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副元神中的舊勢力安排(四)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七日】我在這篇文章中講的認識,都是個人在大法修煉和學法中悟到、看到的,層次有限,難免有片面和境界侷限性。請大家以法為師,宇宙的無限真機都在大法之中。

接前文

第五章 被歸正的副元神

一天下午,我意念中對自己的所有副元神說:「這麼多年你們跟著我,我幹甚麼你們都知道,你們幹甚麼我都不知道。如果有干擾我的,從現在開始,我給你們三天時間,趕緊歸正;三天之後,不歸正的,我要清理門戶。」

第二天早上,我知道有一個穿著粉色衣服的副元神自動歸正了。半夜時分她偷偷的把袖子裏裝迷魂藥的一個小瓶扔掉了。

這個副元神從高層下來時,被舊勢力強迫簽約。如果不簽約,舊勢力就不讓她下來得法,無奈之下,她簽下約定。這個副元神自我得法以來,就一直往我的空間場扔迷魂藥。

副元神撒的迷魂藥,有讓我發睏的,還有撒在我丈夫面前的,像一層薄薄的霧,這層霧能迷惑我的肉眼。我明白了,我為甚麼這麼多年看丈夫非常順眼,看到的都是他的優點。師尊在《轉法輪》中說:「夫妻之間沒有色的問題,但有慾望,你把它看淡了,心理平衡就行了。」[1]我一直在納悶,我和丈夫斷慾多年,為甚麼我看到他總覺的他英俊瀟洒,我認真的發正念,去情、去色,殊不知是被舊勢力做了手腳,迷魂藥中有色迷、情迷、貪睡之類的東西,它們在污染著我的肉眼,還破壞我的正信。

我看見舊勢力為此事而設下的機制,這個機制像個複雜的儀器,由專門的神看管著,在自動的產生迷魂藥,不同的傳送帶傳送著不同的迷魂藥,有讓我迷在色中、情中的,還有讓我犯睏的。有的神負責把迷魂藥交給副元神,有的神負責監督這個副元神幹壞事,有的神負責記載:某年某月某日某個時辰,某修煉者的副元神兌現和神的約定,把迷魂藥撒在主元神的空間場中,阻礙主元神的悟性,不讓她精進。

這個副元神目睹了同修甲的副元神被塞入天鎖裏,已經心驚膽顫了; 主元神又發出命令,副元神決定不幹壞事了。其實她多次決定過,但在舊神的脅迫下,又動搖了,違心的幹著壞事。這一次她雖然下了決心,還是擔心舊神不放過她,思來想去,滿面愁容。她想起主元神遇到難以解決的問題時求助於師尊。最後副元神決定向師尊求救,再三猶豫,再三鼓勁,副元神終於去見師尊。

師尊身邊眾神環繞,光芒四射,副元神在外徘徊一會,師尊知道她來了,讓眾神給她讓出一條道。副元神來到師尊面前,跪下,淚流滿面,說:「偉大的創世主啊!請原諒我這個生命吧,您這些年講的法我都在聽,自認為比主元神聽的都明白,可是卻一再抱著舊理行事。私心使我想保全自己,正理又讓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對,時常左右為難。我這次決心再也不幹壞事了,請諸天神佛見證我的話語,若違背這些話語,讓我萬劫不復。我懇請創世主保護我,我真的不想失去這個萬載難逢的機緣,我真的想跟上正法進程,成為新宇宙的生命,希望創世主成全我。」說完這些話,副元神哭倒在地,這個生命至誠的懺悔和願望讓宇宙中的正神為之動容,都動念想保護這個生命。

師尊笑了,目光穿透遙遠的蒼穹,慈悲的為她開示「網開一面」和「將計就計」的法理,副元神明白了,臉上湧現出感激的笑容;眾神明白了,進一步感受到大法的神聖、威嚴和無所不能。

