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病業假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二零一五年十月四日,我突然感覺身體不舒服,嘔吐,想吃酸的,挑食,想吃這個,想吃那個,例假到期也沒來。四十天後,下身開始流血,量不多,但經常有。我也沒有向內找,自然的就想:是不是懷孕了?但又想不可能,年齡大了。持續到五十天左右還這樣,而且妊娠反應越來越強烈,我就買了兩個孕婦測試紙,第一次測試是陽性,過了幾天,第二次測試還是陽性,證明是懷孕了,可是下身出血一直沒停。

這時,我還是沒向內找,而且還生出了歡喜心,因兒子離世快一年,我對兒子執著心沒放下。大約八十天左右的一天早晨,我漱口時大腦突然冒出一念:去醫院查一查,看到底是不是孩子?是孩子就注意一點,不是就處理掉。於是我和丈夫一起去了醫院,檢查結果醫生說是葡萄胎,必須馬上刮宮做手術,否則就要大出血,有生命危險。丈夫一聽嚇得厲害,怕我有生命危險,叫我立即住院。

當我聽到醫生說是葡萄胎時,我的主意識一下清醒起來了,心想我修煉大法已十六年了,哪會煉出葡萄胎來,這是假相。我就拉著丈夫要回家,醫生見說服不了我,又把他們的主任叫來說明嚴重性,我仍沒動搖,堅持回家。可丈夫被他們給嚇得夠嗆,回家後一直和我生氣,成天動員讓我去醫院做手術。我說不用:我有師父,有大法,只要堅信,沒有過不去的關,這都是假相。丈夫說:「你就一根筋吧。」

回家後我堅持學法,向內找,可都是找了些表面,而且又受到醫生的干擾,大腦中時常出現「葡萄胎」的干擾。直到三個月後,下身流血越來越重。吃不進東西,嘔吐、噁心、挑食,身體也越來越弱,干擾到了我講真相救人、證實法。這時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心裏默默的對師父說:師父,如果他不是孩子,就請師父幫弟子拿掉,弟子實在承受不了啦。同時靜下心來細細的向內找,找到了對孩子的執著,還有色慾心去的不乾淨。當我找對了,師父就開始幫我拿掉壞東西。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下午,我學完法,回到家,肚子就開始痛,越來越劇痛,痛的我連床都上不了,弓著腰,渾身出汗。這時同修A來我家,看到我的狀態,馬上幫我發正念,大約二十分鐘後症狀緩解了。同修A有事走了。晚上同修B來我家,見我氣色不好,問我怎麼了?我把情況告訴了她。她說咱們學法吧!於是我倆學了一講《轉法輪》。已是晚上九點半了,同修B回家了。

第二天晚上,同修B下班後,又來看我,進門就問:「好了沒有?」我沒加思考的脫口就說:「好了。」我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同修說:「那咱們還是學法吧。」我說:「好。」於是我倆又學了一講《轉法輪》。學完後同修B走了。我因肚子不舒服,就趴在了床上。十點左右,下身突然血流不止。十一點左右,掉下半斤左右大的一個肉瘤子,表面像魚鱗片一樣。當這個壞東西掉下後,我渾身舒服,心裏激動不已:「謝謝師父!」

但緊接著,拳頭大的血塊一個接一個的流,血水如注,馬上小肚、子宮、後腰開始劇痛,同時大腦不斷的往出返一念:大出血、大出血。但我馬上在心裏否定:「這不是大出血,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大出血是常人得的,我是修煉人,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師父救我。」我沒有一點害怕和恐懼,就是正念否定。

丈夫去外地打工,家裏只有我一個人。後來丈夫電話問詢我的身體,我說:「好了,徹底好了。」他說:「怎麼徹底好了?」我說:「壞東西,掉下去了。」他一聽馬上往回趕,坐上火車給我發信息還說:「這火車為甚麼不長翅膀?」我知道他是被醫生嚇的。我回信息說:「你不要害怕,我沒有生命危險,你不要著急。」他回家後,看到我確實很好,不像醫生說的那樣,就說:「你真行。」我說:「不是我行,是師父行,大法行。」從這件事上丈夫見證了大法的超常,扭轉了對大法的誤解,對我的修煉也更加支持。

在此我把這件事寫出來,是要讓有遇到魔難和病業假相的同修,一定要信師信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干擾,破除它,都是假相。

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