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清除另外空間的魔幻干擾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七日】寫此文的目地不是用挑剔心對待開天目、漸悟狀態中的同修,確實一些上述同修的體會對正法修煉很有啟發。不可否認,漸悟狀態的同修更難把握好,因是大法弟子切磋交流平台,一些體會中出現了許多魔幻干擾現象。

師父在法中開示:「我講了不同狀態修煉會給你開創不同層次和不同狀態的修煉狀況。天目沒開的在法理上悟,天目開的就會有假相來干擾的事。」[1]「而且你們看到的實在太低,有的根本不是你認為的,很多都是念不正而出現的假相。」[1]「他覺的他能夠透視人體了,能看到人身體哪有病了。其實他天目根本就沒開,是那個動物控制了他的大腦,那個動物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往他的大腦上反映,他就以為自己天目開了。」[2]

許多同修對修煉一直停留在感性認識上,受常人眼見為實的感性觀念影響,不能清醒理性的用法來衡量,會造成嚴重的干擾,害人害己。

一、天目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

下面簡單舉幾個例子。

1、「元嬰煉站樁,自動除魔」

一些同修喜歡看並傳播正見網中關於天目定中所見、另外空間的文章,其中幾篇體會中都寫到「元嬰煉站樁,一招致敵自動除魔」。元嬰是修出來的佛體,師父告訴我們:「元嬰不會動,元神不去主宰他,他坐在那兒不動,手結著印,盤著腿坐在蓮花上。」[2]如果你的胳膊你不指揮它,它自己動起來了,正常嗎?看到聽到所謂師父「法身」講「大淘汰從此開始」,這種話說出來一點也不負責任,說嚴重點,是在蠱惑人心。許多篇講看到宇宙未來如何,卻忘記了師父講的:「不同層次眾生所看到的宇宙的未來其實是不存在的假相,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大法弟子在人間的表現就是留給歷史的。」[3]

2、西人大法學員吃小灶,把師父法身當測字先生

正見網《師父教我學漢字》系列的作者署名是「西人學員」,可是他用的卻是非常地道的中文語言風格,沒有一點西方語言翻譯成中文的味道。在該系列中把「師父法身」寫成了測字先生,把各種預言、拆字、測字說的累牘連篇、淋漓盡致,這不太離奇嗎?文章更像是抄襲了各種預言、拆字的大雜燴,摳字眼、亂聯繫!

在《定中經歷:「緩刑」(後續)》中,作者不想接受舊勢力的東西,天目中看到的所謂的師父「法身」阻止作者讓舊勢力走,「立刻對我單手立掌,我趕緊噤聲,轉而想哭的心都有。」並單手立掌表示同意舊勢力群體給作者體內發功……

師父法身怎麼能允許舊勢力給弟子體內發功、讓弟子完全接受舊勢力強加的一套考驗呢?師父明示:「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4]

3、看到景象不要動念,不要引申亂聯繫

正見網《大法弟子圓滿自己的世界》一文中,作者說:「我在師父的大法中悟到道家收三個徒弟,其中只有一個是真傳的,師父選擇了我,我就是那個真傳的,所以我的答案中給出了『真傳』這兩個字。而上法輪世界,能夠圓滿是我的願望。」

師父在講法中提到過,「在佛教中講:你看到甚麼東西,你不要管它,都是魔幻,你只管自己入定往上修。」[2]自命不凡是產生自心生魔的重要原因。你憑甚麼認為在大法弟子中你是真傳的?作者還看到「每個人的蓮花座層數高度等都不一樣,有一層的,有兩層的,我能看到的最多四層,我的蓮花座是四層的,九顆蓮子,兩年前只有三顆成熟了,現在九顆都成熟了。」作者看到自己的蓮花層最高,有九顆蓮子,現在九顆都成熟了。這是變相的「高帽」陷阱魔幻!使同修誤認為是點化她修的層次高,已經成熟了。

最後作者看到轉生過一些歷史名人,更是犯忌諱。有些同修熱衷寫、看輪迴故事,填補人生遺憾和各種虛幻的情感感受。人最難放下的是自我。當看到或知道自己轉生過一系列的歷史名人時,作者們都意識不到已經進入了邪惡的陷阱。這種事很犯忌諱,會放大自我、狂妄自大,神神叨叨的不理智。明慧網同修很負責,發現有問題有爭議的文章會修改或刪除,而正見網負責該欄目的同修卻非常固執,長期發表魔幻干擾體會,給同修們和自己帶來多大干擾!寫體會文章要表達甚麼主題?是點化去執著心,還是警惕邪魔干擾。總不能漫無目地、隨心所欲的發洩一通情感和感慨「看到甚麼了、定中所見」一大堆,然後完了。

4、看神韻產生的魔幻現象

正見網《記憶中的歷史──倒轉乾坤》一文作者非常著迷研究許多歷史人物的主元神、幾個副元神之間的關係,說誰在正法中起主要作用誰就是某名人的主元神。修煉不是追求自己當甚麼「名人」。這和修煉去執著背道而馳。

如果師父說你做三件事只是義務付出,沒有回報,你還做不做?如果真的像覺者一樣完全是為圓容師父的選擇、義務為眾生付出,還在乎圓滿嗎?還在乎層次的高低嗎?魔哪有空子可鑽?!

