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遇到的超常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幾年了,想用我在修煉中遇到的神奇事,把師父的慈悲偉大和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給有緣人。

煉功的第一天我看到了佛像

一九九六年秋後的一個晚上,我沒甚麼事要幹,就去了家屬院中一起上班的師傅的家玩。到她家後,師傅告訴我她今晚要去托兒所煉功,讓我跟她一起去。愛面子的我不好意思說不去,就跟著她去了。到那兒一看全是我們廠的職工,還有我們班組的幾個人呢。

她們看到我都說一起煉功吧。還是出於面子,我就坐下來跟她們比劃著煉靜功。因不會盤腿,就散盤著坐在那裏,也模仿著閉上眼睛。不知坐了多長時間,我突然看到在我面前出現了一個灰色的佛像(後來我在師父的教功錄像帶裏看到的佛像是一樣的)。當時自己不懂,悟性太低,不知這是師父讓我看到佛像讓我得法。

放下情走入修煉

人生無常,我家在十三個月中接連失去三個親人。頭一年爺爺去世 ;四個月後大弟弟剛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第二天就被車禍奪去生命;八個月後,小叔的孩子出生後不足滿月在醫院就夭折了。原本不懂生老病死的我,無法承受家中失去親人的傷痛,面對八十歲的奶奶,變成了兩個痴呆人的父母和失去孩子也失去歡笑的小叔小嬸,我也不思吃喝。那一陣,我在家中苦悶至極,心裏憋得難受,還得日夜看著父母,怕他們想不開而出事。我的承受能力已經到了極限,近乎機械地為了父母而活著,沒有了自己的思想。

當我請回寶書《轉法輪》還沒想甚麼,隨意的一翻,看到的是第六講中的「自心生魔」,那個魔字特別大,顏色特別黑,細看還能動,忽大忽小的在變化著。我看到師父在書中講:「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兒女,說如何好,他死了;他母親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絕,簡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這不是魔你來了嗎?用這種形式叫你過不好日子。」[1]對照師父的法理,我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是被情魔所害,害得悲痛欲絕,真是想追它去了。太可怕了,我得放下這一切從情中掙脫出來,真正的為自己活著。

慈悲偉大的師尊幫我解脫了情魔的控制。

聽法中看到師父吐出一串串法輪

在我得法幾個月後,因工廠年度維修(定期修理設備),女職工在廠裏沒甚麼活幹,領導就給我們放假一個月,可以回老家。

晚上我一個人關著燈在屋裏聽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師父講著講著突然一停,好像咳了一聲,我就看到從錄音機裏飛出一串串轉動的小法輪來,像法輪章那麼大,一連串的打出很多,特別漂亮,五顏六色的,太好看了。

師父幫我清理家裏的環境

還有一天晚上,我起床煉功,甚麼也沒看到,可不知怎麼就是害怕,就想鑽到被窩裏藏起來,不敢煉功了。知道不對,我就打開錄音機,煉功音樂響起,我在地上站著準備煉功。突然感覺有條大蛇在那看著我,我很害怕。我剛開始煉功,那條大蛇就順著我的腳進入我的身體,接著感覺一些冰涼的東西在我身體裏上下來回竄。

還沒等我明白過來,就聽到一陣啪啦、啪啦的聲音在身體裏響起。冰涼的東西在我身體裏被炸碎,炸光,炸沒了,煉完功後好像甚麼也沒發生一樣。

事後通過學法才知道,是師父幫我炸掉了那條大蛇。千恩萬謝匯成一句話: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師父給我清理附體

那也是我得法不長時間後的事。在老家,一天早上天剛亮,我坐在家裏就突然看到村西頭馬路上,有身穿白衣裳的兩個人,正在往村裏走來。我想看看是幹甚麼的,就這一想,看到是與我家隔幾戶遠兩個鄰居去上墳回來。其實他家老太太還沒去世呢。我意識到他家老太太可能活不了幾天了,我得去看看她。

在農村講究輩分,我和老太太是一姓,得叫她姑姑。平常日子裏,她和我家關係還挺好的,經常到我家和我父親喝個小酒。我也聽村裏人說過,說她年輕時就有附體。

到她家一看,她甚麼事都沒有。跟她說了會兒話,看著她還挺好,可我就覺得她很可憐,快死了自己還不知道。我心裏挺難受,很快就回家了。

中午返回城裏上班。第二天早上,我去煉功點煉功時不敢閉眼,一閉眼就看到老太太對著我笑,蹲在我的泥丸宮裏笑。我很害怕,就睜著眼睛煉。煉完功回到宿舍心裏依舊很怕,想是老太太的附體昨天上我身上來了,是我自己心不正招來了附體。真像師父在法中講的那樣「請神容易送神難」[1],怎麼讓它離開呢?

心裏很著急,就趕去和同修說。同修說,別怕,沒有事,快聽師父講法。同修正好在家聽師父講法呢。聽到第三講「附體」快講完了的時候,我的肚子突然痛的要命,直不起腰來。趕快上廁所,解下很多血來,肚子不是很痛了。其實是師父當時就把那附體給清理掉了。我回宿舍睡了一覺,肚子不痛了,全好了,心裏也不怕了。

想去哪裏發正念就去哪裏

二零一五年七月份,一天中午十二點同修來我的宿舍和我一起發正念。邪黨的政法委離我宿舍很近,只隔一座樓,我站在窗前就能看到那個地方。發正念剛清理完了自己,我就想坐在家裏發正念太矮了,我得上政法委的樓頂發(我住三樓,政法委的樓比我家高幾層)。就這麼一想我就到了政法委的樓頂上了。我一發正念,那座樓就一劈兩半裂到底,但又馬上合在一起。

我又想,得到北京天安門前發正念,剛一想,就到了天安門。正好看到江大魔頭站在那兒。我就飛到它的嘴裏,進到它的肚子裏發正念,它立刻被炸沒了。我又想再去哪兒發正念呢?再去公安系統!因當時我們地區從郵局發控告信,自六月二十九日就被市公安截住,寄不到北京了。它們幹壞事,我得發正念解體它們。我就從北京開始發,一直清除到我居住的省市地區。

我看到從北京開始一條河流著像瀝青一樣的液體慢慢的在流淌,一直流到我發正念的地方。我不停的發正念,從洪觀到微觀,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的清除邪惡因素。我就看到我體內冒出很多黑煙,從頭頂慢慢飛出,這時我也發完正念出定了。

我讀《洪吟》時看到師父在《洪》中說:「蒼穹無限遠 移念到眼前」,我發正念時就把那些地方移到我的眼前。所以在發正念時想去甚麼地方發,就去甚麼地方發。我也去勞教所、國保大隊等不同的地方發過正念。只要我集中精力發出強大的正念,天目看到效果都很好。

感恩師尊慈悲救度,謝謝師父!合十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