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匠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以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

突破家庭魔難,堅信大法

我是幹瓦匠活的。由於常年在外幹活,落下很多毛病,最嚴重的是頸椎增生,壓迫神經,幹活時手麻木,像過電似的痛苦不堪。二零零五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不到二十天,一切症狀不翼而飛,身輕體健,精力充沛。從此人生觀徹底改變,按真、善、忍法理嚴格要求自己,提高心性做個好人。

開始修煉,家庭干擾很大。妻子一再阻攔,變著法的和我鬧,還用離婚威脅我,不給我好臉。有一次用手電筒往我腦袋上打,問我還煉不煉,手電筒都打扁了,我依然堅定的說「煉」。最後她把手電筒一扔,躺在炕上嚎啕大哭。

還有一次上丈母娘家串門,大舅哥、小姨子都來了,聚在一起吃飯時,我說起大法的事,妻子上來就給我一個嘴巴子,讓我覺的很難堪,但是一下想起師父的法:「有人說:走在馬路上,誰踢我一腳,也沒人認識我,這我能做到忍。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1]我就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忍,心立刻就平靜下來了,我堅定的卻又是很平和的對她說:「甚麼事我都能依你,就這個事不能依你。大法我是修定了!」

時間長了她看我真是不會放棄大法,也就不管我了。

一次,妻子騎電動車上街,與迎面而來的轎車相撞。電動車當場撞壞,我妻子當時被撞飛到轎車車蓋上又滾到地上,甩出很遠。旁邊的人都嚇壞了,她甚麼事都沒有。再一看,轎車的前臉撞壞了。我妻子身上有真相護身符,是師父保護了她。這回她從心裏承認是大法保護了她。打那以後她不再反對我學大法了,而且出門總是不忘帶護身符,有時帶一個還覺的不夠,還總想多帶幾個。看她那個認真的樣子,我就笑著告訴她有一個就夠了。

去利益之心

修煉之前,我無論做買賣還是幹活,總在利益上下工夫,總是想方設法多掙錢,非常自私。得法後我明白了法理,改變了心態,在利益上不去爭了。平時沒活時我們總在站前等活,有雇主來時,大夥都搶著上前,我不去和他們爭,而且利用一切時間和他們講真相。時間長了他們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我一去就有人說:「好人來了!」

有時幹完活了,雇主耍賴少給錢,我也不計較,還把省吃儉用的錢用來做真相資料用。

一次我在路旁撿到一個大錢包,裏面有兩部手機、一千多元現金、駕駛證和一些票據。手機沒有電了,我就想辦法找到能用的充電器將手機充上電找到失主。失主領著孩子過來取錢包,對我再三表示感謝,並拿出五百元錢要謝我,我謝絕了。我告訴他,是我師父讓我這麼做的,你要感謝就感謝我師父吧。然後我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非常認同。

我要不學大法,我也是個道德下滑的人,是個自私的人,即使我不去偷,不去搶,也不會把到手的錢拿出來的。周圍很多人知道這件事,都很佩服大法弟子,都從心裏承認大法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