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趕我出門 師父救活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我是農村大法弟子,今年八十四歲了。以前中共搞農村合作社,使我家變的很貧窮。為了能生活下去,年輕的我不得不拼命幹活,因勞累過度落下了一身病:頭暈、膽囊炎、腿痛。老伴身體也不好,有胃腸炎、神經衰弱、神經性頭疼等,接著就是甚麼大躍進、人民公社化造成的三年飢荒,沒餓死就算好的了,更別想花錢治病,只能整天愁眉苦臉痛苦的熬著,真有不想活了的念頭。

熬到了一九九八年,鄰居告訴我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你快學去吧。」就這樣我和老伴一起去煉了法輪功。

得法後心情非常激動,我倆早晚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在家裏也是天天聽師父講法錄音,那個高興勁兒無法用語言表達。煉功也就兩個多月,我和老伴的病全好了,走起路來一身輕。我不但能種地,還能帶人去幹建築活,日子越過越好,在村裏還算是個富裕戶了!

現在我就說說我在修煉當中師父幫我度難關的幾件神奇事。

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開始瘋狂打壓、迫害法輪功,不斷的誣蔑師父和大法。為了還師父和大法的清白,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我和老伴天天晚上騎自行車出去發資料,貼不乾膠。

在二零零二年皇曆十一月中旬的一天,警察突然把我綁架到當地派出所,非法關押並折磨了我五天,勒索我五千元才放我回家。回家後我感覺壓力很大,學法放鬆,同時感覺到身體不適,出現被病魔干擾的症狀:肚子痛得很厲害。

不修煉的家人強行把我送到醫院,一檢查,醫生說是腸癌,馬上做手術。術後第六天覺的刀口不對勁,一看,刀口開了,醫生就又為我做了第二次手術,把刀口又縫起來,結果第四天又開了。腸子裏有很多氣,都鼓出來了,叫來醫生一看,醫生說:「不行了,活不了幾天了,沒有希望了,趕緊回家吧。」我一看,腸子都要到體外來了,我怕腸子掉地上,就用手捂著,醫生嚇得走了,我老伴也嚇的不敢看了,跑出去了,在外面和兒子、女兒商議回不回家。他們在外邊長達三個小時,我在病房裏用手捂著腸子三個小時,沒有人來管我。

我不動心,腦子裏只有一句話:我是煉功人,我有師父,我不怕。

家人問醫生:「能不能再給治治?」醫生急著說:「走吧!走吧!第二次手術費我們也不要了,趕緊走吧!趕緊走吧!」醫生怕我死在醫院裏,家人賴他們,就急著趕我們走。家人問我:「怎麼辦?走不走?」我說:「走,我早就想回家了。」沒辦法,家人只好用布把我肚子纏了纏,用擔架把我抬上車,拉回家。

我躺在炕上,不能吃飯,嘴裏不斷的往外吐白中帶紅的髒東西,刀口也一直往外淌血水,連老伴給我喝點雞湯都從刀口流出來。刀口兩邊的肚皮都爛了,成了一塊一塊的肉疙瘩,縫刀口的線露了出來,老伴一看,就把線用力拉出來扔了。

來看望我的親戚朋友都不敢看下去,都偷偷地說,不行了,好不了了,趕緊準備後事吧。

我姐姐給我準備好了送老衣服。我知道後對老伴說:「趕緊把它處理掉,我不要這東西,我不要,我是煉功人,我有師父管,我一定會好的,其他人誰說了也不算。這是髒東西,把它扔到豬圈裏燒了吧。」老伴馬上就按我說的把它燒了。

從做手術到回家,奇怪的是我一點也不覺的疼,知道是師父在替弟子承受著。所以我不害怕,心裏非常的平靜。自始至終我就一直在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我一定會好的。我的頭腦始終是清醒的。回家後,我每天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老伴在地上煉功,我起不來,就躺著比劃動作。後來能坐起來了,我就坐著煉。能煉多少算多少。期間我一粒藥沒吃,也沒採取甚麼醫療措施,只有老伴每天用清水、酒精、或鹽水給我清洗一下刀口。

神奇的是,那麼嚴重的情況下,刀口一點也沒感染,我更沒發燒過。老伴也堅信師父,從來沒害怕過,還不斷的鼓勵我信師父信法。因為我不能吃東西,身體瘦的只剩骨頭被皮包著,那骨頭架子看得清清楚楚的。親朋好友都不忍心看我。

