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領著警察進了家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從二零一七年中國新年開始,當地六一零、國保大隊、派出所警察要挨家挨戶到法輪功家搜查。消息傳出後,少數同修就把大法書和師父法像收藏起來了。我猶豫了。

通過學法,我深刻認識到,我們學的是一部宇宙大法,可不能警察一來,我們就把師父像藏起來,不能把警察看高了,看大了。師父是偉大的,師父是來救所有眾生的。《轉法輪》的每個字,每個偏旁都是師父的法身,那麼這部《轉法輪》裏不知道有多少師父的法身?師父的一個法身就足以解體警察背後的一切邪惡,何況那麼多法身,關鍵我們得起正念。

師父說:「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1]我們還有甚麼可怕的呢?警察才是真正被謊言毒害了的眾生,我們不得給他們講真相救他們嗎?

我還想起我看過的電視《少林寺》,少林寺的方丈和尚為了保護一件珍貴的袈裟,寧可被大火燒死,跳懸崖身亡,也不願意把袈裟交給官府的惡人。我就想我們的大法書與師父的法像,要比這袈裟不知珍貴多少萬倍,少林寺的和尚,方丈都能放下生死,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放下呢?

想到這裏我心裏非常慚愧,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往下流,痛苦自己這些年做的太差勁。從此以後,不管形勢怎麼變化,我就做我該做的三件事,我就是要把大法師父的法像堂堂正正的供在家中。

到了七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家中讀法,突然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你還挺積極的。我抬頭一看,原來是丈夫領著四個警察進了家。兩個最年輕的警察對著我又錄音又錄像,我一時呆住了。

我平靜下來,轉念一想:求師父加持弟子。我得給他們講真相,錄音就錄吧,錄下來回去多聽幾遍。我丈夫切西瓜給他們吃,可是他們誰也不吃,兩個警察一直對我錄像,我就問他們:你們叫甚麼名字,警號是多少?他們只管錄誰也不說話。我就開始講:兄弟,你們這些當警察的也是不容易的,混到今天這一步更不容易,一定要看清形勢的巨變。按法律,法輪功完全是合法的。憲法三十五條、三十六條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等。江澤民成立的「六一零」組織迫害法輪功,完全背叛了憲法。法輪功是佛法,迫害佛法是有罪的,會遭惡報的,原來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升官發財,現在不但升不了官發不了財,還遭到清算。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等上萬名高官都進了監獄,你調查調查那都是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貪污遭的報應。你們都是受害者,千萬不要跟著老江跑到底。下一步實行辦案人員終身負責制,也就是說誰辦了冤假錯案要追查到底。

我又給他講了甚麼是法輪功,法輪大法的美好及洪傳世界,其中一個警察說:「你背背您師父的法我聽聽。」我就背了一遍師父的《論語》。他們又問我為甚麼煉法輪功?我就把我修煉前後的身體變化、思想變化講了一遍。他們默默的聽,最後他們進到敬供師父法像的房間,我發現一警察拿著一本大法書,我上前正告他們:「這可是真正的佛法,你們不能拿,如果對佛法不敬,大劫難來的時候可就沒有未來了,你不為自己著想也得替家人著想,要是不給我,我天天去要。」他們就把大法書還給了我。

一個高個望著師父的法像問我:「是您師父吧?」我爽快的回答:「當然是我師父。」高個兒警察跟其他幾個警察說:「可千萬別拿,拿了她就跟咱拼命,趕快走吧!」後來聽鄰居說,他們走下樓梯就對等候在門口的村書記說:「不但沒有說服人家,還叫人家好一頓教育。」

我思前想後,整個過程都是師父保護了我,是師父的法身解體了這些警察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我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怎麼能對付過四個年輕力壯的警察?

謝謝師父的保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