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我就信任煉法輪功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我是河北大法弟子,四十九歲、工人,通過修煉大法,我明白了遇到矛盾找自己,善待家人和周圍的人,身體得到了淨化,心性不斷的昇華,而且「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現在的我健康快樂、幸福充實。我由衷地感受到:修煉大法真的很幸福。

下面,我把本人、家人和世人受益於大法的部份情況向師父彙報,並與世人共同分享。我也希望所有的世人都受益於偉大的佛法。

一、學大法 身心康復 脫胎換骨

我曾是個心胸狹窄,自私自利,脾氣暴躁的人,整天怨天尤人,抱怨自己命運不好,跟丈夫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鬧,我們打起架來誰也不服誰,抄菜刀,反正有甚麼抄甚麼,從門外打到門裏,搞得鄰里不得安寧。終於有一天我被醫院檢查出得了「浸潤性肺結核」,住院數月花去近萬元,也沒去了根,整天發燒咳嗽,體重從一百二十斤降到八十多斤,有人說我得的是富貴病,少幹活,多營養,為了好病,中藥西藥,民間偏方我都試過,有一種偏方是把買來的蜈蚣上鍋爐過,碾碎粘雞蛋吃,甭提多難吃了,為了活命強忍咽下,丈夫為治我的病在買藥的路上曾被人打劫過。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喜得大法,修煉前的浸潤性肺結核和高血壓等疾病不翼而飛,時刻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我的脾氣改善了,身體健康了,心胸寬廣了,家庭和睦了,真是發生了脫胎換骨的巨變。體重由原來的八十多斤長到一百三十斤。去工地給丈夫送飯爬二十三層樓上去下來中途不歇息也不累。十多年來,我沒吃過一粒藥、沒去過一次醫院,光醫藥費就節約數萬元。從此,我的生活充滿了陽光。

二、老闆說:「我就信任煉法輪功的」

修煉大法後在工廠裏我主動承擔髒活累活,有時自己貼錢給大夥買飯買菜,別人休息時,我就打掃車間的衛生,後來我被調到後勤辦公樓做保潔,老闆打麻將牌的麻將桌裏,有時打掃衛生時發現他們把錢丟在桌裏或地上了,少則一百元至二百元,多則四百至五百元,我都如數的交還他們,老闆說:「這錢給你了。」我說:「這錢不是我的我不要。」以後老闆信任我把他們房間的鑰匙交給我,我除了我應幹的,還幫他們洗衣疊被子,收拾得整整齊齊,最後老闆說:「我就信任煉法輪功的。」

在中共打壓迫害法輪功期間,警察去單位找我,我的老闆保護我,並對警察說:「我不管她是煉甚麼的,我就知道她是我的好工人,你們誰都不許動她!」他們就再也沒來過。

三、感動銀行工作人員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拿著兩萬元的存摺去農村信用社支錢,當我取出一萬七千元錢後,就回家了,走到半路上時又看了看存摺,原來營業員並沒有辦理取消手續,一萬七千元錢還在存摺上放著呢。我想,這不就坑了營業員了嗎?

我趕緊回去,和營業員說:我雖然把錢支出來了,可是你並沒有消去賬目,這不就坑了你了嗎?當時這位女工作人員無比感激,連說:太謝謝你了!所有在場工作人員也都投來讚許的目光。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你要謝就謝我們師父吧,是我們師父教我們這樣做的。

四、主動退回低保 感動社區人員

我修大法後身體無病一身輕,小區院長找到我們說:你們家庭很困難,辦個低保吧。當時家裏也確實很困難,就寫了個申請,不長時間就批下來了。

通過學法,我覺的自己已經沒病了,可以打工了,不用再吃國家低保了,我就主動把地保證和一家三口人的一百八十元低保費送回社區去了。當時社區人員非常驚訝的看著我說:人家要低保還要不著呢,你還往回退?我說:我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已經沒病了,不應該再吃低保了,請你們把這份低保給那些更困難的吧。

五、大法使我變成一個孝順的兒媳

去年二月到今年三月,我的婆婆曾患重病住醫院三進三出,我白天黑夜陪著她,給她擦身上洗腳,接屎接尿,有時她大便乾燥,我就用手去摳,內衣內褲全給她換新的純棉的,水果、飯菜只要老人想吃,我都給她買,我的大姑姐和小叔子有數的來了兩次,走時還說:「媽就交給你們了。」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對婆家人的怨恨心、不平衡的心、爭鬥心、妒嫉心、利益心等等所有不好的人心都煙消雲散。

婆婆出院後,我們承擔全部藥費,把老人接回家照顧她,開導她,直到她完全康復。後來大姑姐和小叔子跟我說:「謝謝你,你做到了連我們親生兒女都做不到的事,媽跟著你,我們都放心。」我說這是我應該做的,他們說:兒子、閨女應該做,哪有兒媳應該做的?是啊!如果不是我學了法輪大法,在這樣道德急速下滑的時代,我不會這樣做的,是師父改變了我,是大法改變了我在哪都要做個好人,做事想別人。