師尊又給她講了將來有好的去處,叫她切不可忘記她的約定,去做一個正法時期真正的護法神!副元神淚流滿面,點頭應允,叩拜師尊後離開。不同層次的神看到這個生命被創世主賦予更大使命,很是羨慕。

師尊講法中說:「這個舊的勢力在歷史上安排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做了極其周密、細緻的安排。它們為了它們安排的事情不出問題,在上一個地球時它們已經演習過一遍了。大家想想,它們能不執著嗎?它們能放手它們要做的嗎?可是呢,我們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個理,不管是舊宇宙、新宇宙都有這麼一個理:一個生命的選擇是他自己說了算,哪怕在歷史上他許過甚麼願,關鍵時刻還是他自己說了算。這裏包括正反兩方面,都是這樣。」[2]

我悟到,我要歸正我的副元神,這是我的決定;副元神決定不幹壞事,這是她的選擇。副元神在歷史上和舊勢力簽過約定,但是她今天選擇了聽從師尊。

雖然這個副元神自動歸正了,我還是有些不放心,怕她有反覆,意念中給她下個罩。如果她真的歸正了,舊勢力找她算賬,這個罩可以保護她;如果她再反覆,這個罩就自動規範她;不徹底改正,就銷毀她。因為以前發正念滅惡時,我看見有的生命打不過我,就求饒,說再也不幹壞事了。我就放過它們,告誡它們不要助紂為虐。可是它們一轉身,我看見它們就在偷著樂,它們心裏想:騙過她了。這時我絕不手軟,立即消滅它們。正因為多次差點被騙,我想了個辦法,想歸正的,我就給它下個罩,如果它動惡念,這個罩就自動銷毀它。

一個月後的一天上午,我想:修煉人,得慈悲寬容,現在是正法時期,應該讓這個副元神發揮應有的作用,不枉她下來一場,動念解除這個罩。中午時,我看見這個罩有許多層,在不斷的打開。下午學法前,我看見許多的舊神,手裏拿著約,圍著這個罩,衝裏面的副元神吹鬍子瞪眼,看來一直在找這個副元神算賬,罩是透明的,副元神站在裏面往外看。我和同修乙說了這件事,同修乙說:「趕緊發正念。」我發出一念:我的副元神已經歸正了,不歸舊神管,有對她進行干擾迫害的,抓住舊理不放的,只能被銷毀。我倆發了二十分鐘正念,我看見舊神還圍在罩外。

我和同修乙開始學法,時不時的我就看見舊神圍著罩不依不饒。終於,罩全部打開了,舊神衝了上來,把功打到副元神身上。副元神就像人被電擊了一樣,瞬間變成一個火球,亮光、火光中夾雜著黑色燒焦的物質,副元神痛苦的縮成一團,身上一層一層的往下掉燒焦的黑皮(因為副元神也是有業力的)。在霹雷、閃電般的進攻下,副元神居然慢慢的站起來了,身體白淨,神清氣爽。舊神當時傻眼了,愣住了,納悶這個副元神怎麼沒死。這時正神圍了上來,剿殺舊神,很快把它們滅掉了。我看著《轉法輪》,目睹了另外空間的整個過程,心非常平靜。

師尊說:「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3]

師尊告訴我們說:「正法在人這兒做絕不是為了迷住大法弟子與正法本身。」[4]師尊開示:「其實這時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須的,因為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已經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眾生、從組大穹才是目地。正法之事、救度眾生之事一定要做,那就得破除這種環境障礙,證實大法。」[4]

我悟到:對副元神的歸正,是大法弟子慈悲、寬容的體現,是用功能挽救即將被舊勢力淘汰的生命,她歸正了,能進入新宇宙,她不歸正,舊勢力最終要消滅她,正神也不饒她。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歸正副元神,是自己應盡的職責,是大善的行為,是真、善、忍根本特性的體現。

同修啊,轉變我們的思維方式,放下人心,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創世主對我們的囑託。

(待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