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跟頭使我猛然驚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開始修煉大法的,幾個月後迫害便開始了。憑著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在風風雨雨中摔摔打打走到了今天,過程中切身感受著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和境界昇華後的美好。

我修煉後,久治不癒的痔瘡、咽炎、扁桃腺炎、鼻竇炎等疾病都不治自癒。十七年來的修煉中,也遇到過大大小小的心性關和病業關,都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在師尊的呵護下,提高心性後很快就突破了。然而最近摔的一個大跟頭,使我猛然驚醒。

一、突如其來的病業關

今年中國新年剛過,我身體出現了嚴重狀況,由於便秘引發了痔瘡疾病,劇烈的疼痛使我臥床不起,開始時我積極否定,努力破除舊勢力邪惡生命對我的迫害,然而由於自己心性和悟性問題,到後來竟然演變成每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劇痛,似乎挑戰到我的忍受極限。十多天的病痛折磨,使我臉色灰暗,身體明顯消瘦,那時我滿腦子想的是如何減輕疼痛,如何儘快走出這魔難。

二、尖滑的人心在作怪

家中的親人們雖然早已明白真相,知道大法美好,但面對病業關對我的折磨,他們還是倍感憂心忡忡,父母、弟弟、妹妹都紛紛勸我趕快到醫院治療。在魔難中的我,由於正念不足,心裏總感覺無法再持續承受這劇痛,在怕心的作用下,那顆隱藏的尖滑心理顯露了出來,心裏想無論如何只要能幫我暫時解除疼痛就行(當時我的心性已經掉到常人層次了),就這樣我抱著僥倖心理同意到醫院治療了。

親人們幫我選擇了國內著名肛腸外科醫院,著名專家為我做了激光切除手術,住院一週後大夫說術後恢復良好,可以出院回家調養了。當時我心裏想這下可算走出這一魔難了!

回家後,第一天狀況還可以,可是第二天就出現了怪異狀況,肛門原本好好的一側也出現了膿腫,而且和上次一樣的劇痛難忍,無奈之下再次住院,專家診斷說這是很少見的突發性病症,還得做二次手術。更為怪異的是大夫為我做術前檢查時發現,我的血糖竟然高達二十四點五,是正常人的三點五倍,大夫都覺得不可思議,按照醫療規程,血糖高是絕對不能手術的,大夫要求必須先住院注射胰島素,降低血糖後才可進行二次手術。面對這一事實我驚呆了,因為我知道注射胰島素是危重糖尿病患者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

為了確診這一症狀,親人們又陪我先後到另外兩家市級醫院檢查,診斷結果完全一樣,都是要求必須先住院注射胰島素。而且醫院大夫還鄭重告知:「這種症狀必須得先住院注射胰島素降血糖,因為血糖高傷口不癒合,是很危險的,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這時的我先是驚呆,再是茫然,後是驚醒!我深深意識到自己完全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用人招是根本無法破除邪惡迫害的,用人的招兒只能是死路一條!

三、去人心,破除迫害

面對醫院的診斷結果,親人們都感到既害怕又無奈,害怕我從今以後成為一個每天都必須注射胰島素的危重糖尿病患者,無奈何又沒有更好辦法來幫我。

此時的我猛然驚醒,發現自己在行政機關工作受邪黨文化毒害形成的那個尖滑心理、僥倖心理、怕心,長期以來根本沒有修去,這次被舊勢力、邪惡因素利用了,成了它們把我拉下來的把柄,彷彿自己現在正一腳懸空萬丈深淵,真是危險至極呢!想到這我在心中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不爭氣,悟性太差,被舊勢力迫害摔了大跟頭,但是弟子絕不會離開大法,從現在起弟子堅定正念,嚴格用大法標準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從根本上去掉那些人心與執著,徹底否定病業迫害」。當晚我就和家人說,現在我已經走到了危險的邊緣,再不能用人的招兒往前走半步了,明天我要出院回家,堅定地走修煉路。

回家後,我首先停止了一切常人治療,整天學法、發正念,第二天我忍著疼痛開始煉功,從第三天大法的威力就開始展現了,膿腫日漸消退,疼痛日漸減輕,狀況日漸好轉。然而就在這時身體卻又出現了另一個不正確狀況,便秘。針對這狀況,同修提醒我說:你應該再找一找還有哪些心沒放下呢?我向內找自己,發現最近自己在吃飯時總在挑選一些含糖低的食物,潛意識中似乎是有利於膿腫消退。是啊,保留的這一點點人心,其實就是人神一念之差呢,實質上還是把自己當成常人了。

認識提高後,我隨其自然,家裏做甚麼我就跟著吃甚麼,甚麼都不在意,結果大便很快就正常了。一個星期後,我的身體基本恢復,可以正常坐立、正常行走了,現在我已完全康復,又匯入正法洪流中了。

四、大跟頭給我的教訓與體悟

我的身體康復了,舊勢力邪惡因素對我的迫害破除了,親人們懸著的那顆心落下了,他們從我身上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美好,都從內心感謝與敬佩偉大的師尊!

痛定思痛,這大跟頭給我的教訓是夠深刻的,我真正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師父說:「你的每一個執著,都會造成你修不成。每一個執著可能都會造成你在身體上出狀況,在大法的堅定信念上造成動搖」[1]。師父又說:「每一次考驗中的人心,每一次魔難的正念不足,修煉人的每一個執著心,都會被它們抓住,它們都會把它當作把你拉下來的、把你從修煉的大法弟子隊伍中搞下來的把柄」[1]。我深知這次魔難造成的損失有多大,耽誤了我多少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事。

大跟頭也使我深深體會到:作為大法弟子,堅定的信師信法、正念正行是破除邪惡迫害的唯一出路,只有了卻人心,放下生死,大法的威力才會在你身上展現,師父說:「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2]。現在的我知道該怎麼跑、怎麼追、怎麼彌補,同時更明白在個人修煉上應該怎麼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