現在我與婆家人的關係越來越融洽,全家做了三退,也都支持我學大法,家裏一派祥和氣氛。

六、丈夫、兒子信大法受師父保護

丈夫和孩子看到我的變化後都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都很支持大法,支持我煉功,有時還幫我出去掛大法真相橫幅,散發真相資料,丈夫每天佩戴大法護身符,並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是計件工資,上班時他就念,活幹得快,每月工資在全廠總拿第一,令工人們既羨慕又佩服。

大概在二零零七年,因蓋了房欠了債,丈夫去小煤礦幹活,一次他一人在井底下扒拉煤,只見一大煤塊順著他的頭滾下來,他情急之下喊: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救我!這煤塊像接到命令一樣,蹭著他的臉滾落到一邊去了。現在他的臉上還留有小煤渣,他說他很幸運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他。

二零一五年夏天,丈夫在工地上幹活,和同事搬一塊八十~九十斤的大石板,不小心大石板從手中脫落,直立砸在自己的左腳趾上,腳趾被砸進個大坑,骨頭沒事,休息一星期後正常上班。而他的同事隨後也被同樣的石板砸了腳,經醫院檢查是粉碎性骨折,打上了石膏,腳面腫的老高,疼痛難忍,休息半年後才上班。工人們說:還是信大法好哇!

兒子上小學時,晚上騎車放學回家,因他眼近視沒看清,被一輛小轎車擠到一輛大卡車底下,當時他就喊:大法師父快救我!他突然覺的被一隻大手把他從車底下拽了出來,就這樣車子被壓扁了,人卻連個皮都沒破。兒子回家跟我說:媽,是大法的師父救了我的命。

有一次,兒子在路上騎著車子行走時,突然就被後邊的一輛摩托車撞飛了,車圈變了形,人卻好好的。像這樣的事不止一次。

還有二零一四年,兒子眼皮裏長了個小肉瘤,影響視力,醫院診斷說:需要做手術。當時他也沒當回事,回家後我陪著兒子讀了一遍《轉法輪》,讓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半年後奇蹟發生了,兒子再次去醫院檢查,醫生說:眼皮裏的瘤子消失了。

兒子畢業後找到了一份別人送禮都找不到的好工作,因為他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工作兢兢業業,被評為優秀的消防隊員,體能比試在市裏一直名列前茅,消防工作都知道是個高危工作,執勤當中遇到很多遇難呈祥的事。一次,飯店報警,煤氣罐燃燒形勢緊急,消防隊員迅速趕往現場,兒子不顧生命危險,抱起一個燃燒著大火的煤氣罐離開了現場,避免了一場爆炸性火災,但是兒子卻毫髮未損。

七、孝敬老人 世人信大法

我婆婆住院時,有位病人是位八十八歲的老人,當他兒女不在的時候,我就幫大爺倒尿壺,打開水,老人很激動並告訴他的兒女,他的兒女們一再表示感謝,並對我婆婆說:看你的閨女人真好,對你又這麼孝順,婆婆說:她是我的兒媳婦,比我的閨女都好。他的女兒驚訝地說:「現在都是兒子、女兒陪床,沒看見幾個兒媳陪床的,我的弟媳從來不著面,你這人這麼好是不是有甚麼信仰?」我說:我是信真、善、忍的,他們說: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你們看我像中央電視台嫁禍法輪功的所謂自焚者、精神病人嗎?他們說:不像,你這人面善,而且心態特別好。我婆婆也對他們說:「以前她可不這樣,是大法改變了她。」我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和法輪功學員遭受的殘酷迫害,被非法勞教、判刑、致死致殘,甚至被活摘器官。當告訴他們,自二零一五年五月到現在國內外已有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家屬用真名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他們聽後感到震驚。

我把真相期刊、真相光盤和破網軟件送給他們,他的小女兒說:我們真的很有緣,你說的這些我第一次聽到,因為我們住高層三十五層,從沒看到這些,謝謝你告訴我這一切,今晚回娘家我會好好的看。第二天她告訴我她一夜沒睡,這些她全都看完了,也都看明白了,上面說好多醫院治不好的病煉法輪功都好了,這是真的嗎?我說當然是真的,她說:「我相信,這麼好的一群人被迫害,共產黨真的完蛋了。」我說: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難呈祥逢凶化吉。她說:「我相信你。」然後她用真名爽快的退出了團、隊組織,最後,老大爺本人和他的女兒、兒子、兒媳還有孫子、孫媳一家共計九口人都用真名退出了邪黨組織。出院時老大爺滿面紅光的,並告訴我他家住哪裏,一再叮囑我有時間去他家做客。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