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年幸福的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九日】我是山東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六歲,一九九七年冬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天將自己修煉歷程中的修煉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一、從目不識丁,到能通讀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後,記得那年的冬天,一天早晨,我煉靜功時,清楚的看到,在我眼前放著一本《轉法輪》,書的上面放著一把鑰匙。看到後,我就想:《轉法輪》是解人心鎖的鑰匙,我一定要學會他。可我一個字不識啊!怎麼學啊?過了幾天,我又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一個人拿著一本書,對我說:這本書好學,你快學吧!當時我就想:這是不是師父讓我學《轉法輪》呢?當時孫子已經一歲了,兒媳婦每天晚上都接回她家。我晚上有時間學法。第二天晚上,我對丈夫說:「你教我學《轉法輪》吧!」丈夫說:「你一個字不識,能學會嗎?」我說:「能!我一定能學會的。」

就這樣,丈夫讀一句,我跟著讀一句。只要有空,我們就這樣學法。丈夫一共領著我讀了三遍。到第四遍的時候,我竟能自己讀了,每一頁書中只有三、四個字是讀錯了的。丈夫就及時給我糾正。就這樣在以後半年的時間裏,我這個目不識丁的老太婆,竟能自己達到一字不錯的讀《轉法輪》了。我非常感謝師父,也感謝丈夫的無私幫助!

自從我自己會讀《轉法輪》後,從二零零一年,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每週三下午,我們堅持共同學法交流,心性提高的很快,為今後更多的救人打下了牢固的基礎。除了學《轉法輪》,我還跟隨小組同修學師父的其他講法。至今,我聽了師父的講法無數遍,通讀了《轉法輪》數百遍,天天讀《轉法輪》兩講以上,每天晚上學師父的其他講法兩個小時以上。

煉功是改變本體的基本保證,我從開始學大法到現在,我做到了每天堅持晨煉,從不間斷。每年重要的節日裏,我也沒間斷過。我的身體,證實了大法的神奇,誰見了都說我的年齡比我實際年齡少十幾歲。

二、救人是我的使命

從邪惡迫害開始,白天我抱著孩子,兜裏裝著真相材料,見到有緣人就給一份,也會放在世人的自行車筐裏,晚上會在小區裏把真相資料掛在住戶的門把上。星期天,孩子不在的時候,我會帶上真相材料、真相膠貼到方圓十幾里地二十幾個村莊去發放和粘貼,十幾年來周圍二十幾個村莊幾乎家家都收到了我發的真相資料,人們都看到了我貼的真相帖子。

從二零零八年,我面對面的發真相光盤救人。開始自己有怕心,一次發不了一張兩張的,還只是挑女的發。發的過程中,我不斷的學法、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消除怕心。幾年下來,我現在一次能發放十幾張,都是面對面的發放,怕心沒有了。救人效果也特別好。

從二零零五年勸「三退」救人開始,我先後把家裏的兒女及親朋好友都勸退了。為了能讓更多的世人得救,我利用紅白喜事的各種場合,給在場的人發真相材料、護身符、真相光盤,碰上有真相台曆、過年貼的大福字等,我也會給他們帶上一些。為了能多救人,在去某地的路上,碰到大集,我就讓司機等我一會,我會面對面發上幾十份救人的資料後再返回車上。

記得有一次,我一次就發了七十多份真相資料。看著人們拿著真相資料高興的樣子,我都會在心裏默默的謝謝師父。幾年來我的親朋好友基本上都收到了救人福音,都記住了法輪大法好。很多都得到了福報,也有十幾人走上了修煉的路。

在救人的十幾年裏,更多的感受到了明真相的人的感謝。可也遇到過幾次有驚無險的事。

二零一五年訴江後,我到一個市集去發救人的真相資料,我先發給了幾個賣菜的攤主,他們都很接受。當我將一張真相單張發給了一個便衣警察時,此人對我吼道:你看看你發給我的是甚麼?我說: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嗎?便衣對我說:你站這別動,我打電話給派出所,讓他們來接我倆。此時,我馬上抓住那人的手,嚴厲的對他說:這個電話你不能打!打了,對你對我都沒好處!便衣被我的話震住了。只見他呆呆的站在那裏,甚麼話也說不出來。我迅速離開了便衣,順利的回家了。回家後我到師父法像面前,給師父合十!謝謝師父的慈悲保護!

