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說我能存活下來是一個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七日】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由於身體突感不適,去縣醫院檢查,確診為腎衰竭,醫生告知很嚴重需立即轉院去武漢,並且還跟我爸媽說最好使用救護車護送,可想當時情況之危急。到同濟醫院後,醫生緊急做了檢查,診斷結果和縣醫院是一樣的,隨後立即為我做了腎透析搶救。

在同濟治療了一個星期,一直到病情穩定才回家。回家後,在姨媽同修的幫助下便開始學法煉功,嚴格的說是走回大法中來,因為在我上小學的時候就和媽媽同修一起學過法,後來由於步入高中學習,學業繁重,自己慢慢放棄了,離大法也越來越遠,但自己心中一直謹記大法好。也許這次是以這種形式讓我重新走回來。

雖然從新走回來,但對於大法依然停留在小學學過法的那段認識上,再加上後天教育、黨文化的毒害,其實當時的自己只是說知道大法好,修大法能提高自己的境界,使自己有個好身體,而不是說自己要做一個修煉的人,也根本就沒理解「修煉」這兩個字真正的含義。

記得剛走回修煉時,自己身體狀況很不好,身體上承受很大,整夜不能睡覺,人一躺下就閉氣,媽媽只好把一張摺疊桌立在床上,讓我趴在上面睡一會,時間長了又不行,然後就把被子放在我背後讓我靠著床背睡一會,每天晚上就這樣來來回回重複這兩個動作,我自己不能睡,媽媽也一直陪著我熬夜。飯也吃不下,總感覺胸口有硬東西擋著,吞不下去。那時候就感覺自己陷入一種絕望中,身體上不舒服我可以咬咬牙忍著,但心理上的煎熬真是難以承受,如果不身在其中,真的難以想像那種絕望的心情。在最痛苦無奈的時候,我就想,無論怎樣有師父在有法在,我是大法弟子,這個稱號是宇宙中最神聖的,一切不好的思想都不是我,我只聽師父的,我的一切師父說了算,我只跟師父走,求師父加持弟子正念。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們好大一群人要到一個地方去,走了很長一段路,看到一個房子,大家說歇一會再繼續趕路,於是我們都進入了房子裏面。發現牆壁上有很多別人寫下的話,大腦中說這是別人留作紀念的。我就想我寫上「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這樣以後到這裏來的人就可以看到大法真相了,我就用石頭在牆上寫字,不知怎麼我就醒了。醒後回想這個夢才意識到我在牆上寫的是「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後來悟到是師父點悟我在修煉路上遇到魔難一定要堅強,用法指導自己。

修煉是熔煉金剛的過程。不能說你的心性提高不上來,這個關就不過了;一關沒過好,後面便會加大魔難過關。我正是在魔難中沒有提高自己的心性,沒有警醒師父在夢中用「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的法理對我的點悟,以致再一次面臨生死考驗的大關。

十月二十一日晚上十點多鐘,病情加重便住進縣醫院,因病情危急,在縣醫院住了不足三小時又連夜轉院送至武漢同濟醫院搶救。急診室的醫生確診我是腎衰引起的肺部積水、胸部積水、肝功能嚴重受損,當晚就安排我住進ICU,並告知父母我病情的嚴重性,經過一系列化驗檢查,確診是腎衰引起的病毒性心肌炎。醫生說一個正常人的心肌蛋白指數為70至90之間,而我的已經達到70000多,此時醫生為我議定了七套搶救方案,讓父母簽字,我的父母和姨媽、舅舅在ICU外焦急萬分的等待。

這期間,姨媽一直與媽媽交流,叫我媽要有正念,只有師父才能救我,一切舊勢力的干擾全部否定也堅決不承認。

醫生一次又一次的給父母下病危通知書,跟父母說現在情況危急,所有該用的藥都用了,可我的心肌蛋白指數卻沒有下降的跡象,還在往上升,心臟有隨時停止跳動的可能,現在這一切只能看我自己的造化了。記得在ICU裏面的前兩天,我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後來才逐漸清醒過來,在ICU裏只有下午三點鐘家長才能進來有十分鐘的探視時間,媽媽和姨媽就進來鼓勵我,叫我不要有壓力,要始終堅持一念:只要師父的安排,其它一切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

