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勢力從另外空間干擾迫害確有其事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針對正法,舊勢力的安排無孔不入、龐雜繁複細緻,超出人的觀念和思想所能理解和想像。暫不說副元神,就說思想業、身在另外空間不肯接受師父安排的善解的債主,還是其它等等,對這些事如果我們理解不足、認識不到,都容易被舊勢力用來製造很多干擾、阻止我們修成。如果我們認為自己沒理解到、沒認識到的就都是不存在的,就強烈否定和向外指責,或者走另一個極端,把別人的交流說的當成法來對照,那麼這其實已經不是通過交流來敦促和提醒自己學法救人更精進,而是變成了「統一思想」、非黑即白、上綱上線。強烈的向外指責和排斥,會讓我們失去很多善意交流、正常相互借鑑的機會。

同修在文章中談到有些大法弟子中存在不好的副元神干擾、迫害主元神的事情。我也自己親身經歷過同修提出的這個問題。當剛開始看到此文時,我便與幾個同修交流了一下這篇文章說的現象,其中一位阿姨同修就像此文的那個同修家人那樣說:「副元神主要起到控制人的主元神儘量不做壞事」[1]。當時我與她交流說,在師父傳大法前,所有的功法都是修了人的副元神,是師父正了一切不正的東西。而且在師父傳法前,沒有任何生命想像過能度人的主元神。那麼會不會存在師父正法前,就有些生命還是抱著過去的那種修煉方式想在大法中修煉副元神呢?正法中師父已經為我們歸正了很多很多很多,包括我們大法弟子的副元神,但因為正法還沒有結束,殘留的舊勢力的因素還在起作用,不肯歸正、不肯放棄迫害、慣性的按照舊勢力安排來阻止大法弟子修成的生命,它們的存在也是不可避免的,不是修煉中的人願不願意接受的問題。但是當時交流的很不愉快,因為阿姨同修怎麼都不相信會有這種事情。

有一次,在我半夢半醒間,有個思想不停的發出意念說他是我,說他自己是我。我當時不停的排斥,說你不是我,不是我。那個思想跟自己非常接近,完全就好像在大腦中發出來的思想一樣。開始我想可能是思想業,後來我看到他的形像。是個穿著古裝的男人。(說起來很奇怪,我看到另外空間這些生命,沒有一個跟我長的像的,有男有女都是另外空間的長相,跟我現在的樣子完全不一樣。包括我的主元神也跟我自己現在的外在不一樣。)我質問他:「你為甚麼往我大腦上反映出你就是我的思想?」他帶著怨恨目光看著我,我看到了過去世的一些恩怨,有一世我是個漂亮的女子,他出生於一個有錢人家。當時他傾慕於我,為了那世的我寫下休書拋棄了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接受不了打擊,帶著對我的怨恨跳樓自殺了。後來我們好了一段時間後我離開了他。他就對那世的我有著強烈的怨恨心,因為他拋棄妻子跟我一起,卻最終落得兩頭空。今生他就轉生來干擾我修煉,帶著強烈的怨恨心恨不得我死的心態來干擾我,根本不會想讓我修成的。他的妻子也在干擾我,也是恨不得我死。

當時我不能確定他就是副元神其中之一,我覺的他應該是副元神。可是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時跟一位同修交流時,我說了覺的自己有不好的副元神在干擾我修煉。她說她沒看到我說的有不好的副元神,她看到都是好的。所以我自己也不能確定他是不是副元神了。看了此文後,我現在大概能確定他就是副元神其中之一。還有我在修煉過程中,在後期,不知怎麼的有一個空間的身體可以直接從肉身出來。出來之後看到的景象就像平時生活在這個世界一樣的真切、清楚。當時有一次從肉身出來了,出來之後我站在床邊。看到一些生命,他們的形像就像我下走過程中轉生過的世界裏的那些生命的形像。但是他們都是不善的,欺負我、嘲笑我、瞧不起我。其中有個生命請求想跟在我身邊,我沒理她。然後我進了房間,房間也跟現實的一模一樣,不一樣的就是現實中的是一堵牆,另外空間那裏卻有個窗戶。對面那堵牆卻有個門。然後一條大蛇從窗戶爬進來往對面那個門爬走。當時我看到之後明白了那是干擾我修煉的蛇。我當時要清理它,發不出功能。然後一個小法輪飛過,它下半身直接化了,上半身跑了。在那個空間當我想發出功能的時候能清清楚楚看到手上有能量有顏色。然後我就醒了,剛剛發生的一切就是真實的在另外空間發生的。但是雖然是看到了,可是自己還是不明白那到底是哪個空間,為何感覺跟人這個空間如此接近,而且那邊的建築都是跟人間的差不多。

