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十七年 處處神跡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我住在三縣交界的山區農村,是一個年過花甲的農民,一九九八年八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我走進大法的這一天起,神跡就不斷出現。我雖然看不到另外空間的景象,僅我們這個空間顯現的神奇事,就叫人驚嘆不已。

一、多年氣管炎一夜根除

我患有慢性氣管炎多年,中醫、西醫、各種氣功都嘗試過了,不能根除。特別是到了冬天,一犯病就喘不了氣,真是受罪。剛開始修煉大法時,全村只有一本《法輪功》,沒有書學,我就先跟著大家學煉動功。沒想到晚上睡覺時,師父給淨化身體,感到一股力量在胸部用力一抓,頓時感覺全身輕鬆、舒服。多年的氣管炎令我呼吸不暢,沒有力氣幹重體力活,沒想到只學了法輪功的動功,師父就把我的病治好了。至今,我沒再吃過一次藥,身體健康。

二、將死的豬自己活過來了

我們這裏主要經濟收入是養豬,所以幾乎每家都養豬。一九九九年年底,一個豬販子拉來一車小豬,賣給我們村。沒想到這一車小豬都染上了豬瘟,村民買回家去的小豬幾乎都死了,我買的小豬也躺在豬圈裏,口吐白沫,奄奄一息了,我準備拖出去埋了算了。

我有一所老房子,父母住在那裏。晚上,我和妻子去父母的住處打掃衛生。到偏房拉開燈一看,牆上掛著狐黃的牌位。我想起師父講的法:「過去你供過的那個狐、黃的牌位,你趕快扔了它,都給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1]就跟妻子說:「這些低靈的東西不能供。」就動手去撕,妻子因為沒學大法,就阻止我,不讓我撕,我還是堅決的撕掉了。

不一會,就聽到外面有動靜,天黑看不清楚外面。只聽響動的聲音越來越近,有東西進屋裏來了。我倆一看,是那頭將死的小豬跑到這屋裏來了!我倆嚇了一跳,不由的同時「啊」了一聲。只見小豬來到盆子裏喝了幾口水走了。一會兒又來喝水。妻子說:「太神奇了,這豬怎麼自己好了呢?」我對妻子說:「這是我按照我師父的要求去做了,把那牌位撕了,清除了低靈的東西。小豬就自己好了。」

後來這小頭豬長成了一頭大肥豬,而其他家買的小豬全都死了。

三、真相條幅神隱

有一次,我騎摩托車帶一同修去掛真相條幅。山路崎嶇,非常難騎。我們有師父加持,越過了山嶺,來到嶺下一個村莊。剛把一條條幅掛到電線上,突然警車過來了。同修一看警車來了,藉著夜色隱藏起來,我因為有摩托車,走不開,只好站在那裏。我對真相條幅發出強大正念:快藏起來,別讓警察看見。警車裏出來三個警察,問我:你是幹甚麼的?我問警察:去某某地怎麼走?警察就告訴我怎麼走,指的還很詳細。我說:謝謝!那真相條幅就在三個警察頭上飄著呢!他們真沒看見。

這時已是晚上十一點了,警察走了,我卻找不到同修了。在那附近找來找去,沒找到。我著急了,心想:是被警察帶走了?還是回家了?就趕快回家去找,一看沒回家,又急忙返回原處,一看錶已是深夜一點了。冬天的夜晚非常寒冷,山風吹在身上,打著寒顫。我騎在摩托車上,一邊走一邊在心裏求師父加持弟子找到同修。等我快到原處時,我看到那真相條幅還在夜空中飄著,不一會我就找到了同修。

這一晚表面上風平浪靜,但在我的心裏卻是驚濤駭浪:遇到警察時的怕心、條幅神隱的驚喜、找不到同修時的著急、找到同修後對師父的感恩,這就是大法修煉啊。師父讓我們救人,過程中讓我們修去各種人心執著,成就著我們。

四、埋在地下的自來水管漏水之後

大概是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突然在家裏坐立不安,心裏就想去老房子裏看看。因父母不在了,老房子空著,通常十天半月的我也去不了一次。這次昨天剛去過,今天就在家裏呆不住了。到了老家發現家裏的自來水管沒水。我昨天來的時候還有水,怎麼今天沒水了?就到鄰居家問是不是停水了?鄰居說沒停水。我想肯定是埋在地下的自來水管漏水了,水壓達不到,所以我家的水管裏沒水。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想來老房子看看的原因,隨後我就去找人來幫我修水管。

