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筋骨骨折八天神奇痊癒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二零一六年秋天,我和老伴(沒有修煉)去幫小舅子扒苞米。因地裏泥濘,進不去車,只好把扒下來的玉米棒子裝袋子扛到大道上,再裝車運回家。十月二十二日上午,車快裝滿了,地裏只剩兩袋玉米,準備裝完車就回家,我把其中一袋搭到小舅子肩上,他走後我將剩下一袋撅到肩上,因用力過猛,腳一滑,往後一閃摔倒了。

剛割完的玉米茬又尖又硬,我摔在玉米茬上,造成左側兩根筋骨骨折。當時不知道,但我堅信大法,不會出現任何問題,一切都是假相。但他們看到我臉色煞白,我也感到左側不能用力,疼。下午回家的時候,我上汽車上不去,老伴扶我上車。

到了市裏她讓我去醫院檢查,我不去。可是吃飯、喝水、咽東西喘氣都疼,上下床翻身上廁所都困難,老伴看我遭罪,勸我說:咱拍個片看看究竟哪壞了,不住院也不吃藥,但咱心裏得有個數啊!傷到甚麼程度,心裏得有個底呀!我想,上醫院確定一下,傷到甚麼程度,將來好了,對證實法有說服力。

小姨子是醫院X光大夫,照相後看片子,對我老伴說:「姐,兩根筋骨骨折,都錯位了,得住院」,老伴說:「住院!他才不住呢,二十一年沒吃藥、沒打過針,有好幾次折騰的死去活來他都不去住院,誰能犟過他?!」

小姨子說:「最少也得住二十一天,」我手指著小姨子堅定的說:「你記住,從今天起,不超過十天,我就來拍片兒,就能長上。」 小姨子當時看著我,那眼神和表情告訴我「你也是吹吧!」

回家後,老伴讓我吃黃瓜籽兒,說黃瓜籽兒不是藥,又讓我吃甚麼「汗山奇」,說「汗山奇是花兒」,我都謝絕了。我想,如果這樣以後好了,我是吃黃瓜籽兒、汗山奇好的,還是修大法好的?我怎麼向別人說清楚?怎麼證實大法?我才不上她們的當呢。

從那天起,煉功學法我一天也沒耽誤。就是每天煉功比平時要困難些,鬧鐘響了開始起床,忍著疼痛慢慢一點一點的把身體側過來,把胳膊慢慢縮回身下,腿踡起來,用手和胳膊支著上身,腳和小腿慢慢耷拉到床邊,然後下床穿好衣服準備煉功。這幾年不管是動功還是靜功從不在床上煉,都在地板上煉功,效果很好、不睏。所以現在遇到點麻煩干擾,我必須煉功,動作上儘量達到標準,可是煉動功時,第一、第三和第四套功法,左胳膊剛到頭頂就疼的達不到標準,我就儘量煉,能舉多高就舉多高。

就這樣和平時一樣,白天忙證實法的事,晚上煉功,第八天就行動自如,左手拿東西敢用勁了。

第十二天路過小姨子所在醫院,我就檢查了一下,她非常驚訝,問:「怎麼這麼快就長上了,你有甚麼絕招吧!告訴告訴我,我有糖尿病。」我說:「有絕招,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她說:「好使嗎?」我說:「百分之百好使,就看你用心成度,你用百分之八十,就好百分之八十,你用百分之二十,病就好百分之二十,一點不用心,一點也不會好的。」

她說:我記不住,你給我寫上。我就用醫院處方紙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大字。接著我就給她講真相,問她入過團嗎?她說入過。入過隊嗎?她說入過,我說:把它退出,對你有好處,她說:這與身體有關係嗎?我說:共產黨宣言都稱自己是幽靈,中國叫鬼魂,你天天和鬼魂攪在一起,能得好嗎?你沒聽有人說:「衝」著「鬼」的吃藥打針乾治治不好嗎?她很同意退出邪黨團隊組織。

老伴的同學有在上海看外孫子的,有在海南買房子過冬的,有時打電話或用微信聊天,當問到我骨折好沒好時,老伴說:「人家說七、八天就好了,二十年沒吃藥,沒打過針,身體啥病也沒有。」對方在電話裏說「看來人家煉那個功(指法輪功)是對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