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搖與堅定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作為大法弟子,如果對師對法不堅定可不是件小事。這個表面的道理我很早就知道,因為師尊在多處講法中都指出這一問題。可是,由於學法不深,實修不足,我在過去的修煉中經常處於「動搖」而卻以為自己「很堅定」的狀態。這種狀態反過來又影響著自己的學法和實修。

一天,一位參加過師尊在大陸傳法班的老年同修A說:「我最近老是覺的帶不動自己的肉身,感覺身體沉的連腰都挺不直。天天高密度發正念,可還是睏的睜不開眼。」

我就問A:「您記的師父講法中對感覺是怎麼說的?」
A答:師父說:「人的感覺甚麼也不是」[1]。
「那您的這個『感覺』按照師父講的法該怎麼對待?」
「都是假相,不承認它!可是,哎呀,你不知道,真的很沉,沉的都要掉在地上了一樣!」
「那師父怎麼說的?我們是不是該聽師父的?」
「那我當然聽師父的。這都是假相,不該承認它!可是,真的很沉啊,沉的都要掉在地上了一樣了!」

A同修前一秒後一秒好像是兩個人在用同一張嘴說話。如此反覆幾次,我突然冒出一股無名火,沒壓住,用手推搡著A同修打斷A的嘮叨,聲音也高了不少:「你口口聲聲說要聽師父的,卻跟著感覺走!你是真的在修煉嗎?你真信師父信大法嗎?」

A說:「我當然信師父!一個小時前,我冒著傾盆大雨到同修B家取週刊。B同修說:雨這麼大還來?我說:大法的事,從來風雨無阻!」

看著A同修激動的樣子,我意識到不該這樣對待老年人,這不符合師父要求的做好人的標準,於是連忙道歉。卻沒有向內找,而是帶著憤憤不平的心離開了同修家。晚上發正念清理自己時想起這事。突然意識到如下問題,現做簡單分析與同修交流:

問題一:為甚麼讓我遇到白天那一幕?

師父的經文中有:「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2]。把白天那一幕「反過來看自己」,難道我對師父對大法也不堅定嗎?

師父講:「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3]。

找自己才能發現和去掉執著,才能提高。我沒有認真找自己就是在這個問題上沒聽師父的話,在這個問題上不堅定了,動搖了,被同修表現的「是非對錯」的假相帶動了,動搖了本應該無條件向內找的正念。

再往下找……

師父在講宇宙結構的時候講過「樹的枝杈」[4]。試想,站在哪個枝杈的角度上看到的是能被全宇宙公認的對呢?師父早就告訴我們:「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5]。我白天理直氣壯的糾正同修的所謂「錯誤」時,已是身處動搖的危險中卻不自知。這裏不是說發現同修的問題不應該提醒,而是應該正念修自己,不帶人心善意提醒。保持正念的情況下提醒同修的效果不是更好嗎?

問題二:我為甚麼那麼急切的希望A同修提高?

最近,周圍接觸的同修中經常聽到各種無可奈何的感嘆。有些同修這些年一直比較懈怠,他們的無可奈何似乎是意料中的;而A同修一直是被認為「三件事」做的比較好的。深挖下去發現,自己表面不說,心底早把同修分成三六九等。哪個正念強可以商量事;哪個人心多不能依靠;哪個經常幫倒忙需要提防。嘴上也背著師父的法:「大法弟子是整體」[6],其實,心底是用狹隘的人世間的待人處事的經驗在衡量同修以往的表現,這不也是對師對法不堅信的表現嗎?不也是一種動搖(不能溶於法中)嗎?

再挖下去,隱藏的有轟轟烈烈的幹事心、求名的心、依賴心、怕麻煩的心、喜歡順利的心。因為這些都是自己做常人時的明顯執著,修煉後也算比較重視,所以,它們的表現不如其它執著心直接,卻沒有根除,在偷偷的合起伙兒來伺機作亂。

問題三:我以甚麼方式在「幫助」A同修提高?

我忘記了考慮同修的承受能力。我希望同修快點提高,其實,也是同樣希望自己快點提高,而被我用來衡量是否提高的標準卻是展現在世間的表象。煉完功是不是一身輕?氣色如何?心態如何?語氣如何?有時甚至是講真相時對方的一個眼神也能帶動我的心。有時非常執著「三件事」的效果是否立竿見影的體現在常人空間中。違背了師父講的「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7]。這也體現出我對「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的法也存在著一定程度的不堅定。

其實,執著我的感受、我的認識,是修煉中的大忌。師父曾講過一個人被蒙上眼睛聽自來水滴答聲的故事。我現在理解到,人世間我們能看到、聽到、感受到的一切對修煉人來講都像那故事裏用來蒙眼睛的東西。眼睛本來是好的,只是被蒙上了。師父講法給弟子開智開慧,就好比在不斷擦亮弟子的眼睛。作為一個修煉的生命,你是任由那些東西蒙住自己的眼睛,還是在師父的看護引導下越來越「明慧不惑」[8]?

有的同修在修煉中逐漸的失去信心,或許就是太看重那些表面現象帶來的感受,同意自己被蒙住了眼睛。師父講:「我們作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1],「因為功的演化過程是極其複雜的,人的感覺甚麼也不是,不能憑著感覺修煉」[1]。

所以,山窮水盡也好,柳暗花明也好,不管我們這個肉身現在體會到、感受到甚麼,不管我們在人世間正面對著甚麼,那只是修煉路上的風景而已。我們腳下的通天大道師父早已經給鋪好了,別讓那些想要蒙住我們眼睛的假相給騙了,耽誤了行程,或是失去了信心。

個人層次有限,認識難免偏頗。希望拋磚引玉,與同修共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助師〉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8]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堅定〉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