人找來了,卻無從下手。因為我們這裏的土質屬於沙漏型,水管裏漏出多少水都會滲漏到地下去,地表面上看不到水。從鄰居家到我家得有一百多米,水管全埋在地下,怎麼找到漏水的地方呢?大家一籌莫展。

我想我是修大法的,我有師父,我肯定能找到。一邊想著,一邊拿钁頭隨意的扒開一個地方。幾钁頭下去,漏水的地方就出現在眼前。來幫我修水管的人吃驚的問我:怎麼找到的?你怎麼知道是這裏漏了?我說:你們都知道我是學法輪功的,有師父幫我。因都是本村的,互相之間都了解,我們一起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五、師父給摩托車加油

二零一二年冬天的一個晚上,我和一同修去另一山村掛條幅。那村離我村很遠,往回走時已是深夜兩點多,山路又難走,我看摩托車油表指針顯示油也不多了,就把摩托車放在同修家裏,打算第二天白天去騎回來。

第二天我去同修家騎上車,就直奔加油站去加油。加油站工作人員打開油箱蓋一看,油箱裏的油是滿的。就問我:「你這油箱裏的油滿滿的,還怎麼加油?」我一看,油箱裏確實是滿的。就想:是不是車放在同修家裏,同修給加的油?我得給同修油錢,就回去問同修。同修說:「我沒給加油啊,我也不知道你車裏沒油了。」我一聽,知道同修不會說假話,那這一定是師父給加的油啊!我和同修雙手合十,謝謝師父!

六、饅頭房的故事

十七年前,我家有七口人。上有八十多歲的父母雙親,下有三個上學的孩子。我患氣管炎多年,幹不了繁重的農活。為了養家糊口,我在鄉政府駐地開了一家飯店,來吃飯的多數是鄉里當官的,吃飽喝足之後,多數不付現錢,只寫一張欠帳的白條子。時間一長,白條子收不上錢來,資金就周轉不動了,飯店就被中共官員吃死了,只好把飯店改為饅頭房。

大法剛被迫害的時候,我們沒有真相資料,我就用寫對聯的方式,寫上「法輪大法好」等內容,往電線桿上貼。這樣做畢竟數量有限。到了二零零一年我們這裏終於有了資料點,但量很小,仍然不夠用。我就用蒸饅頭掙的錢,去鎮上的複印社大量複印資料,每頁五角錢。我們這裏是貧困山區的農村,同修們經濟上都不很寬裕。我的饅頭房為那時的真相資料做出了貢獻。

可是不久我被邪惡綁架了。在看守所裏,惡警把我吊在鐵門上,用電棍電,直到我休克昏過去。很多同修都頂不住酷刑的折磨,妥協了,轉化了。我沒有。但我在心裏也在擔心著一件事,就是我的饅頭房。平時是我和妻子在經營,我被綁架後,妻子一個人怎麼辦呢?特別是機器維修這一項,妻子是從不插手的。想來想去沒辦法。最後把心一橫,都交給師父吧,師父自有安排,我只按大法的標準去做就是。

後來因為我不寫「三書」,不轉化,被勞教三年。當我從勞教所回家的時候,發現我的饅頭房還在正常運轉著,而且還經營的不錯。原來是我被勞教後,我的二女兒就輟學了,回家幫著經營饅頭房。期間,有好幾家人看我的饅頭房能掙錢,我又被勞教了,就趁機也開了饅頭房與我們競爭。奇怪的是,新開的饅頭房沒多久都下馬了,只有我們的饅頭房在堅持著。我聽了妻子的講述後,心裏一直不停的感謝師父,這絕對是師父給看護著。

我到饅頭房後,先去查看機器。因妻子說這饅頭機三年來就沒壞過。我打開機器一看,真的驚呆了:那手腕粗的軸,只剩了拇指粗了!這一通電不就斷了嗎?!我問妻子:你就一直這樣用著?妻子說:是呀,就這樣用著。我再也忍不住,感恩的淚水直流。

真是「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2]。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才不負師父的精心呵護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