5、魔演化個好地方把你給害了!

正見網一篇體會中,一同修能在另外空間除魔。一次打坐中他飛到原來的天國世界,天國眾生熱烈歡迎,並建造了九層聖城挽留他,不願讓他回到人間受苦。

下面從明慧網刪除的文章《仰望師恩》中看作者是如何不知不覺陷入了舊勢力的圈套中的。

「那一次我知道我衝出了整套舊勢力的安排,已經沖到了超出舊勢力的最高處,有了很大的突破,能夠把舊勢力對我的整套安排徹底清除乾淨了」。

確實有些助師正法來的大法弟子來源很高,可能超過舊勢力的來源。但修煉人作為修煉的主體,身在三界中,絕對不能自認為達到某一超高境界了等等,這是極其危險的!自認為已破除了舊勢力安排、超出舊勢力的最高處的念頭從哪來的?!這很是問題。邪惡就是讓你放鬆麻痺,自以為是,然後伺機干擾。一產生與別人另一樣、自命不凡的念頭就很危險。高層次、提高層次,這個內心深處嚮往的「高」可害人不淺哪!

舊勢力毀人的手法是極其邪惡的並具有迷惑性的,真真假假才能迷惑人。有時東西真假正邪分不清,就一概排斥掉,不隨著它繞來繞去的。

清代有本小說《綠野仙蹤》,講明朝一個修道人冷於冰帶幾個徒弟修煉,一次他們一起煉丹,四個徒弟進入幻境,遇到各種考驗:有幾個仙要殺他們的師父,徒弟中有逃跑的(後犯色戒);有與之打鬥的;遇到色慾考驗,女徒弟與美貌仙道發生性關係污仙境,被后土娘娘懲罰;等等。後來他們發覺不對頭,意識到進入幻境。因為已修道幾十年了,怎麼遇到的常人中情人還和以前一樣年輕?師父神通廣大,怎麼輕易被幾個仙給殺了?想趕回煉丹處,遇到海中妖魔阻擋搶女徒弟。忽然一聲巨響,回到山頂煉丹處,四個丹爐倒塌。只有師父和另兩個徒弟若無其事的繼續煽扇煉丹。然後師父依據在幻境各人所為進行懲罰,差點將見到幾仙人殺師父而臨陣脫逃,後又犯色戒的徒弟打入地獄,考慮到他頗具仙骨才饒他一次。

《我接觸到的一些舊勢力及其安排》一文(已刪除)中舊勢力一再給作者好處誘惑。師父明示:「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2]

有甚麼執著心,或舊勢力強加放大甚麼心(就像工廠源源不斷的用管道輸送),就會相應的隨心而化。可能那個「西人學員」執著於預言、測字拆字,才招來了相應的魔幻吧。

三、學好法

有些同修長年像佛教念經那樣學法,走形式;最近有體會中說老學員像念阿彌陀佛佛號一樣,像念密宗咒語一樣,長時間學法念的思想發木,感覺腦袋裏像有東西轉一樣就認為狀態好。有些「專修」的老太太同修,表面做的相當不錯,一遇到事就人心觀念和執著大暴露,如吃藥、住醫院、以利益為重等等。

師父在一九九七年講過:「我建議人人都放下心來看十遍我寫的你們叫經文的《精進要旨》,心不靜學法是沒有用的,靜下心來學。」[5]現在有三本《精進要旨》,有幾人做到了聽師父話?師父告訴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6]

師父講:「在任何干擾下都不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才能走出來,而且威德更大。」[7]不抓住根本找自己的原因,不在法上看問題,在舊勢力製造的幻相中去解決幻相,只會越來越亂。舊勢力一再給作者好處誘惑(同意配合其安排就讓作者辦公司成功)時,卻想不起師父的有關講法:「除非有生命危險時叫你如何排除之外,凡是在常人社會中叫你去得到好處的都是魔。」[2]

不是所有的同修都有很強的辨別正邪能力,建議漸悟狀態的同修(有的把握好的、寫的很好)投稿時只給明慧投稿,不要一稿多投,相對來說把握水平較正見網要嚴一些,不會出大問題。寫體會和編輯要為同修和整體負責,就是為自己負責。防邪惡干擾之心、防干擾同修之心不可無!如果干擾了同修,參與的同修是否也要擔責任,並給以後的修煉道路增添魔難呢?

師父告誡我們:「做好你們要做的,機緣難得啊!珍惜這一切吧,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會使你在半途被毀掉!甚麼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執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美好的、最偉大的、最輝煌的一切就在等著你們!」[1]

師父明示:「希望大法弟子能以法為師,排除干擾,紮紮實實的修,這就是精進。」[8]

古代講:「修道者如牛毛,得道者如鳳毛麟角。」開創未來的正法修煉高深艱險。說出這些不入耳的話是希望一些同修清醒起來,走正修煉路,不要被新奇的東西所迷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猛擊一掌〉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7]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再版的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