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所長:我們不會再來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由於江澤民違犯憲法和法律,迫害法輪功,警察也被捲入迫害大法弟子的惡流之中。當時我才修煉不久,就時時被警察「照看」,綁架、抄家隨時發生,使我對警察既厭惡又痛恨。

後來經過大量學法,在師父慈悲的教導下,使我懂得警察也是受害者,他們也是為大法而來的,由於工作的原因,在中共上層的高壓之下,被動的參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太可悲了。大法弟子不能恨他們,要救他們,他們也是眾生。

在幾次和警察的接觸中,我徹底改變了過去的「偏見」。這裏我把幾次跟他們接觸的過程寫出來,讓大家共同來了解他們。

一、初次接觸當地派出所警察

那是何年何月記不清了,反正那時邪惡得很,一個小小的「大法真相護身符」就可成為他們抓人的「證據」或藉口。

那天我在濱江花園給人講真相,就是給人一個小小的「大法真相護身符」,被旁邊的一個人看見了,抓住我不放,馬上打電話叫來「610」(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把我綁架到附近的一個派出所 ,派出所的人在「610」的指使下,對我搜身、查血、按指紋……還做了簡單的詢問,到吃晚飯的時候,把我先生通知來,接我回家。

因為他們甚麼也沒有查到,在師父的保護下,我身上的幾十個護身符和幾十個人的三退名單,他們沒發現,只好把我放回家。

這天,我與所長有短暫的接觸,留下的印象是此人不是很壞,遠不及「610」的人邪惡。這裏的警察有的主動給我倒水,有的還自己拿錢,給我買午飯,我給他錢,他還不要,足見這裏警察的善良。

二、再次相遇

我在濱江路菜市場和一個同修給路人講真相,又遇上了一個人,通知派出所的人來,把我和同修一起又綁架到上次那個派出所。但當我看到較溫和而又相識的所長時,我漸漸冷靜下來,這不明擺著天賜良機,要我們救這些迷路的警察嗎?

師父說:「我不只是為你們,我為所有的生命操盡了心,我為所有的生命幾乎耗盡了我的一切」[1]。是啊!慈悲的師父每次講法都提到要我們不遺餘力的救人,警察也是眾生呀!我們救人責無旁貸,我暗下決心今天我就得給他們講真相。

於是,當所長一來,我就主動迎上去說:「所長,你好!」他輕聲的有點無奈的樣子說:「不好啊!我就感到不太好啊!」我說:「聽說所長要見我們,不知有何事?」他沒回答,然後坐到電腦桌旁,打開電腦。

我知道他打開電話,連線到隔壁房間,讓那邊的警察竊聽,這是一貫做法。我裝著不懂,只管滔滔不絕的講,我告訴他們法輪功是佛法修煉,半點壞事都不做,當初,前人大委員長喬石專門調查過法輪功,結論是: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一是學法修心,道德回升,二是強身健體,為國為民節約大量醫藥費……可是江澤民出於妒嫉心,不聽勸告,一意孤行,破壞踐踏法律法規,對法輪功學員實行了殘酷血腥的鎮壓,害死了成千上萬的無辜的修煉人……天理豈容人胡作非為!誰犯的罪誰償還。這些鐵證如山的證據,不久就會大白於天下。作為警察,你們難道一點都不感到恐怖嗎?是大法弟子幫你們化解了這一大劫。

我又誠懇地說,我們的師父慈悲得很,要我們救有緣人、善良人,我們眼中沒有仇人,沒有敵人,只有眾生,哪怕整過我們的警察,我們也不能恨他,他們也是來得救的,只要願意得救的,我們都要救……我說了很多,有的也記不清了。所長一直沒說一句話,也許有些話撥開了他眼前的部份迷霧。

後來我對所長說:如果沒有甚麼事的話,我要回去了,因為我穿得不多,有點冷了。他可能很為難,一言不發,當我和同修離開時,也沒人來阻攔我們。

三、派出所所長:「我們不會再來了。」

「訴江」後,「610」報復性的迫害大法弟子,扣退休金、抄家、綁架、逼寫「三書」等等。我地就有三十多個退休教師被扣退休金,為此我們寫了「勸善信」發送了很多單位,想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我把這封「勸善信」寄了份給這個派出所的所長 ,還特別叮囑了幾句話:「你是一個善良而有所醒悟的人,為了你和家人的未來,請不要再被他人利用了,做違背自己心願的事情。」

勸善信發出數月後,我校的同修告訴我,有一天,派出所的許多警察到他家抄家,居委會的人也參加了。奇怪的是家裏有那麼多的大法資料,居然一大幫人甚麼也沒抄到,很快就走了。所長和一個居委會的人留下來很客氣的對同修說,「今天這種事再不會有了,我們不會再來了。」

我想這次他們來很可能在「610」的逼迫下來走走形式的。昨天,我在菜市場碰到了一個身穿警服的年輕警察,他還記得我是一個退休教師。我給他做「三退」,他沒有半點推辭,立刻欣然接受。

一點淺見,拋磚引玉,請同修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