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前,我有嚴重的風濕關節炎,全身關節腫痛,因嚴重的風濕,又引起風濕性心臟病、腎炎、肝炎,修煉大法後,所有病灶全部消失。

當時我每天除了參加集體煉功外,還要出去洪法。我放下自己做的小生意,自己買了放像機,請了師父的《濟南講法》、《大連講法》、《廣州講法》錄像帶和師父的教功帶,我背著放像機和另一個功友去本市的周邊鄉鎮,住在旅館裏辦師父講法錄像班,後來有其他縣區請我們去援助他們洪法。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日,我與功友一行四人到了四川的廣安縣白雲區,到了那裏,我們集中學習了兩天,就開始安排洪法的事了。當地輔導站負責人就說:「我們這裏有很多地方有人想學法輪功,我找人帶你去。」

第二天我和嚮導一早就出發了,從早飯後出發一直走到下午人們收工,走了四、五十里的鄉村小路,來到白市鎮,一打聽,當地還沒有一個人想學法輪功,就連嚮導的姐姐、姐夫都還沒想學。於是我便挨家挨戶去洪法,尋找有緣人。三天後,來了三、四個人想學法輪功,我就開始放師父講法錄像,以後就陸陸續續的有人來學了。就這樣我一個人白天出去洪法,晚上放錄像,幾天後,就由後面的功友來接替,負責人又安排我去另外的地方洪法,到五月二十七日,短短的二十多天裏,就辦了三、四個「法輪大法九講班」。最後那一班快結束時,班裏達到了三十七人,他們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工人、農民、教師、學生。大法洪傳,人人喜之。

回到本地的時候,邪惡的迫害已經開始了,這洪傳大法的歷程,將成為我一生永遠珍藏的幸福記憶!

一、我看到師父全身都是卍字符

我們學法輔導站在一九九六年、九七年、九八年三年間,每月放師父講法錄像一次。在九七年七月放師父講法錄像時,從看師父的第二講講法錄像開始,到第九講結束,我每天看見師父的頭頂上、臉上、額頭上、肩頭上、手臂上、手背、手心、手指肚、胸前,到處都是卍字符。回到家裏,講給女兒聽(女兒是八歲小弟子),她說:「不只是身上,腿上、腳上、腳心、腳趾肚,到處都是卍字符。」

師父說:「卍字符是佛的層次的標誌,只有達到佛的層次才有。菩薩、羅漢沒有,但大菩薩、四大菩薩都有。」[1]師父還講過:「超過如來一倍就有兩個卍字符,再超過就有三個、四個、五個的,多的滿身都是。腦袋上、肩頭上、膝蓋上都會出現;擱不下時,手心、手指肚、腳心、腳趾肚等處都會出現。隨著層次不斷提高,卍字符會不斷的增多,所以卍字符是代表佛的層次的,佛的層次越高,卍字符就越多。」[1]

師父從來不講自己的事,從那以後,我知道師父是從絕頂高的層次下來度人的。

二、我看見了銀河系

有一次,我在一所大學的教學樓二樓空地學法、煉功(靜功),不知甚麼時候,這房子就沒有房蓋了,我看見了無垠的蒼穹,看見了銀河系,銀河系無數的星球在不停的旋轉著,和師父教功光盤開頭的那個旋轉的銀河系一模一樣。

我悟到是師父有意讓我看到宇宙天體是多麼的龐大,增強我煉功的信心。

三、師父對我打手印

一九九七年,我們經常晚上集中在一所大學的實驗大樓演講廳前的空地上交流心得體會、煉靜功,有一天晚上煉靜功時,我看見師父穿著金黃色袈裟在我面前打坐,對著我打手印,可是我看不懂是甚麼意思。師父說:「手印就像佛的一種語言,一種表達方式,因為佛在表達甚麼的時候,不想用語言時就打手印。」[2]感謝師父對我的加持、鼓勵。

四、師父的法身顯現在空中

一九九九年以前,我們都是在晚上集體學法,我看見有的功友面前放著一張師父穿著紅色袈裟,站在蓮花上的法像,很好看,我也想有一張。找搞資料的輔導員請了兩次都沒請到。輔導員說,要留給新學員,你是老學員了。聽他一說,我把心放下了。

一天晚上大家學法、煉功完後,一個一九九五年就開始修煉的大學生(老學員),約我和他一塊去輔導員家拿資料,到了那裏,我們被門口擺著的桌子擋著進不去,我們就站在門口,輔導員把師父法像背面朝我遞給了他,我知道是師父站在蓮花上的法像。我想:他比我先學法輪功,肯定是老學員了。但我一點都沒動心,像沒看見一樣。

從那裏出來,走到鐘塔的時候,我的正前方的天空中出現了很大的一個紅圈,圈中有一個柱子,我正在納悶那是甚麼的時候,一會兒我就明白了,而且看清楚了,是師父穿著紅色袈裟,被七彩光環罩著踩在蓮花上,正對著我飄過來了。我高興得情不自禁。感謝師父慈悲,親自顯現給弟子看,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師父飄過我的頭頂,向遠方飄去,越飄越遠,最後消失在空中。

