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修出的真善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一日】我今年六十三歲,從二零零九年真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覺的自己做的不好,從沒寫過交流文章,前幾天同修告訴我,寫出來在修煉中的神奇事,是證實大法,不是證實自己。我如夢方醒,我要證實大法!我拿起筆要寫的時候就止不住的流淚,一連幾天,哭得眼睛都紅了,一想到我走過來的神奇的、威嚴的、驚險的修煉路,做的好的、做的不好的,每時每刻都是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才度過的。師父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

下面將修煉中的幾件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向師父彙報。

一、錯失機緣

修煉前我經常想,我的命運咋這麼不好啊,二十多歲就得了心臟病,因為年輕也沒太在意,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嚴重,一犯病上醫院搶救,就是必須得做手術。後來還得了嚴重的頭疼病,非常痛苦。

更不幸的是,一九九七年我丈夫得了癌症,而且到了晚期,已無法治療。母親就把我和丈夫接到她家住。那時母親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兩年了,她就經常帶著我和丈夫去她的同修家裏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還教我們煉功。母親給我請來《轉法輪》和師父的新經文。

在母親家住了近一個月,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丈夫去世了。我在極度痛苦中回了家。由於心情不好,悟性也差,也不怎麼看書,為了祛病,有時也煉煉功。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因一己之私,加上小心眼妒嫉,開始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造謠抹黑。殘酷的打壓迫害後,我就不煉了,在滾滾的洪流中追求名利、爭強好勝,還天天家裏家外的打麻將,浪費了大量的時間。

與大法擦邊而過,錯失良機,一晃就是十年。

二、師父找回了我

直到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我去母親家,母親再次語重心長的勸我:」別打麻將了,修大法吧!」還給我裝了幾本《明慧週刊》和幾張真相光碟。

第二天我在家就把《風雨天地行》光碟放上看,不知不覺淚水漣漣,看了《明慧週刊》後更是淚流滿面。我的主元神被喚醒了,從此我正式走入了修煉。

我開始大量學法,不停的學法,經常是學學法就哭起來。後來我找到了學法小組,和同修不斷的學法交流,知道了大法的珍貴;知道了修煉的意義,經常悔恨自己浪費了十年時間。在以後的修煉中,我不敢怠慢,時時警醒自己抓緊時間多學法,跟上正法進程。

就這樣我和同修們整體配合面對面講真相,發光碟、真相期刊、發《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書。有時還貼不乾膠、貼展板、掛條幅等。我積極參與各種證實法的項目,在各種環境中不斷的用法歸正自己,提高心性。每天很忙,有時還很累,但我的心是踏實的,因為我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了。我的病也沒了。

真正感受到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師父就在我身邊時時的看護著我。

三、「你讓我看著好人我不幹!」

記得二零一零年,我和女兒在一個小區租了一間房子,是七樓,這一住就是八年。當時這個門樓的樓道非常髒,沒有人打掃衛生,尤其是三樓和五樓,垃圾堆的走路都困難。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嚴格要求自己,展現大法弟子的風采。我開始清理樓道,從七樓掃到一樓,再從七樓擦到一樓,連擦兩遍。

從此以後我每個月都如此,堅持八年,樓道整潔了,人們也不隨便扔垃圾了。鄰居都誇我是個好人,有的說你看人家掃樓道一點灰塵都不起,有的孩子發自內心的說:「阿姨,您辛苦了。」有的還說,你這麼辛苦,我們各家為你出點錢吧。我都婉言謝絕。

鄰居們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這樣我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他們都聽,送光碟、真相期刊、《九評共產黨》的書,他們都能接受。

二零一三年十月的一天,我被警察綁架到當地派出所,當地的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也來了,我在師父的保護下當晚被放回家。

一天我正在打掃樓梯,碰上四樓的鄰居,他當時在我們居住的街道上班,他告訴我說,街道領導派他對我進行「監視居住」,他說:「我天天和領導辯論說,『你讓我看著好人我不幹!』領導說為甚麼?我說我們的樓道二十多家,老的少的都有,共產黨的幹部也有,可是就這麼一個法輪功(弟子)來了,常年堅持打掃樓道衛生,每次都是連掃帶擦,每次都得兩個多小時,而且掃樓梯時先撣水,處處為別人著想,水撣的不多不少,因為多了和泥,少了起灰。掃時她用塑料袋子把一個台階一個台階的灰都裝起來,避免起灰。我被她的善心所震撼。你們說的再冠冕堂皇,你們沒做到,我認為誰做到了誰就是好人。這麼好的人你讓我看著她我不幹。領導說你不幹就給你放假回家,我說放假就放假,那我也不幹。」

