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對病業的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有的老年同修離世走了,也有的同修堅定的信師信法闖了過來,這讓我不斷的在病業這個問題上加深認識。

師父說:「在高能物理學研究中,人們認為能量就是中子、原子這些東西。許多氣功師也都測過,比較有名望的氣功師都搞過。我也被測定了,測定發出的伽瑪射線和熱中子超過正常物質放射量的八十倍到一百七十倍。這時,測試儀器的指針指到極限了,因指針到頭了,最後多大還不知道。」[1]

從中我悟到:師父把每個學員都當弟子帶,學員的身體是師父親自淨化、打造過的,師父說:「我們這裏要下法輪、氣機,一切修煉的機制等許許多多,上萬而不止,這些都得給你,像種子一樣給你種上。把你的病去掉之後,把該做的都做了,該給的東西全部下給你,你才能在我們這一法門中真正的修煉出來。」[1]

這樣的身體,醫院裏那點科學儀器能夠測量得了嗎?甚麼「癌症」、「腦梗」、「骨質增生」等等,全是為了考驗學員而演化出來的,所以才叫病業假相。如果把它當真了、當成壞事了,就要想辦法去排斥這種想法。有同修表面上也說是假相,但內心恐慌不穩,一味的向外找、向外求。求師父化解,請同修一起發正念;在飲食上特殊重視;加大學法煉功力度;多做救人的事等等,總之,一切的言行都圍繞著改變那個假相為目地進行的。全身心都是為了它,等於牢牢抓住它不放。殊不知師父說:「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

負面的感受和思維讓「病」情一天天加重,就產生疑心,最後有了怨心,認為師父不管了,最後無可奈何的走了。

師父要我們在法上理解法,正面對待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一切壞事、好事都是好事,這是正念。大法開創一切、拯救一切,都是純正的。我悟到,在大法中修煉,面對所發生的一切,都要正面去思考對待。

我們這裏有一位女同修,五十多歲,是做銷售工作的,因公司銷售不好拆櫃,人員多餘,她就暫時待業。正是閒下來的時間,突然來了病業假相,「尿血」次數每日上百次,頻繁往返於廁所和臥室,面對突如其來的假相,她開始心態很穩,不告訴同修,想靠自己在法上過關。可狀況一直不減,內心開始有些不穩了。

這時,她想到了另一位同修,腦中浮現了過去的情景:那位同修與她的表面狀況很相似,也產生了動搖,去醫院檢查出「子宮癌」後,內心極度恐慌,一會說堅修大法過關,一會又吃中藥。幾個月中,同修們圍著她,門庭若市,來來往往,有在生活上照顧的,有切磋交流的,有指責的,有棒喝的,等等。每來一撥人都像來看病人,都要問問最近怎麼樣了,好點了嗎?她都要一一詳述「病況」。她與棒喝的同修結怨,也厭煩了眾多的應酬,所以一會答應「610」去療養,一會同意住院,一會要離開原地到同修家躲一躲,怨同修,又離不開同修。怨同修不理解她,對她要求過高,並說:想從我身上看到奇蹟,不可能!最後怨大法,把所有大法書收走,換上邪黨書,配合「610」、國保給她定的約法三章,把同修攆走了,並說決定放棄神路,要走人路等。最後,療養成了騙局,住院也成騙局,只有在家中含冤離世。給同修們留下了慘痛的教訓,大家都沒做好,沒修好,向內找後留下了許多的後悔和遺憾!

這位同修想到了這些,決心不能再走那樣的路了,抓緊學法,以過去為鏡多向內找,對照法,心態終於穩定下來了,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不再把自己當病人,該怎樣就怎樣,也決定自己實修,不告訴同修。慶幸的是,她身邊還有認同大法的父母。父母看著她的成長,她從小就體現出一些超常的現象,後來她修煉大法後,所表現出的一切身心的變化,父母從內心裏說大法好,非常認可大法。無論她多次被抓、被勞教、勞改、失去工作、失去婚姻家庭等等。其間,雖有誤解和分歧,但風雨總是過去了,開明的父母,最終還是站在她一邊,正面支持著她。在紅色恐怖下,這樣的父母十分難得!父親雖不修煉也得了福報,多年的難治之症好了。

沒想到,現在她得了這血尿假相,緊緊揪著父母的心,他們只是期盼著、又毫無辦法地看著她,一旁小心問候著需要甚麼?都很遵從她的意願。她認為是師父給淨化身體,因為一個人身上怎麼會有那麼多的血流出,也許是從另外空間排出,那是業力呀,失去的都是不好的東西;當然也想到舊勢力的迫害,也正念否定。總之越是在法上正面看待問題,越是心穩。

突然的,公司臨時要她去頂班,她想,自己沒病就應該去,神奇的是,一走出家門就真沒事了,一回家又是那樣了,有時都不想回家了。她悟到:原來公司要她待業是師父安排消業,現在安排臨時頂班是考驗。她還真沒把自己當病人,還成好事了。

心性上來了,一切都跟著發生了變化,情況有了一次一次的轉機,最後所有症狀消失了,前後一個多月,痊癒了,闖過來了。過後和同修們講起來還驚心動魄的!人瘦了許多,正好減肥了,一段時間後體重又恢復了,公司也正常安排了她的工作。

幾年前,她也闖過一個很大的關:她被狗咬傷了,沒當回事,甚麼破傷風,狂犬病啊,沒去管。傷口開始腫了,慢慢腫大,後來化膿了,耳朵聽到的都是那些勾著心的壞消息,誰誰因為破傷風被奪命了,病況已到了哪種危險了,再不治就如何了等等。她自己也開始不穩了,開始患得患失起來,傷口已潰爛到肩膀,離心臟不遠了,眼看整隻胳膊都快失去了。然而,一個真正修煉的人,要叫她違背師父的意願,或是走進常人的醫院,更是不能。終於她橫下一條心,把自己交給師父了,不管了,全放下了,周圍勾著人心的壞信息也減少了,奇蹟也就出現了,排除膿血處會自動封口,不長時間好了、痊癒了。在對待病業問題上真是一念兩重天。

修煉人放不下身體病業的時候,實際就是掉到常人中來了。放不下病,就等於抓住病不放,它能走嗎?放下了,一切交給師父,師父才能管的。本來那病狀就是假相,醫院測不了我們的身體。師父給我們健康的身體、和睦的家庭等人生福份,與我們遇到的一切魔難痛苦都是一樣的,都是師父給我們鋪就回家的路。密勒日巴的修煉故事,告訴了我們怎樣去信師信法,只要堅定的信師信法,一切魔難均能走出。

希望同修們不要與大法擦肩而過!珍惜萬古機緣、珍惜師父給我們的一切!

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