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信師信法 沒有突不破的關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五日】我是退休教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一路走過來,最深的體會就是:只要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難。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我和幾個同修發資料,被人構陷。之後丈夫就不讓我接觸大法,只要我學大法,他就罵我,並吵著要和我離婚。當時我很害怕,怕失去家庭,更怕失去大法。在這種情況下,我只好偷偷地學大法,做證實大法的事情。

記得在迫害後,第一次趁丈夫不在家,我晚上出去發資料,當時拿起一份資料時,手顫抖的非常厲害,我在心裏告誡自己,不要害怕,你只管信師信法,沒有闖不過去的坎,這次你必須過了這道坎。就這樣把第一份資料發出去,之後發了二份、三份……發過二十份資料後,我的心平靜下來了,手也不再顫抖,心也不再怦怦直跳。就這樣我突破了發資料的關,之後只要丈夫不在家,我就拿上資料出去發。

迫害發生之後,我的身體不如從前,血壓升高,手腳浮腫,我背著丈夫大量學法,上班的時候只要有時間我就背法,背師父的《洪吟》。有一次背完法之後,坐在椅子上,只覺得腦子先從前後撐開又合上,緊接著又從左右撐開又合上,速度之快無法用語言形容。從此以後我的血壓不再高,手腳再不浮腫。我非常高興,是師父幫我把那個東西拿掉了,當時我高興的眼淚直流。我心裏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看我眼淚直流,同事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事,沒事!」之後不久我又突破了怕丈夫知道自己學法的關。

二零零八年我家又建立了資料點,我學會了上網下載做真相資料,開始時不讓丈夫知道我做真相資料。後來丈夫找東西時,發現了我的打印機,就開始大鬧,吵著要和我離婚,我的心很平靜,對丈夫說:「資料我一定要做,而且我一定要做到底,你也看到了,迫害之後,我的身體一直不好,可我學大法以後,身體不是又好好的了嗎?如果我不學大法,我的身體能好嗎?手腳浮腫能不治而癒嗎?這你都是看到了的,你如果非要離婚的話,那我也一定奉陪到底。」丈夫一看嚇不倒我,就又不了了之。從此以後,不再管我。之後我又學會了刻錄光碟。

邪黨十八大之前,當地公安局通知我丈夫,說政法委和六一零要到我家找我。我丈夫回家後和我說了。我說:「堅決不讓他們來。」丈夫說:「人家要來,叫你在家中等著,你管得住?」我說:「我肯定能管住他們,我一定不讓他們來。因為我有師父。」丈夫說:「我看看你有何能耐?」我說:「我就有能耐不讓他們來。」吃過早飯後,我帶著真相資料和光碟就走了,中午吃過飯,下午再出去發。直到邪黨十八大結束,政法委和六一零也沒有來。從此以後,碰到類似情況,丈夫也不怎麼著急了。

二零一零年一月份,我們當地五位同修被迫害,後又被非法勞教。期間我們把揭露迫害的真相資料在縣城全部覆蓋了兩次。公安局長把我丈夫叫去後大罵了一頓,說我地法輪功的事,都是我指使幹的。並且把公安局給我丈夫配備的電腦收回,讓我丈夫在會上做了檢查並要搜我的家。丈夫回來又大鬧了一場。我說:「我絕對不讓他們搜我的家,我家的東西是用來證實大法的,那是救度眾生的,他們不配搜我的家,我家裏有師父和護法神在管,他們只是逞一時口舌吧,他們進不了我家的門。」並安慰丈夫:「不害怕,放心吧。」這事又不了了之。

去年冬天,我去市裏,回來時我乘坐大巴,帶了大法的書籍和真相掛曆,走到一段路被交警攔住了,檢查過前邊的小車之後,一個交警在大巴的車門前邊看,看著看著就上了大巴。當時我的心很平靜,在心裏叫了兩聲師父,把包放在掛曆上,把帽子也放在掛曆上,心裏說不讓他看見,警察從前邊走到後邊,走到我跟前連看也沒看就下車了。我鬆了一口氣。這時又來了一個警察,還是先在車門邊看,緊接著又上了車,我心裏又叫了兩聲師父。警察還是走到我跟前還是連看一眼都沒看就下車了,並讓大巴走。

只要我們信師信法,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就沒有突不破的關和難。個人體會,如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