雖然當時情況危急,但我沒有任何說我會死的念頭,無論身體多麼難受,都始終堅持用手機聽師父講法錄音;無論醫生說甚麼,我知道那是舊勢力想利用我沒修去的人心動搖我信師信法的正念,我就想我要儘快從這裏面出去,和同修們一起學法煉功,求師父安排,也許是師父看到了我的這顆心。經過八天與病魔的抗爭,在師父的加持下,與死神擦肩而過,我終於從ICU裏出來了。

從ICU裏出來後轉入臨時搶救病房。在第二次透析時,邪惡的舊勢力再一次向我伸出了黑手,當醫生給我上機不久,危險又發生了。我告訴媽媽我很冷,媽媽連忙給我灌了兩個熱水袋,蓋上兩床棉被,可慢慢的我就開始發抖,到最後全身烏紫,臉煞白,嘴唇也是烏紫的,整個身體抖得媽媽按也按不住。因為剛上機不久,醫生說如果將血重新回到身體裏去,會加重我心臟的負擔對心臟不利,醫生在一旁也束手無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在一旁的爸爸看到此情景也是嚇得全身發軟,後來他告訴我他當時嚇得腿直往下蹲。

也許是修煉人有師父加持,媽媽當時表現的出奇的鎮靜,她抱緊我,附在我耳邊告訴我:孩子別怕,我們有師父有大法,師父就在我們身邊,你隨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弟子」,當時我們念出的聲音在場的醫生和其他人都能聽得到,這樣大約十多分鐘後,我平靜下來了,臉上、身上的顏色都變回來了,我們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隨後醫生連忙抽血去化驗,化驗結果出來了說我血液裏感染了兩種細菌,並且其中一種細菌抗藥,醫生說我疑似得了敗血症。要知道在醫學上敗血症沒有治癒的可能。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當時真是生死存亡一念間,我知道這又是一次生死考驗,我從內心深處否定它,我有師父,我不會有事的。這期間通過手機與姨媽視頻,並將這次情況告知姨媽,姨媽同修鼓勵我說:「這是舊勢力的迫害要堅決不承認它,師父新經文出來了,我明天就給你們送來。」第二天,姨媽給我們送來了新經文,得到師父的新經文,我和媽媽如同黑夜的航船看到了領航的明燈,我們將新經文學了一遍又一遍。並且不停的針對那些蟲子、細菌之類的壞東西發正念,求師父幫忙,雖然不幸但我又覺的我是幸運的,因為我有師父有大法,還有那麼多同修的幫助,看著病房裏形形色色的人,我知道我和他們是不同的,因為我走入了大法修煉,我內心無畏無懼,更知道師父時刻就在我身邊,無論醫生說甚麼,我就是不承認它,這樣又經過十多天的生死考驗,典型的敗血症消失了,師父再一次將我從死亡線上拽了回來,再一次讓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從ICU到臨時搶救病房然後又轉入普通病房一直到出院,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裏,醫生說我都很樂觀,其實我想說,這是因為我有師父有大法,才能做到坦然面對病魔,後來出院,爸爸拿到出院小結,那一摞病歷紙足有兩寸厚,醫生說重症病毒性心肌炎加敗血症能存活下來真是一個奇蹟,我深知這是師父救了我,爸爸也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

如果不是幸遇師父,幸遇大法,也許我的生命早已終止,沐浴浩蕩佛恩是我最大的榮幸,是偉大的師尊讓我重獲新生。

作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我知道我還有很多沒修去的人心,離法的標準差的很遠,與同修的差距還很大,但我有信心奮起直追,在今後的日子裏,我一定好好修煉,努力圓容師父所要的,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再一次叩謝師尊的救命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