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病態」十幾天消失 眾人震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二零一四年秋天,由於自己修的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我過了一次病業大關,當時,經我們這兒最好的醫院確診,醫生給我判了死刑,說我活不了幾天了,憑著對師對法的正信,我放下各種人心執著,從一個癱瘓「病人」到完好如初,僅用了十幾天的時間,是偉大的師尊又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由於邪惡的迫害,我們這幾年居無定所,家徒四壁,在丈夫被勞教迫害的三年時間裏,我一個人帶著年幼的兒子,靠四處打工艱難度日,真是吃了不少苦。生活的壓力,加上那時也聯繫不上同修和學法小組,自己學法煉功三件事自然跟不上。二零零四年九月份,丈夫從勞教所回來了,面對一無所有的生活,看著年幼的兒子,丈夫決定經商,靠自己的努力來改變生活。我們做起了小買賣,這其中的艱辛可想而知。

在近幾年,我們的買賣越做越大,用於學法煉功的時間也就越來越少,好在畢竟是修煉人,做生意的丈夫一直堅持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大法的原則決不違背:一直堅持不吸煙,不喝酒,不近女色。有一次,一客戶用很高金額的合同來引誘丈夫喝酒,說:你喝了這杯酒,咱們就簽這個合同,不喝酒就不簽了。丈夫說:我寧可不簽這份合同也不喝酒。結果是不喝酒也簽了合同,師父還是在時時處處呵護著我們啊。還有一次,一南方客商提出吃過晚飯後,要到歌舞廳玩玩,意思是要找個小姐陪陪,我丈夫無奈匆匆把我帶去了,說這是我太太,客商自然也就不好意思了。難能可貴的是,我丈夫一直堅持面對面講真相救度被紅塵迷失了的世人和有緣人,向接觸的各階層的人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以及法輪大法的美好,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等,公開在酒桌勸世人退黨,由於買賣做的大,接觸的高層人士比較多,救度了不少有緣人。

丈夫開公司後,我一直做助手兼著公司的財務。二零一三年春天三月份左右,那時工作相當忙,我除了財務工作,還負責給二十多個工人做飯,身心疲憊,學法煉功又跟不上,起了怨恨心,心性就守不住了,跟丈夫和孩子大聲吆喝:我不給你們做飯了,你們自己管自己吧!發火後躺在床上嘔氣,結果第二天就起不來床了,發燒還伴隨著咳嗽,我意識到發火是不對的,修煉是嚴肅的。這次「病態」持續了一個月後好了,只是有時還有點咳嗽。中秋節前,我吐了一次血,中秋節後我又吐了兩次血,我也不承認它是病,就這樣堅持著,只是咳嗽也越來越嚴重了,白天黑夜不住的咳嗽,幾乎一刻也不閒著,腰也彎成了近乎九十度,四十多歲的人看起來就像是六十歲。

娘家人看我「病」成這樣,都勸我去醫院看看,母親說:閨女,你就到醫院看看又能咋樣?我說:娘啊,你讓我做甚麼我都能做,就是去醫院這個事我不能依你,我去了醫院就回不來了。因為我深知,我是修煉人,醫院是治不了我的「病」的,只有向內找靠正念闖關了。那時,我找到了自己有怨恨心、爭鬥心,對丈夫、兒子及孫女的情還沒有去掉,對他們沒有真正的生出慈悲心來,還有這幾年,光忙於常人的事業,三件事沒有跟上,被邪惡鑽了空子,才出現這樣的「病態」。

多虧慈悲偉大的師父,一直不放棄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就在這個時候,我接觸上了鄰居大姨(同修)和我們當地的幾名同修,她們都給了我無私的幫助。協調同修看我這麼嚴重,把我領到了離家幾十里地的一學法小組讓同修照顧我,這個學法小組的同修很精進,學法煉功救人都做的很好,從她們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又去掉了黨文化等很多人心與觀念,在法理上也昇華了許多。同修陪我學法、煉功,給我發正念,鼓勵我不承認這個病業假相,增強我信師信法闖病業關的信心。十來天後兒子開車來接我回家,走的那天我狀態比之前好多了,在同修大姐的鼓勵下,腰在那一瞬間也能直起來了,臉色也好多了。

回到家裏,親朋好友們都勸我再到醫院去複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架不住親人的勸說,動了情,礙於面子,就答應了親人的要求,去我們當地最好的醫院去檢查。結果一去「病情」越發嚴重了,本來去的時候還能自己走路,結果住上院後,自己不能下地走路了,腿也不聽使喚了,胳膊也抬不起來了,在床上吃喝拉撒,自己吃飯也不能了。丈夫就找了個陪護照顧我,給我餵飯。醫生給我拍片做檢查,說我的兩片肺幾乎廢了,就剩下一點了,已經不能做切除手術了,只能移植;同時還伴有腦積水,總之, 就是「病情」嚴重,有生命危險,但還確診不了到底得的是甚麼病,建議去省醫院檢查治療。

好在我在醫院一直堅持聽法,發正念,做各種檢查的時候更是正念不止,心裏一直在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誰都說了不算,這些都是假相,我不承認它。大約在醫院住了十天左右,我堅持回家,那時在醫院做診斷的片子還沒出來,我也不等了,就想回家學法煉功。走的時候,找不到輪椅了,我說我自己走,在我的堅持下,家人駕著我走到自家車上,把我拉回家。

在聽說我走後,主治醫生大吃一驚,說這麼嚴重的病情怎麼敢回家?回家就活不了幾天了,兒子和叔伯弟弟當時在現場等著拿片子,他倆就問大夫,說若在這兒治療的話會咋樣?大夫說:也活不了幾天了。

回到家裏,我就跪在師父法像面前,跟師父說:師父,我把一切都交給您了,生死我也不怕了,去留由師父安排,但是就是不能走舊勢力安排的路,那樣對大法的損失太大了,對世人的影響也太大了。當時,我給師父敬香,因手抖得厲害,得用一個小時的時間才能敬上,跪下就起不來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堅持聽法,煉功,站不起來,就坐著煉。

結果從醫院回來三天後就能站起來了,十來天就能下樓了,身體迅速恢復健康。在十幾天後,我去同修家,同修看到我後大吃一驚。一同修修煉多年,也不能雙盤,從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神奇,對大法深信不疑,結果立馬就能雙盤了。

我煉法輪功好「病」的消息不脛而走,在親朋好友中,街坊鄰居中產生了巨大反響,他們都對大法升起了正念,有的表示要學,有的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這兒,我無比感謝師尊的救度之恩,謝謝師尊的再造之恩,是您給了我全新的生命,弟子唯有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度世人,才能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我和丈夫一起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到現在已有十八個年頭了。二零零零年六月底,我和丈夫帶著八歲的兒子,騎著兩輛自行車,歷經六天半的時間去北京證實法……每每想起這些,我都熱淚盈眶,感謝偉大的師尊給了我們全家證實法的機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