五、師父給我寫了一個大大的「佛」字

二零零二年十月我去農村講真相,遭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被綁架到拘留所、洗腦班,關押兩個多月,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人心重,違心的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寫了悔過書,心裏非常痛悔,回到家的第一天,我就讀《轉法輪》(我的家被抄了,所有的大法書都被抄走了,幸好我丈夫在邪惡來抄家之前,給我藏了一本《轉法輪》),好久沒讀書了,好親切,好激動。我翻開書,師父就給我寫了一個隸書體的空心佛字,與《轉法輪》書版面一樣大,就像霓虹燈一樣,是紅色的,非常好看,在書上足足顯現了五分鐘。師父是多麼的慈悲啊,對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都不嫌棄,還寫了這麼大一個「佛」字來鼓勵弟子,給我增添了信心,我下決心要堅持修下去,一定要修成佛。

六、我親眼看見了法輪

我親眼看見法輪,是走入法輪功修煉後,一九九九年三月十九日晚第一次去一所大學的實驗大樓看師父講法錄像。看第二講時,師父講天目的問題時,當時就從電視屏上飛出像雪花一樣的無數的法輪,落在大家身上,法輪落在我頭上、背上,當時就麻轤轤的轉動起來,我得到了師父給我下的法輪!

在大法中修煉初期,我還在做擺地攤賣衣服的生意。那時,每天拉著兩大包衣服出去賣,因為修煉了,所以每次出去都帶著《轉法輪》,沒人來買衣服的時候,我就看《轉法輪》。一次在擺攤空閒之時,我又拿出《轉法輪》來看,就看見無數的小法輪從書裏飛了出來,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要精進。因此到下午四點多鐘,有無生意我都要回家,參加晚上的集體煉功、交流切磋。

之前我脖子上長滿了小紅包,修煉大法以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把我體內的毒素從皮膚表層推了出來,有功友說:「你脖子上好大一個法輪在轉動啊!」我高興的說是:感謝師父為我淨化身體!還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看見有六個直徑在六十多公分,翠藍色的大法輪在膝蓋處圍著我轉,跟著我回家。

有一次,我帶女兒去看師父講法錄像,回家時,一進門,我丈夫就惡狠狠的說:「我把你師父的法像撕了。」(他是大學教師,一直反對我帶女兒學法輪功)我趕快來到我的房間,一看牆上的法輪圖被撕了,還剩下圖釘上的一小片紙。我心疼的摸著那一小片紙,能量還很強。我和女兒都哭了。

我哭著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對不起師父,法輪圖都保護不了。師父您知道嗎?」女兒哭著說:「師父說知道。師父說:現在我給你們床上下一個大法輪。」我們哭著哭著,一會兒女兒笑了,說:「媽媽你看,床上有一個紫色大法輪!好大喲!轉動的光芒都有五、六寸長,四週還有小法輪在轉著。」女兒比劃給我看(我那時天目還看不見),一會女兒高興的躺在床上說:「好舒服喲!」還叫我也躺上去,我只是用手摸了一下,有一種電麻的感覺。從此以後,我的床上就有一個大法輪在不停的轉動著。

法輪圖是多麼珍貴啊,自從法輪圖請回家,師父的法身就經常從法像上下來,三面牆上(除窗子那面牆而外),一面牆上坐兩個法身看護著女兒,有時還煉五套功法給她看。有一次女兒說:「媽媽,今天師父煉完功回哪裏去了?」我答:「不知道。」她高興的大聲說:「回到法輪圖上去了!」那時女兒還不到十歲,還沒開始學法、煉功。

她給我講,師父給她說你就是來修煉的,一定要好好修煉。女兒說師父經常把她帶到法輪世界,她還描述法輪世界的景象給我聽,說法輪世界甚麼都有,讀書就是讀《轉法輪》,上體育課就是煉法輪功。師父經常帶小弟子去玩,還把她帶到白人的世界去玩,白人世界的小天使都長著翅膀。她還經常看見天女散花、法輪等等。

有一次,她中午睡午覺,一下子就夢見自己在天上飛,飛到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前,門開著,兩個穿著鎧甲的天兵天將,手持兵器在門口站崗,看見師父在殿中間給下面圍坐著的眾佛講法,她非常高興,喊著:「師父!師父!」朝師父飛去,一飛到門口,被兩個天兵「嘩!」一下子用兵器擋住了。師父說:「放她進來。」師父把她拉到跟前說:「你背《轉法輪》。」她一口氣就把《轉法輪》背完了。

她醒來後就給我說:「我從來沒讀過《轉法輪》呢,師父叫我背,我就背完了。」我說:「那是你在天上就讀背得了的嘛,從現在開始,你要讀《轉法輪》了。」

這些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是我一生中最珍貴的回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美國第一次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