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為我開綠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那是在二零一五年五月十日,我們當地同修準備晚上出去掛真相條幅。我和A同修一組騎著自行車,拿了二十多個條幅沿著馬路準備投放。同修有點心不穩;而我一路走來就不順利,平時我自行車騎得就不太好,一不小心我的前車轂轤就撞到馬路牙子上了。後來A同修告訴我後面有人跟蹤我們,我一回頭的功夫,車轂轤再次撞到了馬路牙子上,連人帶車一起摔倒。我的左腳別在自行車裏,車子壓在我身上,就聽「喀嚓」一聲響。

當時沒甚麼感覺,很淡定的起身,想是自己沒有做好被舊勢力鑽空子了。當時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沒事,我是大法弟子,做著宇宙中最神聖的事,誰也動不了我,即使我沒做好有漏洞,還有師父歸正。

A同修在我前面一段距離,看我摔倒在地,等我起來一起趕路,這時我的左腳開始疼痛,不聽使喚,腳就腫起來了。A同修問我能走不?我說能。雖然我說行,可腳已經不能吃力了。A同修在前走我在後走,要橫穿馬路,那時馬路上車水馬龍,A同修過去半天了我也沒過去,A同修很是著急,她想就摔了一下不至於太嚴重,當時我也沒有告訴她我的腳如何。過了很長時間才到了馬路的對面,同修問我能行不?我說行。

A同修嫌我走得慢,讓我在此等候,我說好。當時我面前有一棵大楊樹,我想把手中的條幅掛上一個,可是腳不吃力 ,沒有掛上。此時,我的腳已經一點知覺都沒有了,不能著地,我只能扶著自行車一點一點的挪動。這時A同修看我行動困難,跟我說你先回家吧,我自己把條幅掛完了再回家。我說好,就往車子上上,可是怎麼也上不去,因為整個身體的重心都在左腳上,後來同修看我上不去車子,返回來扶著車子讓我上車,可就是上不去。如果我不走,同修不放心,我讓A同修先走,我慢慢自己再上自行車。

當時都想扔下自行車,自己打車回家。那自行車咋辦呢?它是我的交通工具,不行,我就求師父幫我。在師父的保護下,終於我能上自行車了,我都感到驚訝。

當時我和同修所在地離我家大概有六里的路程,大概要經過六個信號燈,如果遇到紅燈需要下車,就麻煩了,恐怕我再也上不去自行車了,我就求師父加持一路給弟子開綠燈。結果這一路我右腳蹬著車子,左腳一路浮著,果然一路暢通無阻。

到了樓下放下車子,乘著電梯進了家門,當我打開屋裏的燈看著自己的腳,膝蓋往下一直到腳趾尖都是黑紫色,左腳踝骨腫了鵝蛋大個筋包,腿和腳腫的老粗。這時一步都走不了,從門口爬到床上。

我兩天兩夜沒睡覺,疼的撕心裂肺,翻身都能聽到腿骨之間斷裂的摩擦聲,我知道自己的小腿骨折了。同修把我的小腿用紙殼固定上,怕我翻身疼痛,有的建議我去醫院固定上,我沒有動心。我堅定正念,有師父保護,沒事兒的,有時間我就發正念。

第二天早晨照常起來爬著去做飯,兒子看我坐那兒不動,有點不對勁兒,一看嚇了一大跳,我看瞞不住了,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兒子。兒子能理解我,曾經他也是大法小弟子,就這樣爬著走能有兩三天。後來兒子從鄰居家借了一個塑料凳,我就扶著它上廁所,做家務 。A同修來看我,她說,沒想到我摔得這麼重。後來其他的同修也來看我,有買菜的,買水果的,還有幫我做飯的。在這裏向所有幫助過我、照顧過我的同修表示由衷的感謝。

我左腿跪在凳子上煉功,有時間就學法,發正念,就這樣過了十來天凳子就不用了。一天兒子的爺爺過生日,我沒去,親戚都覺的奇怪,兒子告訴他們我腳崴了,不能去了。後來親戚們來看我,看我腳腫的那麼大,鞋子都穿不上,這哪是崴腳的事,要趕緊上醫院拍片子,搞不好還需要住院治療做手術呢。當時,親戚就聯繫朋友去正骨醫院檢查的事,他們騙我去檢查一下就回來,第二天準備來車接我去醫院,我說我不去,我是修煉人,我有師父在管,我的腳肯定會一天一天好起來。他們看說服不了我,就又給兒子打電話讓去本地醫院查一下,因為親戚的一個朋友就因為腳崴了,沒有去醫院治療落下了踮腳的毛病。兒子理解我,結果被親戚訓斥了一通,把兒子給說哭了。

因為我有了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干擾迫害,堅持向內找,歸正自己。我白天學法,晚上一瘸一拐走出去發資料,雖然同修能走三四個單元,而我只能走一個,但是我也一定要做。就這樣慢慢的我的腳正常了,行動自如了。

希望那些過病業關的同修堅定信念,信師信法,向內找,找自己的執著,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