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中也要做好自己該做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一九九七年,我女兒突然患一種怪病,四處求醫無果,剛剛入學就只能休學在家。看著女兒不能上學,自己常常背地裏流淚。有一天孩子的老師對我說:「有一種功法很好叫法輪功,不然你們就帶著孩子煉功吧。」

就這樣我和丈夫帶著女兒懷著忐忑的心情於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份一個晚上走進了小區的法輪大法煉功點。當我看到似曾相識又不熟悉的修煉人,個個面容慈祥,目光和善似有回家的感覺。這一刻起女兒不躁動了,靜靜的坐在那裏聽著大家讀法,面帶微笑恬靜可人的樣子,我不禁淚水撲簌簌地流了下來。

女兒經過短短的十二天修煉就又能上學了。從此我們一家三口人一起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大法之路。

我出生於一個多子女的貧苦家庭,從小就體弱多病。修煉大法後,我的身體也有了很大的變化,過去的疲勞感不見了,我的頭痛病也不翼而飛了。我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就像師尊講法中說的:「針織廠的毛巾頭過去經常往家揣一塊,職工都拿。學功以後他不但不拿了,已經拿家的又拿回來了。」[1]每天早來晚走,工作不管分內分外,閒暇時間還把大法的美好講給工友,車間工友都說我像換了個人一樣。這都是大法的美好,師尊的慈悲,才使我原本愁苦的家庭幸福了、快樂了。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江澤民利用國家機器掀起鋪天謊言污衊大法,並打壓迫害大法弟子,對我及我的家人打擊傷害極大。二零零零年我和我丈夫雙雙下崗失業回家,上有老下有小,當時女兒正要考初中;後來我丈夫因做真相資料被跟蹤迫害關押數月,出來時雙腿被迫害成黑紫色,走路坐臥都十分艱難。

當時我非常茫然,一邊照看女兒讀書,又要看護被迫害慘重的丈夫,此時轄區派出所片警還經常到家騷擾;零八年體弱多病的父親因承受不了我家的變故打擊悵然離開了我們。處理完父親後事,我時常身體有不適的感覺。有一次無意間摸到自己乳房上有一個豆粒大小的硬塊,開始並沒在意,後來越來越大,常有疼痛感,有時自己的情緒有些煩躁。自己心裏告誡自己必須學好法,多學法,煉好功,發正念放到第一位,心一定要穩,要儘快突破走出干擾。

每天堅持晨煉五套功法,早飯後雙盤端坐在電視機前靜聽、靜看師父廣州講法,畢恭畢敬的對師父說:「師父啊,我對不起您、對不起大法,是我從前沒有做好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求師父幫幫我吧!」我認真看師尊講法,句句記在心裏。看著看著,眼前出現了大小不一的法輪落在我身上,上下不停的轉啊轉,從來沒有的舒服感,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不久乳房腫塊融化了,而且乳房上出現了兩個洞洞直往外流異物,一邊流我一邊聽到噗、噗、噗的響聲,白乎乎的異物落在地上我低頭一看,用手一摸原來是乳房裏流出來的爛肉。

後來不長時間兩個洞洞漸漸封口了,心裏想還有腫塊怎麼辦?我把心一橫該幹甚麼就幹甚麼,走好自己修煉的路做好三件事。後來乳房上又鼓出來個圓圓的大泡,像吹的氣球一樣。一天晚上似睡非睡感到床上濕濕的,心想一定是泡破了,馬上下床去衛生間一邊走一邊流,丈夫幫我端著盆一邊清洗一邊擦,大概有少半盆,最後用淨水徹底洗淨。如今已完好如初。

整整十年無論多麼艱難多麼痛苦,我都默默堅持著,因為我知道師父為了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費盡苦心啊!弟子這樣或那樣的人心,才是修煉路上的最大障礙。面對下崗失業,我有怨恨心;面對女兒病患,我有憂慮之心;面對父親去世,我有父女親情之心;面對病魔迫害,我仍有怕心;面對丈夫被抓被關押,我也有怨恨的心。這都是我修煉路上的障礙與干擾,我必須把它當作修煉中的因素與自己提高昇華的環境。

我深深體悟到:修煉路上所遇到一切都與自己提高有關,任何關難都在檢驗自己信師信法的心,信則意誠,信則心定,對師尊的法理才會有所悟有所感知。各種關難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對師對法信的不堅定,舊勢力無時無刻不在檢驗著我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