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情也是情

法理要清晰 修去情才能慈悲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看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提到「同修情」三個字的時候,對我的觸動很大,突然間認識到自己以前有些關過不去,內心迷惑,法理不清,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困在「同修情」上面,今天把自己的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情的表現真是多種多樣,本來以為自己的情比較淡了,可是在細微處,情的表現自己卻沒有意識到,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前,與很多同修接觸,其中所含有的情,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也沒往這方面想。在邪惡的迫害突然降臨的那一刻,自己的反應有多少是正念,有多少是帶著情的成份?現在冷靜的思考一下,覺得那時自己距離法的要求差的實在太遠了,在與同修的交流中,很多話都不在法上,有些交流就是情的表現,並不是在法中升起的正念,而對以往比較熟知的同修在那時的表現,完全無法理解,情,情緒,佔了很大的比重。對於師父講的「修煉就修自己」[1]的法理忘的一乾二淨。

那時本來是相互約好的,不惜一切去維護法的,怎麼大家都反倒指責我不理智、衝動、不符合常人狀態,甚至還有的說我這是破壞法,突然間我發現空蕩蕩的,只有我一個人,周圍的人全都沒了,這實在是讓我接受不了,完全超出想像的,使我接受不了的就是周圍同修的表現,那種心理的巨大落差,真的是讓我迷惑極了,這也暴露出了自己的法理不清,學法認識太淺,實修不夠。

然而這迫害突然間就來了,後悔也來不及了,再加上自己也有很重的怕心,並沒有做好。心裏不斷的想,好多同修為了修煉那真是相當忘我,早晨煉功,白天再參加一次集體弘法煉功,不辭辛苦的弘法,有時間就學法,大法書不離身,有一點時間就學法,都是我很佩服的同修,怎麼會這樣了呢?一說到天安門證實法,誰也不去,感情上真是接受不了,我都是認為修煉的很好的同修,比我可強的多,怎麼一下子人都沒了呢?法理上不清楚,這種情是同修間互相手拉著手,在一起修煉的過程中產生的,怎麼突然間這樣了呢?

在後來的日子裏,有的同修邪悟了,有的不修了,有的出現了嚴重的病業,還有的離世了,還有的出事故死亡了,還有得精神病的,各種各樣的事情都出現了。在這種情況下看你的心怎麼動?

現在想來,就是自己的情放不下,這種與同修間的情,代替了法,還以為這種久久不能使自己釋懷的感覺是在法上。其實都是情,就是那種自己不想認識,不想接受的情在阻擋自己真正去認識法,甚至懷疑大法,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相信法,在看到一些同修在被迫害中遭了那麼大的罪,吃了那麼多的苦,後來卻出現嚴重的疾病狀態,有的不修了,有的離世了,還有的證實法做了很多很多的貢獻,但是後來卻不修了。

師父說:「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2];「一關過不去,或太強的常人的執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歷史的教訓太多了」[3];「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2]

現在想到這些話,覺得自己對師父講過的法,真是沒有嚴肅的對待,當遇到真正的大關的時候,就沒能嚴肅的對待這些關,一關過不去,緊接著下一關又上來了,致使關越積越大,難越積越大,對自己形成了一個無法逾越的死關,教訓太深刻了。

其中有一個障礙,就是對同修所遇到的事情不能從法中理解,只會用人心去看事情,只會看表面,不會從法中看實質。認為自己很佩服的同修,比自己修的不知要好多少,最後也不行了,自己肯定也不行,關鍵時沒有用法來要求自己,完全是人的觀念佔了主導,而且對同修遭受那麼大的痛苦,心裏有了極大的波動,完全忘記法中是怎麼說的了,其實,這一切師父在法中都講了。

師父說:「但是你自己必須得在修煉中修你該修的那部份、承受你該承受的那一點。對你來講沒有甚麼危險,但是你得認識到甚麼是修煉、怎麼修煉。修煉中有所領悟、有提高,那才是修煉。」[4]這段法以前也看了好幾遍,如今再看到,就好像自己以前從來沒看到一樣,格外的醒目。

同修那時一說「比學比修」[5],就是誰誰能打坐多長時間,誰誰一天煉多長時間的功,誰誰一天能看多少講《轉法輪》,誰誰一天學多長時間的法,誰誰能背多少法,誰誰抄了多少遍《轉法輪》,那時覺得真了不起,自己也要努力的向人家看齊。如今想來,覺得自己好像是對修煉一無所知,好像從來沒有體會到自己在法中真正昇華後的感受。師父講的甚麼是修煉以及怎麼修煉,自己真的不知道,但是如果誰要說我不知道修煉,我可不高興了,我整天睡很少的覺,一門心思的在修煉上,誰敢說我「不知道修煉」!

教訓是太深刻了,我周圍的同修好多也是跟我一樣的狀態,表面上看起來很精進,真正提高了多少呢?師父說:「修煉中有所領悟、有提高,那才是修煉。」[4]這不就是在說自己嗎?以前根本不是修煉呀!

在看同修的文章,有二零零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有二零一零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講到自己的哪顆心修下去了,自己的哪種執著變淡了,同時感受到在法中提高的殊勝與玄妙。我真是慚愧極了,也十分羨慕,想一想自己早得法那麼多年,對修煉的認識,對真正在法上提高的領悟,還是差的很遠。

如今我聽到有同修說,誰誰一天發了多少真相資料,誰誰一天勸退了多少人,誰誰做了多少證實大法的事,我雖然也很佩服,但是我再也不會有以前的那種盲從,和盲目崇拜了,心已經比較平靜的對待這些事了,依照自己的心性,平穩的去做證實法的事,心性紮實的提高,隨著自己的心性而做事,三件事都要重視。

那種同修之間的情也淡之又淡了,不是在互相的人心作用下做事,無論發生甚麼事,就是用法來對照衡量,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想到師父的法,就一定達到法的要求,修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非常嚴肅。

養成向內找的習慣非常難,我對自己的一思一念都是要求自己向內找,時刻反思自己,絕不敢把這麼嚴肅的法在嘴上隨便說,而並不能做到實修。

情摻雜在大法弟子的環境裏是非常危險的,我知道我以前也是不自覺的,是自己沒有注重實修而滋養的, 甚至長時間沒有察覺到。今後要在修煉中去掉所有的情。

在寫這篇文章的同時,我知道自己對過往還有很多認識不足的地方,現在僅對其中的一個問題,談一點認識,還有自己察覺不到的妒嫉心,也在一直束縛著自己。

以上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猛擊一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竊〉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