二零一七年臘月初二的那天,我和一個同修一起到大集上講真相、發資料和《九評》光盤,被警察看到了。他先用手機給我拍照。我心裏發了一念:讓他的手機不好使,拍不到我。然後我就對著他笑。他拿著我的兜子(兜裏還有沒發完的小冊子)對我說:你笑甚麼?再笑,我帶你回去!我面對著他還是笑。他一看我這樣就對另一個同修大吼起來。讓那個同修把兜子拿過來(同修兜裏有真相帖子和資料)。我對那個警察說:她兜裏甚麼也沒有,就是買了一點菜。你讓她走吧!在說話的同時,同修立刻走脫了。然後,那警察看看我說:你還笑,你也快走吧!就這樣看似一場危險,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化險為夷了。謝謝慈悲的師父又一次保護了弟子。

三、正念闖大關

記得,那是在二零零零年春的一天,身體突然高燒,全身發冷。躺在床上蓋上幾床棉被也是冷的直打牙幫骨。兒女們急了,要給我量體溫,我堅持不量。又要送我去醫院,我還是堅持不去。讓我吃飯,我吃不了。就這樣,我在床上躺著,不吃、不喝、不睡。一天、兩天、三天、四天,這天下午,我想我不能就這樣老躺著(當時還不知道發正念),我得起來啊!我有師父管我,我不會有事的。想到這裏,我從床上起來,換了一身衣服。這時正逢女兒來看我。女兒說:媽媽,你行嗎?我說:媽沒事。四天沒吃飯的我,想吃東西。我讓丈夫給我做了兩碗白菜下饃。我像健康人一樣,很快把兩碗飯吃的精光。第二天,我好了,一場邪惡的迫害解體了。通過這次經歷,讓家人真正看到了大法的神奇。為他們以後得救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我被人惡告,和老伴同時被綁架。在邪惡的黑窩裏,我不畏不懼,面對邪惡,沒有仇恨,我以慈悲的胸懷,講真相證實大法。一天一夜的時間裏,我不停的發著正念解體邪惡,不管警察問我甚麼,我都不配合,我就盤腿發正念,其中一個警察說:「大姨,你睜開眼吧,我害怕。」我知道在我的強大的正念下,邪惡已經解體了,我要回家了。到第二天下午他們無條件放了我。

回家以後,我一看,大法書被邪惡全部抄走了。沒有書我怎麼學法啊!同修及時給我送來了大法書,我加大力度學習師父的講法。學法煉功調整自己,找出自己在修煉上的漏洞,找出很多不足,如:自己還有很多人心,顯示心、怨恨心、爭鬥心等等。我發正念解體它們。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裏,我就感到邪惡已經解體了。我又回到了救人之中。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皇曆),我去看望一個病人親屬。當天沒回家,在同修大姐家住下了。二十七日早上發六點的正念,我的手掌立不起來,嘴發麻,身體右側發麻,手拿不住碗筷。我心裏不停的發正念,下午我回到了家(我自己住)。晚上我長時間發正念,解體邪惡對我的迫害。第二天,我雖然自己不能正常走路,可我就是不承認邪惡迫害,我推著自行車當拐棍,到集上去發真相資料救人。為了不讓兒女們知道,我儘量減少和他們來往。