村醫生來看我說:「你不能吃飯,就打營養針吧。」我說:「我沒有事,不用打針,我會好的,我是煉功人,我有師父。」

就這樣,一天天過去,眼看著張開的刀口和潰爛了的肚皮一天比一天幹了,老伴看見刀口從上邊開始一天一天、一點一點在癒合,刀口約有二十釐米長。到了腸子的末端,爛窩比較大(直徑大約五釐米),很難癒合,一天我老伴發現竟然從肚子裏邊長出一塊肉把這個大窩堵上了!我感動地對老伴說:「師父真是無所不能,師父就在咱身邊,時時看著我們哪。」

不到半個月刀口全長好了,我能下床了。沒用一月的時間,我就和老伴出去趕集講真相證實大法去了。

我身上發生的奇蹟轟動了我們的南村北莊和親朋好友。大家都傳說著我的事:一個要死的人了,都被醫院趕出來了,就因為學法輪功就好了!真是奇事啊……,原來法輪大法這麼好,這麼神奇!大法弟子說的都是真的!

我現在出去講真相特別容易,認識我的人自然都愛聽;不認識的人我一說我的名字,人們就驚喜的圍過來問這問那,高興的聽我講我的故事和大法的真相;原來不認同大法的也主動的聽真相,做三退。

我還到派出所、政府部門、和我以前工作過的單位去講真相,很多有緣人得救了。每當給別人講真相,說到師父把我從死神手裏奪回來,我就忍不住流下了感激的眼淚,感謝師父!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師父的慈悲偉大!借明慧平台再一次叩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法庭講真相 善待醫生

我的身體恢復了健康,這消息傳到了醫院,醫院不但不認為是自己的醫療事故,相反倒起訴我,說我欠了他們的錢。法院的人叫我去法庭。我和老伴就去了。

那天開庭,來旁聽的人很多。我對法官說:「是醫院的醫生怕我死在醫院裏,趕我們回家的,是他們自己說不要手術費了。我回家沒吃一粒藥,沒打一支針,我是學法輪大法好的,是俺師父救了我,要是不學法輪功,我的命早沒有了。」很多人一聽我的陳述都說這根本就是醫療事故,你不但不用給他錢,你還應該告他們,要求醫院賠償!

我說:「我是煉功人,師父教我做好人,為他人著想,我不但不告他們,我還要把錢還給他們,不欠他們的。」在場的人聽了先是驚訝,而後是佩服,有的說:他們真是好人哪!

我回家借了錢,到醫院找到了醫生和院長,把兩千元錢還給了他們。我還告訴他們:「你們都束手無策了,把我趕回了家。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我一點都不怨你們。我回家不到半月就好了,沒花一分錢就好了,你們說這是不是奇蹟?」他們點頭稱是,我說:「大法這麼超常,你們千萬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會有福報的。」看的出他們都很感動,一再說:「謝謝,謝謝,你們真是好人。」

師父幫我滅了熊熊烈火

去年秋天我和老伴幫鄰居摘花生,鄰居很感激,就把花生蔓送給我當柴燒。五、六畝地的花生蔓全垛在廂房外面,靠著牆,緊挨著廂房,廂房是草坯房。今年六月的一天,一個醉漢故意把草垛給我點著了,鄰居看見起火了,就砸我家的門,喊我:著火啦,快出來救火!

我趕快提著一桶水就出去了。一看,我傻眼了,只見火光沖天,火苗隨著西南風,「呼呼」的直向廂房撲來,廂房的房頂已經被引著了,廂房裏有煤氣罐、有糧食、家具等易燃物品,廂房連著正房,根本來不及滅火了!

就在這十萬火急的時刻,我馬上想到了師父,就大聲地喊:「師父救救弟子吧!師父救救弟子吧!師父救救弟子吧!」我連喊了三聲,風立刻轉向,西南風瞬間變成了西北風,風把火苗吹到大街的空地處,我隨即把手裏的一桶水往火苗上一潑,火瞬間滅了!

我知道又是師父救了我的家,幫我滅了這場大火,替弟子化解了這一大難。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我的家瞬間就會變成一片灰燼。

我家再次出現神奇!這事在我村一下傳播開來,很多人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威力,眼見為實,真的相信大法是超常的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