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次過病業關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修煉近十八年了,有很多心得體會,印象最深的就是病業問題。

我從小就體弱多病,除了頭髮梢不疼,渾身哪都疼。修煉前醫生診斷是「淺表性胃炎」,疼起來了滿地打滾,丈夫看著我疼的厲害有些害怕,就問了一位大夫,這種病將來會發展到甚麼程度,大夫說:「這種病也叫肥厚性胃炎,說明了就是胃在往厚長,到一定程度就是胃癌,才二十七歲,這麼年輕趕緊治吧。」隨後丈夫買了很多種藥,有國產的有進口的,吃了十年也沒徹底治好。

修煉大法後,神奇的是渾身哪都不疼了,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修煉五年後的一天,胃突然疼起來,趕緊發正念清理,不到兩分鐘時間就坐不住了,躺在床上,心裏繼續發正念。不一會,就看到另外空間有六、七把古代的劍和刀都往我胃上刺。當時看到這一景象,只悟到這是歷史因緣關係,是人在生生世世的輪迴轉生中傷害過的生命來討債,人才會有病痛、有魔難。「我們身體會突然間感覺不舒服,因為還業,它會體現在方方面面的。」[1]折騰了幾個小時就好了,從那以後胃沒疼過。因為是修煉人,也沒有把它當成是病,沒採取任何醫療手段。按照大法的標準衡量事情,所以病症消失了。

還一次是頭痛,大約是二零零三年,因為丈夫把家了僅有的幾萬元錢定期存摺(給孩子上大學用的),背著我把錢取出來,吃喝嫖賭花光了,當我發現後瞬間崩潰,就和他吵一架,隨後頭痛的厲害。心想師父,弟子錯了,不應該和他吵架,師父教我們放下名、利、情,按「真、善、忍」做人,我咋沒忍住呢!表現的太不善了。向內找自己有利益心、怨恨心等等。他有不對的地方可以善意的說清楚,歸正一切不正,這才是修煉人的慈悲呀,必須放下所有人心。

「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我一定能戰勝這病魔。於是聽師父濟南講法錄音,聽著聽著有時就睡著了,在似睡非睡時看到:有一個血餅顏色、甲魚形狀的東西爬到我頭頂不動了,尾巴壓在右眼眶上,造成現實中眼皮抬不起來,眼睛睜一個小縫,看樓梯就像扇子骨式,右面樓梯看不到。還有一隻小黑蟲在頭裏亂爬,它爬到哪個部位哪就疼,就像醫生說的神經痛。

後來,同修們知道我的情況,一起來到我家,幫我發正念清除干擾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二十多天恢復正常。一位當醫生的同修說,聽你說的狀態,站在醫生的角度說,是腦子裏有腫瘤了,當你生氣的時候,腫瘤破裂造成腦出血。這要是不修煉,住一個月醫院,花錢不說還得留後遺症。我們修大法的,不是有病不去醫院,是按照超常人的理,高層次法去做,嚴格要求自己,師父就能化解一切。

再一次是全身骨頭變形,開始先發現手指骨節腳趾骨節增大,後來有一天在床上躺著,翻身下地時不小心左腳尖先戳地上,起來時感覺很疼,一看骨頭有明顯突出的地方,也沒當回事,照常幹活。

一天同學找我有事,下樓時剛走了三、四個台階,突然腿一軟,順著樓梯滾下去了,台階的邊緣是角鋼,當時沒覺得疼,就腳面火辣辣的,一看腳面破皮了,(因為是夏天穿的涼鞋)用手往回抹一下就走了,邊走邊想哪有漏呢,不管怎樣先發正念,清除干擾我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和同修分手後回家把摔跟頭的事忘了。

第二天早晨,想起腳卡破了看看甚麼樣了,一看啥事沒有,可下床時腿疼,走路感覺右腿往兩邊散,好像骨頭和肉不在一條腿上,從大腳趾到大腿,有一條整根骨頭明顯向外凸出來了。這才仔細觀察腿到底怎麼回事。原來不光突出,胯骨、骨盆、後腰部位的骨頭都增大了。如果不煉法輪功,早就癱在床上不能走路了。疼這樣還堅持雙盤打坐煉功,大概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煉功時腿和腰不疼了,可是從胯骨往上脊骨、肋骨、胳膊、肩膀後背還疼,特別是胳膊,輕輕碰一下疼的厲害,尤其肩膀頭部位骨頭突出的大,根本抬不起胳膊,煉功動作做不到位,那我堅持煉功,別的動作沒啥辦法,煉頭前抱輪、頭頂抱輪、兩側抱輪時用右手把左胳膊架到家具上抱輪,疼的大汗淋漓。這樣經過三個月左右的時間胳膊肩膀不疼了,可以正常煉功了。

修煉人雖然口中說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與干擾,但是一思一念都要正。因為疼的厲害沒有天天保持煉功,如果當時悟到大法弟子在正法時期不該有的病態干擾,頂著劇痛,天天煉功,講真相救人,就能否定舊勢力,所有病業假相立即消失。

再一個假相是心臟病狀態。心臟跳動像要蹦出來一樣,喘到不能動彈,就刷牙、洗臉、梳頭都不行,最嚴重時不能躺下,只能靠床頭坐著。作為大法弟子剛入門全身的病業,師父都給清理了,我這老學員怎麼出現這個狀態呢?一定有沒意識到的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3]

我躺下睡覺,沒睡幾分鐘元神就從我頭頂出來了,出來後感覺真舒服,輕飄飄沒有一點痛苦的感覺,正在高興呢,低頭一看自己的身體在床上躺著一動不動。當時出了一念,不能扔了肉身,就這麼一念,元神回到了肉體上。這種狀況第二天又出現一次,都是後半夜兩三點鐘發生的。雖然闖過了這生死關,可是身體沒有完全恢復正常,不知道甚麼原因。

直到二零一五年控告江鬼之後,看到《明慧週刊》的交流文章,才找到原因。特別是那篇文章大概意思是說,有一位同修臉上長個包,別人問他你臉上長的甚麼?他自己說:甚麼也不是。說完這句話,沒幾天臉上的包沒有了,恢復如初。這句話對我啟發最大,找出自己很多不正的念頭,比如:今天為甚麼沒有煉功呢,解釋說心臟難受或是身體哪塊不舒服了等等,這樣就等於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沒有否定舊勢力,不但沒有否定,還把不好的狀態求來了,所以病業就會經常出現。否定舊勢力不是嘴上說否定就否定得了,要真正做到信師信法,找出根本執著,放下人心,歸正一思一念,才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徹底清除干擾迫害。

反思這些年過病業關的經歷,是因為有法理不清的地方,除了個人修煉狀態,不自覺的承認舊勢力的干擾。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有責任和使命的,有人心會在法中歸正,不允許任何生命以任何藉口對大法弟子進行干擾與迫害。師父說:「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4]

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嚴格要求自己,正念正行不受任何假相和觀念干擾,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就能全盤否定舊勢力,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