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大法 走出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七十七歲。我的兒媳修煉法輪功,她經常向我洪揚大法,並勸我學煉。可能是機緣沒到吧,那時我每天早晨都去參加老人晨練。

二零零九年,我和一個老朋友相聚,老朋友也是煉法輪功的,比我大幾歲,她看上去面目慈善,紅光滿面,身體健壯,精神很好。再看看我,臉色蒼黃,經常頭痛,心臟也不好,腿疼的走路也費勁,上哪去都得騎三輪車。後來老年晨練我也去不了了,老朋友勸我學煉法輪功,她說兒女再好、再孝順,自己有病倒在床上也得自己受罪。她向我講述大法的美好與神奇,她的肺腑之言與經歷打動了我。過了幾天,我和兒媳談起此事,兒媳高興的給我請來大法書《轉法輪》

剛學法的時候,由於有干擾,這個事、那個事,我沒能正常學法。過了不長時間,因我獨居,環境清靜,同修們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這給我修煉提供了很好的環境,每當拿起大法書就放不下,越學越愛學、越看越想看,逐漸的也明白了一些法理。我每天都溶在法中,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學煉了不久,身體上的疾病全部消失了,腿也能正常走路了,我的思想也得到了昇華 ,我心裏這個高興呀:怪不得兒媳勸我學法輪功,大法太好了,太神奇了!

經過一段時間學法,我知道了救人的緊迫。從此我跟老朋友同修幾乎每天出去講真相,勸三退,救度有緣人,多年來持之以恆。

從去年冬天,我時常胃疼,十天八天的來一回,揪心的疼,我想這不是病,是師父在給我消業了,淨化身體。每當疼的受不了時,我就跪在師父法像前拜求師父,讓弟子快點好起來。這樣,兩三個小時後就好了。大法的神奇一次次的在我身上展現,我也更加堅信大法了。

今年正月初五,家裏來了幾個客人,我與女兒、兒媳忙著做飯,招待客人,我們還向他們講了真相,有一個新客人明白真相後,高興的退出了邪黨的少先隊,還說了支持大法的話,我們送給他們每人一個真相護身符,一些真相小冊子,他們都高興的接了過去。

客人走後,我的胃又開始疼,到了晚上小組學法時,同修們來了,看我躺在床上疼成那個樣子,就說幫我發發正念。我怕耽誤同修學法,就說:不用,這是我自己的問題。夜間我的胃撕心裂肺的痛。連後背都疼,我就不斷想:是不是吃了涼的東西了?是不是累的?……轉念又想,我是煉功人,甚麼涼甚麼累的,我就想師父的法:「好壞出自一念」[1]。我沒事,心裏一直反覆念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想是不是我哪裏做錯了,還找出了許多執著心:爭鬥心、怨恨心、看不起同修的心、不修口,等等不好的心。

我盤腿坐在床上立掌發正念,我說: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是師父給我消業,我就承受,是舊勢力強加迫害的,我堅決否定,我就是有漏、有錯也不許你舊勢力迫害,一切不符合法的我在大法中歸正,我有師父管。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五套功法一天不落。

幾天過去,仍不見好轉,反而更疼,疼的我在床上打滾,我痛苦的喊著師父快救救弟子,心裏一直拜求師父。一天天的過去了,食水難進,我整個身體脫了相。全身無力,我告訴同修別跟我兒子說,如果讓他知道了,怕他把我弄到醫院去,我這根本不是病,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到了第七天 ,疼痛已經到了極限。我給師父上香,跪在師父法像前,我發出一念:師父呀!我的命就交給您了,我現在甚麼也不想,去、留由師父定。到了第八天疼痛完全消失,也能吃飯了,一切恢復了正常。師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弟子叩謝師父!不知師父又為弟子付出了多少、承受了多少啊!

有人不了解法輪功,說法輪功有病不吃藥。要知道很多病醫院是無能為力的,現代醫學技術是很有侷限的。我自己心裏非常清楚:我那種情況只有大法能救我的命,我的信念是毫不動搖的!師父看到了我的心,才幫我去掉巨難的。

自從這次「病業」關過去後,我身體特別好,臉色白裏透紅,皮膚發亮,走路輕鬆。別人看到我說我像六十多歲的人。

現在我每天都溶在法中,又和同修走在救人的路上。謝謝師父替弟子承受了好多,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師父的慈悲苦度!我還有很多執著心,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只有聽師父的話,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精進、精進、再精進,以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