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來的車禍 師父救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六十多歲,一九九五年一月初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這過程中,我身心受益。這其中的感受很多,有昇華上來的喜悅,也有摔了跟頭的痛苦。師父慈悲,沒嫌棄我的不爭氣,時時都在看護著我。

一、飛來的車禍,師父救了我

幾年前的一天上午,我騎自行車出去講真相。返回來的路上,橫穿一條馬路,往前剛走幾步,二十多米以外的一輛轎車飛一樣衝向我,瞬間把我撞倒,按車速慣力,人不定被撞成甚麼樣呢!等我明白發生了甚麼時,車上下來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把我扶到路邊。倆人急問:「阿姨您怎麼樣?」這時我頭腦已清醒,為避免圍觀人,我說:「沒事兒,想在你們車上坐一會兒。」倆人把我扶到車後排,他們也上了車。倆人嘀咕幾句,女青年扭過頭來遞給我三百元人民幣,我沒接。我對他倆說:「我還沒遇到過這樣的驚險,確實把我嚇一跳,但是你們不用害怕,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沒事兒,也不會訛你們的。」我把真相及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大潮告訴他倆,隨後他們分別退出邪黨團隊組織。我贈送他們一本《九評》,然後囑咐他們快回家吧,要不家裏人還惦記你們。男青年要給我修自行車,我說:「不用了,我自己去修吧。」他們很感激的走了。

找人修完車回家後,睡了一覺起來時,左腳腕腫了,腿也不舒服,走路一拐一瘸的。但每天照常煉功,打坐忍痛堅持雙盤,仍然出去救人。飛來的一場車禍,如果不是師父救我,早就沒命了。

二、時刻想著多救人

去年初,丈夫在醫院被確診為惡性淋巴瘤,我和兒子勸說讓他學法輪功,他暫時沒接受。治療期間,每天打車。我以往很少給出租車司機講真相,現在有機會了,我上車主動和司機交談,最後祝福他平安,多掙錢,這些他們愛聽,大多能接受真相和三退。

在病房裏,同屋患者藥物副作用反應大。看到他(她)們痛苦的樣子,我說:「我很同情你,你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減少很多痛苦,你看我丈夫誠心默念,所以沒甚麼反應」。同時告訴他們大法真相,不要聽信謊言。接觸到的兩位醫生,我分別贈送了他們翻牆軟件。但這其中也留下了沒有做到位的遺憾。每次從醫院回家我們乘坐公交車。在去往車站的路途中,我讓丈夫在前面慢慢先走,有時我到附近樓區貼不乾膠,遇到有緣人就講真相。有時公交車來了,因我耽誤了趕車,丈夫也沒有怨言。有時把他送到公交車上或我中途下車去做我該做的,他也許可。我告訴他救人緊迫。我得找時間去做,你沒有怨言,能理解,也等於在支持我了。這期間丈夫發生了較大的變化,現在他每天主動聽一會兒師父講法錄音,也惦記著默念「法輪大法好」,身體逐漸康復。我希望他早日走入大法修煉中,但不能強求,只能清除干擾他得法的一切邪惡因素。

三、倆兒子認同大法得福報

在邪黨殘酷迫害法輪功的十七年中,在我一次次被騷擾、被非法拘留、被強行綁架到洗腦班的迫害中,家人承受著痛苦,但誰也沒阻攔過我的信仰。從我身心的變化及所作所為,家人了解到法輪功好。

記得有一年,大兒子上大學放假回家,正趕上邪黨「敏感日」,派出所、居委會又來單位騷擾我,讓我寫保證不進京,我不寫。惡人讓單位領導替我擔保,強迫家人上下班接送我。孩子緊鎖著眉,低著頭蹲在地上等我下班。兒子痛苦的表情,可想邪黨的迫害給家人的心靈造成了多大的痛苦和傷害!在這種高壓下,他沒說一句阻止我修煉的話,一個小小的法輪章他保存了十多年後交給我。

兒子研究生畢業後,工作還得自己找。一次,都市的一個政府部門招聘四名公務員。在二百多人的應試者中,兒子被聘用。步入社會了,我時常提醒囑咐他要潔身自好。他在單位工作出色。

二兒子在我修煉中給予很大支持。經常幫我錄製師父講法錄音。每次他回家愛看真相期刊,我的言行稍有不足,他就提醒我:「別光看書,注重修行。」他父親患病初,他特別希望他父親跟我煉功。他經常出差到天南海北,真相護身符一直裝在隨身挎包裏。在訴江徵簽中,他毫不猶豫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我對孩子說:「人世間沒甚麼值得留戀的,大法是最珍貴的,你也學法煉功吧,咱們一塊兒跟師父走。」他說成天出差,暫時沒時間,我想機緣也許沒到吧!他住宅處開過兩次優曇婆羅花。一次是在鐵紗窗上開了好多,另一次是搬入新房後,有一天從冰箱往出拿水果時發現其中一個桔子上開了四朵。他在一外資企業上班,收入可觀。兩個兒子在都市昂貴的住房中,都有了自己的立足地。這是他們善待大法得了福報。

二十年的修煉歷程如果沒有師父的呵護,是走不到今天的。我只有嚴格要求自己,修去各種人心,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才對得起師尊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