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解體洗腦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因我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被警察綁架,並直接被非法拘留十天。我控告江澤民沒有錯,這是憲法賦予我的權利,於是我於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寫了行政覆議申請書,郵寄到當地市政府法制辦,並於第二天中午得到簽收。

數日後,市政府法制辦把我的行政覆議申請書轉到我單位。班長、分場書記、主任輪番找我談話。我悟到:這是師父的無量慈悲,師父將計就計,又恩賜弟子一次給眾生講真相的機會,以彌補弟子因訴江後真相未講到位的缺憾。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我回單位上班,班長指責我:你這次控告江澤民是第二次被拘留了,咱單位現在是央企,要是單位有規定的話,你就會被開除。我聽後沒動心,我心裏想我的一切由師父做主。

十二月十八日,分場書記、主任找我談話。主任說:你不要再參與法輪功的任何組織活動,比如上次你在外地張貼神韻海報,這次的控告江澤民。平常通過我跟你的接觸中,我了解你對工作認認真真的態度,還有你的為人都挺好的,為甚麼要學法輪功?

我說:主任,我學法輪功沒有甚麼組織,都是自願的,學與不學自己說了算,沒有人強迫。我按真善忍做人,待人真誠,與人為善,時時處處為他人著想,從不計較個人的得失,包容別人,這不好嗎?再說煉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有一個好身體才能更好地幹好工作。法輪功現在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要是不好,能有這麼多人學嗎?

主任說:法輪功在國外只宣傳真善忍當然好,不牽扯參與政治問題。我收到煉法輪功的人給我寫的信中有反黨內容,這就不行。我說:這是天意,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有藏字石,你上網一查就知道了。主任說:煉法輪功的還去天安門自焚。我說:主任,你說這個人身上著火時,是不是頭髮先著啊?可那個叫王進東的臉部、衣服都燒壞了,頭髮卻完好無損,這不是拍戲拍出來的嗎?主任說:你親眼看見了嗎?我說:焦點訪談就是這麼演的。主任說:還去圍攻中南海。我說:我看到的畫面是那麼多的法輪功學員都靜靜的站在馬路邊上,沒有口號,沒有甚麼不好的舉動,警察在一邊聊天,有這樣「圍攻」的嗎?書記說:主任和我本想勸你不要學法輪功了,你反而變相給我們講了很多法輪功的事。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上午,當地市政府法制辦把我的行政覆議申請書轉到我單位後,書記通知我去他的辦公室一趟。我在去的路上發著正念,讓他明白的一面要清醒,聽真相,明真相,請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

見面後,書記說:你怎麼又給公安寫信呢?人家把信又轉到單位來了,單位六一零主任又找我了。我說:那不是信,是行政覆議申請書。當時公安局非法拘留我十天,警察誣陷我的罪名是「涉嫌利用邪教擾亂社會秩序」,他們既拿不出法輪功是×教的法律依據,也拿不出我擾亂社會秩序的事實證據,那些警察就是在執法犯法。再說咱單位也沒有權利進行行政覆議,市政府法制辦的工作人員這樣做也是違法的。就像警察他們自己說的對法輪功從來都沒有講過法律,到底誰正誰邪?國家規定的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國家也沒有任何一部法律規定煉法輪功違法。你可以隨時上網查。

書記立即在電腦上輸入十四種邪教,結果出來了,他自言自語著:真的沒有法輪功。可他還是堅持說法輪功是被國家取締的。我告訴他:這是江澤民個人於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在法國接受《費加羅報》記者採訪時說法輪功是×教組織,接著十月二十七日《人民日報》發表一篇社論,江澤民說的一句話,《人民日報》的一篇文章,都代表不了法律。

書記說:這次找你來是傳達單位六一零主任的命令,一是要求分場領導扣發你的獎金;二是讓你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三是單位六一零主任去市六一零拿回來一些國家為法輪功製作的光盤和書籍,過年後,你不用到班組上班了,直接來我辦公室上班,專門學習這些光盤和書籍中的內容。

我鄭重的告訴他:我既不會來你辦公室上班,也不會看那些污衊法輪功的東西,更不會寫甚麼保證書。書記說:你要不寫,我替你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最起碼先把眼前的事敷衍過去,要不然領導老找我事,天天打電話追著問,你讓我怎麼辦?我說:你千萬別寫,你這樣做對你也不好。書記說:要不然你對我好點兒,你自己寫吧。我說:我只會寫我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兒。書記說:那你回去寫吧,明天交給我。

離開書記辦公室,回到班組,主任和班長已經等在那了。班長陰沉著臉說:單位今年創五星級企業,就因為你控告江澤民被拘留,又去行政覆議,主管創五星級企業的領導有權一票否決,咱單位兩千多名職工不得戳你脊梁骨罵你啊。你怎麼面對全單位的職工?今年我們班組、分場及分場領導的先進集體、個人又全部被拿下了,這一年從上到下白忙了,就因為你一個人。

我說:不會影響的。主任說:我們分場所有領導都收到了煉法輪功的人給寫的信,還有來自全國各地不同口音的電話,有的直接說不讓我參與迫害你,你控告江澤民的事社會上的人知道的還真不少。我問過你班長了,說沒給你扣獎金,我們考慮到你的情況比較特殊一點,一個人帶著孩子不容易,所以就沒給你扣,上面領導那兒,我們給擋住了。但是你得寫一份「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六一零主任要,你必須得寫。再一個就是過完年後,你到分場書記那上班,六一零主任給你準備了一些關於(誣陷)法輪功的光盤和書籍,讓你好好學一學,放棄修煉法輪功。你會寫保證書嗎?我堅定的回答:我不會寫的。主任說:是呀,現在讓你放棄(修煉法輪功)也是不太可能的。

一月二十八日上午,我把寫好的真相信交給分場書記,他接過真相信,說:要是不合格,我還得找你。

轉眼已是二零一六年三月底了。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召開職工代表大會,總結二零一五年的工作,表彰先進個人、先進集體,布置二零一六年的工作。大會工作人員宣讀的先進個人及先進集體的名單中,我分場主任是單位先進領導,我所在分場和班組均是先進集體,還有五星級企業順利通過,單位職工全部都拿到了兩千元錢的獎勵。

到目前為止,我既沒去分場書記那上班,也沒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一切正常!迫害不停,正念不止。

在解體邪惡洗腦迫害的過程中,有的同修幫著發正念;有的同修寄真相信;有的同修打真相電話。在同修們的整體配合下,在慈悲偉大師父的加持下,使這場想對我進行洗腦的迫害煙消雲散。真的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在此,弟子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