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副元神中的舊勢力安排(二)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我在這篇文章中講的認識,都是個人在大法修煉和學法中悟到、看到的,層次有限,難免有片面和境界侷限性。請大家以法為師,宇宙的無限真機都在大法之中。

接前文

第三章 發現幹壞事的副元神

有一次,我和同修甲、乙在一起交流時,同修甲說自己看書走神、煉功靜不下心,有時很鬧心,有的執著心去的很艱難。我和同修乙覺的自己有時也會出現走神、靜不下心這種情況。我們談到各自都存在著一些不好的思想、有時甚至還很頑固。

我和同修決定一起發正念清除這些物質。發完正念後,同修甲納悶的說:「我看到一個我,在一個院子裏打開了門,放出許多不好的生命,對它們說:‘先出去躲一下,過一會再回來。’」同修甲的話讓我們感到驚訝。針對這個場景,我們大家交流了各自的看法。我一開始認為是業力構成的自己,但馬上就被同修乙否定了,因為發正念中包括清除業力。經過學法和交流,最後我們認定是副元神,因為副元神長的和本人一樣。

師尊在《轉法輪》中說:「我們這裏講的主元神,就是指自己的思維,自己要明白自己在想甚麼,做甚麼,這就是你真正的自己。而副元神幹甚麼你根本就不知道。雖然他和你同時出生,叫一個名字,主宰一個身體,長的一樣,但嚴格的說,他還不是你。」[1]

這件事讓我們震驚,同修甲的副元神包庇邪惡被發現了,那麼他不可能只做一次壞事。那麼這麼多年在同修甲不知道的情況下,這個副元神究竟都幹了甚麼?推而廣之,是不是還有一些同修的副元神,在主元神看不見的情況下,在幹壞事呢?那麼副元神為甚麼這樣做呢?

我們經過交流,悟到以下認識:歷史上所有的修煉都是修煉副元神,副元神把主元神和肉身當作載體修煉。我看到載體本身就是機制,已經被舊勢力打造的稱心如意,運用的十分順手。

在正法中師尊把大法的東西都下給主元神,讓主元神做主,副元神做護法。師尊糾正了以往大穹偏離法的一切安排,健全了大穹過去不健全的機制,重定天綱!把我們從載體的待遇變為主體的地位!

對於師尊的安排,有的副元神能夠按照師尊的法理和要求去做,同化大法,對主元神能起到幫助和保護的作用,作為護法而存在;但也有許多副元神及其背後連帶的許許多多生命與因素對這種安排不滿。由於受過去的特性和智慧所限,它們不知道主元神的真正來源,還在堅持著原來的安排。 

因為副元神不入三界,不在迷中,他們知道主元神所得到的,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有的副元神心裏不平衡,不甘心自己的從屬地位,同時不屑於主元神的執迷不悟。他對主元神的執著心瞭如指掌,藉口主元神要達到應有的標準,對主元神進行考驗,實質就是干擾和迫害

副元神能從覺者那借來功和法寶,還能調動許多力量。如果他不想當主元神的護法,那可能就起負面作用,充當迫害主元神的角色。這就造成了我們在做證實法的事情時會遇到干擾,發正念時效果不佳,看書靜不下心來,因為執著心不放,過不去關,或者是出現病業現象,等等,副元神在搗亂是其中原因之一。

師尊出於慈悲,對於舊勢力以及它們控制下的一切生命和因素,包括副元神,師尊一直在給機會,但是這些生命一直沒有歸正。師尊說:「它們以它們要的為第一性的,不是以我正法目地為第一需要的。」[2]師父告訴我們:「我一直在講,舊勢力的參與是一種迫害,是一種干擾。如果歷史上的那些神度的都是人的副元神而不是人的主體本身,那麼大家想一想,這種度人的方式針對今天的大法弟子修煉能管用嗎?大法弟子、包括世人的主體都在表面」[3]。師父說:「但是從現在的情況看,宇宙中舊的最後的因素還在干擾著未來所要所成的。」[4]

我們交流了法理之後,同修甲說:「我肯定不想要不好的東西!保護不好東西的一定不是真我,是不好的副元神該清理就清理。」我們決定發正念清理同修甲的副元神,目標非常明確。

發正念中,我看見同修甲的副元神出現了,惡狠狠的對我說:「數你最壞,你甚麼事都管,我知道你的一些輪迴,這幾天你們遇到的麻煩事都是我弄來的。」我立即打出一念:「師尊的法你一直在聽,卻一直在保護邪惡因素,干擾同修甲的正信,干擾我們做正事,你再不歸正,罪不可赦!」

正念中我看見空中出現一把天鎖,一群正神瞬間就把同修甲的副元神抓住,塞進鎖眼裏。別看天鎖不大,裏面可是一個廣闊的世界,一套彈簧機制在自動運轉,同修的副元神就在彈簧裏,彈簧把那個副元神身上不好的東西一層一層的給絞了下來。這個鎖還不停的在移動,一蹦一蹦的,蹦過的地方留下一行字:「破壞正法的下場。」

我對同修甲、乙說了我看到的情景,我們一致認為這個副元神是罪有應得。過了幾天,我問同修甲:「學法、煉功能靜下心來吧?」同修甲說:「好兩天,心又不靜了。」我和同修乙納悶,那個幹壞事的副元神已經遭天譴了,同修甲怎麼還靜不下來?我們決定再次發正念,清除干擾同修甲的一切不好的因素。

發正念時,我看到同修甲的另一個副元神打開了許多空間,帶著許多敗壞的亂七八糟的奇形東西出來了。這個副元神手舉白旗(投降的意思),低著頭、很服氣認輸的感覺。走到我面前時,突然抬起頭、面目表情猙獰、張嘴就向我咬來,瞬間就被我的佛法神通擋住了。正神很快把這個副元神抓住,綁在天柱上,施以鞭刑,同時雷公打雷劈他、電母放電電他,從他身上掉下來焦糊惡臭的物質堆在了腳下。

在這裏要和大家解釋一下:無論被塞進鎖眼的,還是受鞭刑、電刑、雷劈的,都是在副元神所在的那一境界中受天刑,消減罪業,不是在銷毀他們,還是在給他們機會。

我和同修交流:既然我們的副元神不止一個,那麼說不定哪個時期由哪個副元神出來幹壞事,干擾我們的正念、正信,甚至隨著我們層次的提高,在不同的層次中還會有負面的生命來干擾,也許他們和舊勢力有約,也許他們高於舊勢力,但畢竟是負面生命,受一種從上而下貫穿下來的機制控制,在接力式的幹壞事。現在是正法時期,一切生命都要在法中衡量。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好的留下,壞的去掉,才能更好的助師正法!

(待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