當然,在另外空間看到那麼多生命,他們不可能都是副元神。現在我猜他們可能是跟副元神有連帶關係的世界裏的生命。因為我的世界裏的生命根本不可能那樣對待我的。

文章中的那個同修看到有些副元神很囂張,欺負主元神。我想說我也遇過,也許是副元神或不知道哪個空間跟過來的生命。它們總是在干擾我,每當我睡覺就總是做著亂七八糟的夢,還都知道自己夢到了甚麼,知道自己在做夢。然後每天起床都精神不好,因為我根本沒有得到休息。在這裏提醒一下經常做夢的同修要注意了,這也是一種另外空間的干擾形式。醒來後回味夢境就中了它們的圈套,就是讓你沉迷於做夢。學好法不看亂七八糟的東西同時睡覺時要守住自己的主意識不要放鬆。睡覺前不能想著睡覺了、放鬆放鬆,放鬆自己的主意識,那樣會被副元神或另外空間干擾的。

還有一次,當我發正念的時候,入靜了。突然一個思想冒出來「識神死,元神生」,我趕緊排斥了,奇怪怎麼會有這種思想冒出來。以前一直當是思想業的去清理,可那些壞思想總是變著花樣地來干擾我。當時也察覺到思想業不具有個人的外形,思想業是亂七八糟的。

那篇文章的同修提到迷魂藥的問題,確實是真的。(在我詳細寫到關於迷魂藥的一大段時,電腦突然關機了。舊勢力它們越是不讓自己做的壞事被人說出來,我就更要揭露它們醜惡的嘴臉。)有時候做夢的時候,就在那個不知道是哪個空間中就好像被迷了心智一樣的會在那裏吃東西、喝東西。有時在那邊能清醒過來就會吐,吐出來的都是蟲子。這個情況反反復復,吃東西的時候就是被迷了心智一樣很正常的吃下去了,但是正念出來時就排斥掉。迷魂湯就是用蟲子做的,裏面都是蟲。而且它們最常強迫我上學,讀常人的書,還有教室等。它們還建了一個「復仇大廈」。

本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不是有甚麼問題,為甚麼會被干擾的這麼厲害。以為那些可能是自己空間場裏的生命。現在我明白了,根本就不是。那是真實存在於跟我們這個人間很近的一個空間。是宇宙結構裏的空間,不是我自身的。另外空間的生命對主元神懷著仇恨心來干擾主元神我都看到了。這件事情正如那位同修所說的是舊勢力系統的安排下來的,確實如此。

還有個同修也是被灌迷魂湯,他說老是有壞的生命拿東西在他面前讓他吃。很多同修都是鎖著修的,那這種情況到底存在多少,還是無法預測的。因為這是舊勢力系統的安排下來的一條系統,它們的數量確實不少。也有一部份是躲在地下室的,有一次我從那個地下室穿過,看到很多邪惡生命。還有它們不僅採取表面的干擾和迫害,它們還會追殺主元神。由於那個空間距離人這一層的空間是非常接近的,所以當大家有甚麼思想的時候還真得好好想想是不是自己想的,是不是自己主元神說的話,做的事情是不是自己想做的。

在修煉過程中,我們需要明確知道自己在法中悟到了甚麼。要明確的明白師父講的法理,而不是似是而非的去悟。很多同修都知道要否定舊勢力,但是舊勢力是不是真實存在的呢?它們確實是真實存在的,而且給正法和我們的修煉帶來很大的干擾。我們得更清楚的認識舊勢力是甚麼、舊勢力幹了些甚麼、舊勢力的存在,才能真正正念強大的去否定它們。而不是好像沒有舊勢力存在一樣的去空洞的、不怎麼重視的那樣發正念、談論否定舊勢力。那樣舊勢力會不會覺的我們不理會它們的存在了,正中它意,它更隨便迫害我們都可以了?

最後需要指出的是,同修的文章和我自己的文章中看到的情況,僅僅是在我們當時的層次和狀態下看到的,寫出來只是和同修交流,我們大家都不要執著。指導我們修煉的只有大法。文章中難免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請同修指出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