鄰居接著說:「我以前覺的自己境界挺高的,最起碼我自掃門前雪,把我這一層樓掃乾淨了,可我和這個法輪功(弟子)的境界簡直沒法比。最後領導說既然這麼好,咱們看著這麼好的人幹啥?從此這事就不了了之。」當時我激動的說:「你擺放了你的位置,你會有美好的未來的。」

我深有感觸,大法弟子做好了,本身就是真相啊!

四、「我給你們照亮呢」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晚上,我們幾位同修去貼真相海報,到了地方後,我們兩人一組,我和A同修在一幢樓的前面,看到正好是一面乾淨的牆。正對著門洞,來往的人們都能清楚的看到海報,我們倆決定在這貼。

我們分頭把大海報後面的膠帶紙揭掉後,剛舉到牆上正要貼時,一輛汽車一下子開過來了,停在我們倆後面不走了。兩束汽車燈光照射過來了,通亮的。怎麼辦?大海報一收,後面的膠粘到一起就作廢了。當時我們倆決定把心放下,甚麼都不想,就堂堂正正的貼、整整齊齊的貼、不慌不忙的貼。我說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好人看了得救,壞人看不見。A同修說,師父都說了,你做救人的事,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不敢迫害的。

沒想到我們貼完回頭要走的時候,後面車裏司機伸出腦袋說:「我給你們倆照亮呢。我給你們倆照亮呢。」連說了兩遍,還問共產黨甚麼時候解體呀?我們說:「謝謝你,你幫助我們救人,你太了不起了,你會得福報的。」我們又忙著貼下一張海報去了。

這正是眾生都在覺醒,邪惡被解體的日子不遠了。

五、「因為你不是惡人,你是被利用的。」

二零一七年八月份的一天,我們幾個人在一起學法,被警察綁架了(據說一名學員被警察跟蹤),當天晚上我們就被送到市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由於我們幾個人都不穿號服(犯人的衣服),不配合。其中一同修被三個警察強行穿上束縛衣(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種殘酷刑具)。然後,管監室的警察就挨個所謂「談話」,第一個把我叫到屋裏,並威脅說:「不穿號服接著綁!」這時給同修穿束縛衣的男警察進來了,氣勢洶洶的說:「不穿號服就接著綁!」當時我心想,這個生命太可憐了!就轉過身來對他說:「管教啊,你記著,可千萬別把你的名字和你的警號弄到國際追查或明慧網上去,包括你管教(指女獄警),如果弄到明慧網上去,就是警醒你,還有機會聽到真相,還有機會改過自新。但是,如果弄到國際追查上去,……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呀。」他愣愣的瞅著我片刻,突然說:「我的名字早上去了。」我用肯定的語氣說:「你沒有,你的名字沒上(國際追查),因為你不是惡人,你是被利用的。」他馬上變了,若有所思的瞅著我,好像有了希望似的,一句話也沒說起身就出去了。當他走到女警察那兒和她擺一下手,意思是我不管了,就走出去了。我知道這個警察背後控制他的邪惡因素被解體了。

大熱的天關在拘留所裏,我們幾個人甚麼都沒有,犯人們都用鄙夷的眼光看著我們。那天想要迫害我們的那個男警察剛走,所長就進來了,我說:「所長,我有個請求。」「你說吧。」我說:「你們這兒每天早上就是一碗稀粥,吃鹹菜都得自己拿錢買,衛生紙也沒多點,連洗漱的東西都沒有,這大夏天的,我們的錢和個人物品都被扣在當地派出所了,所以我們分文沒有,和我們一起被綁架的有個老頭在男號裏,他存五百元錢,能不能給我們撥一百元?」所長看著女獄警說:「好像不行,沒法辦。這樣吧,給她們訂十代鹹菜、四捲紙、一箱水。所裏拿錢。」我急忙攔著說:「所長,紙和鹹菜我們收下,水我們不要,喝涼水就行。」所長起身一邊往外走一邊說:「就這麼定了,所裏沒錢我拿錢。」

當這些東西送來的時候,犯人們都向我們投來羨慕的眼光。我們把那箱水分給她們了。後來我們給她們講真相,她們都能接受了。

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大法弟子的無私配合!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