於自我,停留在個人修煉上,根子上還是私,還是在舊宇宙的理中徘徊,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可是承擔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啊,圓滿後可是新宇宙不同天體的主和王啊!於是我靜下心來學法。以學《轉法輪》為主,把師父的其他講法反覆的學了幾遍,溶於法中,真正的自己和法連在了一起,大法包容著真我,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

放下自我,發自心底的正念:「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就走我師父安排的路;我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通過學法,感覺自己正念越來越足,師父講:「大法弟子是偉大的,因為你們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為你們用正念證實了大法,因為你們在巨難中沒有倒下。大法弟子正法,歷史上從沒有過先例。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的偉大壯舉中,完善著每一個大法弟子圓滿的路。」[2]

一天我在家中接了個電話,話筒傳來一位陌生男子的聲音,還直呼我的姓名,我問他是哪個單位的,怎麼稱呼?他說是我們社區分管治安的,上面開了會,會上提到了我,他想見見我,並想到我家裏來,我告訴他你別來,家裏有個八十多歲的老公公(婆婆在我與先生被非法關押期間含冤離世),我不想讓他的生活再被打擾,我們可以約個地方見,他答應了並約好了時間地點。放下電話,我就想是師父安排的有緣人讓我救他。見他前我請求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弟子一定以純純淨淨的心態給他講清真相讓這個生命得救!

一見面得知他是社區的治保主任,我家搬到此社區住我還是第一次見他,彼此寒暄幾句,他就向我講起他去參加市裏組織的所謂維穩大會,對煉法輪功的要求嚴格管理,會上點到你的名字,你屬於我們轄區的,所以要了解一下你的情況。此時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內心非常的平靜,一心就想救他。我平和的告訴他:你不要把這件事看的太重,《憲法》明文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我煉法輪功完全是合法的,而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完全是非法的。說到這兒他打斷我說不想聽這些,我知道是他背後的邪惡因素干擾他聽真相,我就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他背後干擾這個生命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然後我還是平和的對他講:「主任啊,我們以前素不相識,你不是想了解我嗎?我是煉法輪功的,請你放下你的工作思維,用自己的思維冷靜的理性的來思考一下,法輪功如果像電視上宣傳的那樣,又是自焚,又是剖腹等等,那誰還煉啊?還有江澤民想三個月全部取締,迫害十幾年過去了,他不但沒能取締,法輪大法卻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全世界有一億人在煉,還有不少新學的,法輪大法獲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和信函三千多項。只有中共在迫害。法輪大法教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那你說他好不好?」

沒有背後的邪惡操控,他說:「聽你這麼一說,法輪功還是好的;那天聽你在電話裏說你公公,我就覺得你人很善良。」我說:「我的師父讓我們對誰都好,何況自己的親人。不過我離大法師父的要求還差遠了,師父讓我們達到無私,做事首先要考慮別人。我有時還有私心,所以我要好好修,爭取達到無私,完全為別人。」

他聽後重重的點了點頭,看得出他是對師父的敬佩。我看時間比較寬裕,我就對他從法輪功是甚麼講起,我為甚麼煉的法輪功,煉功前後的變化,講到江澤民編造謊言利用共產邪黨發動了這場迫害,我本人及我們全家遭受的非法迫害,並揭露天安門自焚、1400例、活摘器官到貴州藏字石等基本真相。看得出他聽得很認真,也很震驚。最後我問他:「主任啊,你知道現在我們師父叫我們做甚麼嗎?」「做甚麼?」「救人!你也是被救度的對像。」我進一步給他講了三退保平安的真相,然後起了個化名給他退出了邪黨組織,他欣然接受,並表示以後再也不管這樣的事了。從此以後,再也沒見他的身影。弟子深知是師父用無邊的法力化解了我們歷史上的冤緣,使一個生命及其背後對應的無數生命得救了,謝謝師父!

師父講:「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3]背著師父的這段法,心底升出強大的正念,化解了邪惡預將對我的迫害陰謀。

通過不斷學法實修,心的容量越擴越大,境界在法中不斷昇華,正念隨之加強。在師尊以巨大的承受和付出延長來的有限時間裏,做好三件事,兌現史前誓約。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