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永遠鐫刻在我的心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時光飛逝,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越來越覺的時間緊迫。不過在我的腦海裏偶然還會呈現出許多壯觀的畫面:那得法的驚喜,那神奇的一幕幕,那難忘的時刻,那驚心動魄的瞬間,像電影一樣閃現在我的眼前,我知道他們將會永遠鐫刻在我的心靈深處。

脫胎換骨的蛻變

今天的我根本無法與得法前的我聯繫起來,因為這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了:修煉前的我一身病,弱不禁風,特別怕冷,頭上纏著大毛巾,身上穿著厚厚的棉衣,四十來歲的人就像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婆,頭痛、腰痛、胃痛,眼冒金星,全身沒有一塊好地方。就這樣拖著淒淒慘慘的身體,我還要操持繁重的家務,照顧著全家老小的吃喝。

丈夫是司機,為了生計,一年到頭在外打工,根本顧及不上我。我原本有著令人羨慕的工作,可是因為我的身體每況愈下,不見好轉,無力上班,不得不回家養病。我感嘆生活對我的不公平,在死亡線上苦苦掙扎。

一九九七年七月十六日,我得到了寶書《轉法輪》,走進了大法修煉。不到一週,我的身體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不知不覺全身疾病消失了,全身發熱,舒服極了,體重很快從原來的七十八斤增加到一百二十八斤,身體變的豐滿結實,走路生風,上樓上多高也不累,手提一百多斤的資料也不當回事。街坊鄰居、親朋好友目睹了我脫胎換骨的變化,無不讚歎大法的神奇,很多有緣人紛紛走入修煉,丈夫、孩子、姑姑,一直到現在,他們仍然是堅定的大法弟子。

神奇的得法機緣

那是一九九七年七月份,我的一個親戚大概看到我病入膏肓,就送了一本書給我,這本書就是《轉法輪》。然而我卻不當回事,放在家裏根本沒動。大概過了一星期,他又來到我家,一進門就問我,他給我的那本寶書我看了沒有?我說我會看的,你急甚麼呀!他說,「你要抓緊時間看啊,一定要抓緊哦。」我想,不就一本書嘛,至於嗎!還說是寶書,甚麼寶書呀?

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夢中有一個人跟我說,你要趕快離開這個地方,這個地方很危險,馬上上面會有很多很多糞便會衝下來。我一聽,嚇得趕緊跑。我拼命地跑啊,往外面路寬的地方跑。突然看到一個人,是個女的,抱著一個小孩站在那不動。我趕緊跟她說:快跑呀,馬上有糞便要衝下來了,不得了呀,很危險的。這個女的卻說,我不走,你走吧,我要在這等一個人。好像說是她的丈夫吧。我就又接著跑。剛回頭看看那個女的,一剎那,洪水猛獸一樣的糞便將她淹沒了,真的好可怕呀!我拼命的跑,跑著跑著抬頭一看,前面有一輛銀白色的小轎車停在路中間,好像在等我似的。我剛走過去,車門打開了,我一眼就看見車內放著一本金光燦燦、五光十色的書,上面有三個字:《轉法輪》。

哎呀!我家的親戚送給我的就是這本書呀!原來這真是寶書呀,放著金光呢!我全身一震,我是奔這本書來的啊!好!好!我一定看,我一定看……

這時醒了,臉上都是淚水。

從那時起,我就再也沒放下過這本書,他讓我有了健康的身體,盪滌了我心靈上的污垢,淨化了我的靈魂,讓我與神佛結下了緣,讓我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

去天安門證實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我們這些在大法中受益的大法徒再也坐不住了,我們要為大法討公道,要為師父說句公道話,要維護大法,要證實大法,宇宙大法決不允許被褻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們幾個一起踏上了北上的列車。我們準備了一個十多米長的巨大條幅,上面寫著:「還我師父清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外地來的學員集中在某處,決定由各省派代表把這大橫幅送去天安門廣場展示出去。學員們就地報名,我自願報名作為我們省的代表。當時大家真的放下了生死,鐵了心要為師父討公道,就是死在天安門也要去。

在我們到達天安門時,就看到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士,被打死拖走了。我們都相信那是位大法弟子,但我們都不動心,不害怕,不怕死。我們還看到有兩個來自清華大學的學生,他們裝扮成夫妻的樣子,女孩穿了寬寬大大的衣服,把一個做好的巨大條幅藏衣服裏面的肚子處,看起來像個孕婦。一到天安門,就把巨大條幅拉了開來,非常壯觀!這一切都鼓舞了我們。

我們彼此鼓勵,三十幾個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把巨大的條幅在天安門廣場舉了起來,同時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氣勢磅礡,震撼人心!