一個月後正好是發真相台曆的時間,我不停的逢集就去救人。但是由於我的悟性沒上來,病業假相一直還存在。因為面對妹妹同修用常人的方式,帶著奶和香蕉來看我,我沒守住心性,用不善良的口氣批評妹妹。埋怨她:為甚麼不能給我添正念,幫助我闖病業關?生出了怨恨心、爭鬥心、私心、親情、顯示心等人心。使得這場邪惡迫害加長了時間。過後我認識到了,邪惡是在往死裏整我,不行,我不能承認邪惡的迫害。我要堂堂正正,決不能有任何人心,要改變人的觀念。我就不能承認舊勢力的迫害。我就聽師父的,我一定能闖過去的。那年新年前後,我就以救人為主。逢集就面對面發送真相台曆、神韻光盤、真相小冊子,過程中師父看護我,救人的過程中看不出我的病業症狀。但身體右側麻木一直沒去掉。

到了二零一四年,我們學法小組同修們都到外地給兒女們帶孩子去了。我想,這可能就是我自己要過的關難。我加大了學法力度,一天學三講《轉法輪》,發八次以上正念,天天出去發資料,晚上出去貼真相帖子,不管天冷還是天熱,就這樣堅持救人不懈。整個過程,同修們都不知道,兒女們到現在也不知道。我就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正行不動心。一年中,病業假相嚴重的時候,我不能用筷子吃飯,手連個雞蛋都拿不起來。可我就是不承認邪惡,靠著師父的加持,靠著對大法的堅信。歷經一年多身體上的關難,我恢復正常了。我又一次走了過來,我會一如既往,助師世間行。謝謝師父!

二零一七年正月,我又遇到了一次重大的親情關。女兒借酒發洩,要我從新分配家中的財產。兒子兒媳見狀大發雷霆,並逼我為他們做主,保住財產。我不為所動,她們是常人想的、做的都是為了個人利益,為了利益可以六親不認。面對這常人對利益的爭奪,我就是心不動,我沒有表示對財產自己有甚麼態度和意見。我聽師父的話,我就對師父說:「師父,弟子一切聽您的,您說了算,我沒有任何意見。」事情在我的不動聲色中過去了。又過了一些時間,他們姐弟倆人又和好如初了。我也經過了一次心性關的考驗。

二零一七年六月,外甥女同修和另一個同修,講真相救人時被綁架。為了營救同修,我自己拿出了一萬元,讓協調同修請了一個正義律師,我堅持在家多學法、多發正念。可此事引來了兒女們的發難,天天來我住的地方,先是勸我再不要出去講真相救人了,後來乾脆輪換看著我,怕我出去講真相。一次在他們回家吃飯時,我騎上車子就出去了,他們回來看我沒在家,就等我回家後,向我一齊開炮。兒媳說:「媽,你這樣出去搞,萬一出了事我們都會跟著你遭殃的。萬一害的我兒子找不到工作,你說怎麼辦?」我說:你們可都是跟大法沾過光的人。你們可不能這樣對待大法,我不會有甚麼事的,你們就放心吧。再說:你們能管了我嗎?我做證實大法的事,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我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你們就別為我操心了。你表姐肯定沒有事,一定會很快就回來的。

兒女們聽了我的話,感到很有道理,叮嚀了一些話,都回家了,再沒有來我家干擾我。我繼續做著救人的事情,做著營救同修的事情。外甥女和另一個同修,在我們整體配合的營救中,在師父的保護加持中,在她們自己的強大正念中,終於闖出了魔窟,安全的回家了。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我的心性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結語:

有付出就有收穫,二十多年來,我在證實大法中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一點點。比起大法給我的真是寥寥無幾。一人得法,全家受益。兒女們,因為我學了大法,各家都有很好的收入,個個都有很好的工作。孩子們有個小感冒,不吃藥就會好起來。孩子們都能堅持常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兒媳多年來給我買水果,也都會多買一份給師父供著。女兒經常問我:媽媽,你們大法需要錢的時候我給你,要多少我都給你出。女婿還找了一個當地有名的書法家,給我寫了一幅「真、善、忍」條幅,掛在了我的正廳當中。相信他也會得到大法更大的福報!

敘說著這一樁樁真實故事,我內心裏充滿了對師父的無限感恩,今後,我只有多學法,多救人,完成我的使命,才是對師尊最好的回報。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