天安門廣場到處都是便衣特務。惡警開始抓人了,一車車的大法弟子被抓走。我沒有感到恐慌,就堅定這麼一念:誰也看不到我,有人拍照,我就對自己說:「他們拍不到我」。就這麼一念,忽然感覺師父給我演化成了另外一個人,長相變了,穿的衣服也變了,成了一個東北人的裝束,甚至聲音也變了。我內心非常平靜,就感覺自己無比自在,非常舒服。我沒有被抓走,也沒有被發現。

四、「我是煉法輪功的!」

大約是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我在家樂福買東西,打算坐超市的免費班車回家。可車子是按照指定路線定時發車的,每輛車限坐八十人,如果超員,超市就要扣司機二百~三百元。開車時間快到了,乘客也坐滿了,馬上就發車了。這時突然上來了一個女子,拉著一輛小拖車擠了上來,這下超載了,司機就讓這個女子下車,可是女子就是不理會,一動也不動的站著,不下去。司機沒辦法,只好叫來家樂福的經理調解,還是沒用。車上的乘客七嘴八舌的議論開了,因為這輛車上的乘客有的要趕時間去接下課的孫女,還有的要趕回家給家人做飯的,大家都很焦急,情緒激動的已經罵起人來了,罵的很難聽啊!

我當時就有點坐不住了,我是煉功人呀,應該高姿態。想到這,我立馬站起來說,我下去吧,我的座位讓給你。聽到我說這話,旁邊的人都拉著我說:不關你事,你不要走,不要讓給她坐。為了不耽誤班車正常發車,我還是堅持要下去。

車上的乘客和家樂福的經理都很感激我,很多人都連聲說:「謝謝!謝謝!」

當時我多麼想告訴大家: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想告訴他們:謝我師父吧,是我師父教我做個好人的!可是我的嘴巴就是張不開。當時是迫害最嚴重的時候,邪惡在瘋狂抓人,而且那天我身上帶了很多真相資料和光盤,我猶豫再三,還是不敢張口,下車了。

我非常難過,覺的自己沒做好,眼淚都流出來了。我哭自己太沒用!太不爭氣!太沒志氣!我的命都是大法給的,今天我的表現太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了!回家後我也一直哭,一夜幾乎沒有睡覺。

因為和同修約好了第二天早上要去某處發資料,早上起來學完法之後,我就出門了,背著一大包資料坐上了公交車。那時還是人工售票,這公交車票價二元,我把五元錢給了售票員,他把八元錢和車票包一塊一起遞給了我。我把票打開才發現多找了五元錢,等售票員回來經過我身旁時,我站起來告訴他,你多找錢給我了,多找了五元錢。售票員愣愣的看著我,沒說話,那時車內一下子就靜下來了,大家好像都沒反應過來。我把錢遞給售票員,重複說:你多找我五元錢。他一臉驚訝的表情,接過錢,感動得連聲說「謝謝」。

回想起前一天的事,我想,我是個大法弟子,不管中共迫害不迫害,邪惡瘋狂不瘋狂,甚麼也不去想了,一切交給師父,我就要借此機會證實大法!我對售票員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師父叫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不會多要你錢的,退回給你,這是我應該做的。小妹呀,你要謝就謝我師父吧,雖然錢不多,要不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是不會這樣做的,別說五元錢,就是五百元,五千元,我也不會退還的。因為我沒有工作,生活非常拮据,非常需要錢。」

這時寂靜的車上突然有人說:「法輪功就是好,法輪功師父萬歲!我們也要煉法輪功!」「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他們是中國的希望!」

我的心裏感覺輕鬆了。不僅僅是因為我退回了不屬於我的錢,更因為我終於說出了:「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那一刻我沒有懼怕,終於闖過怕這一關。

神奇的事一樁樁

一天丈夫說要去某個地方辦理駕駛證年審,並與他的朋友約好了一起坐車去。那天去年審的人很多。我丈夫乘的那輛車上有十幾個人。

過了一會,我接到了丈夫的電話,說半路上發生了車禍──翻車了!他被壓在最下面,現在被送到醫院裏了。我沉穩不驚,我想起師父說過:「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我在電話上告訴他:「修煉人沒有事,甚麼事都沒有,一定會平平安安的,你是有師父管的!」他檢查完了,果然一切正常,真的甚麼事都沒有!當天丈夫還把駕駛證年審辦好了。

以前由於身體不好,失去了喜愛的工作,我只好另謀職業。現在我身體很棒,徒手拿一百多斤重的東西也沒問題,到哪幹活老闆都喜歡。我在一個公司幫人家燒飯,開始老闆一個月給我八百元工資,每天燒一餐飯,後來看我手腳勤快,動作麻利,兩、三分鐘就能燒好一個菜,燒的飯菜都很乾淨,還很好吃,就主動將我的工資提到每月一千六百元。我跟公司上上下下關係都處得很好,幾次想走,老闆就是不放,說:你有甚麼事需要辦打個招呼就行,別離開公司。現在我幫全公司的員工都辦理了「三退」,老闆身體也好了,公司的業績也上去了。

十幾年的修煉路上,處處都體現了師父的慈悲呵護,弟子感謝師恩,唯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謝謝恩師!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