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大法顯神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快二十年了,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摔摔打打的走過了十七年的迫害,在關鍵時刻信師信法,闖過了很多魔難和生死關。在大法洪傳二十四週年之際,我請同修幫我寫出來,見證大法的威力無窮。

一、正念正行 警察開車送我回家

師父講:「我只是從修煉這個角度上講,真的心裏不裝著害怕,坦坦蕩蕩,做著該做的事情,堂堂正正的走在神的路上,沒有害怕。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來了我給你講真相。真有這樣的大法弟子,結果警察都非常佩服,臨走還告訴你,注意安全啊。」[1]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上午,我到菜市場發法輪大法真相台曆和起訴江澤民的小冊子,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後,被兩名警察把我綁架到派出所,起初那些警察很兇,我就耐心的給他們講真相,並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口喊渴了,就叫他們給我倒杯水,喝了又大聲喊。他們問啥我都不配合。

後來一位女警察來看著我,其他的去吃午飯 ,我就給那個女警察講真相,叫她三退保平安,她說她入過團隊,那就幫我退出吧,我就用紙記下後,再送給她一個真相護身符。

那些警察吃完飯也陸陸續續回來了,都圍繞過來。我就抓緊時機講真相,勸三退,聽明白了的警察同意三退,那位女警察就幫著寫三退名單,那些警察都想要護身符,但我說:必須三退了才能給你。後來那些警察乾脆自己寫,不一會兒功夫,十多個警察都有了真相護身符。我說:你們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裏面有護身符故事,你們要好好看看。

下午兩點,有兩個警察說:婆婆我們開車送你回家吧,我說我自己走,不麻煩你們,他們說:「我們要對你負責。」他們把我送到離家還有一條街時,我就要下車,他們問我:「為啥沒到就下車呢?」我說:這街上的人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別人看了你們警察還在抓法輪功學員,對你們不好,我是為你們好。就這樣說說笑笑就走了。

二、破除人心 護法神與我一起救人

在二零零八年,我天天騎著自行車到處講真相,效果都很好。有一天晚上把保溫瓶打爛了,晚上又夢見正在吃飯,一雙筷子突然斷了。按以前人的觀念就不吉利,第二天我思索了很久,突然師父的法打在我腦殼裏:「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2]當時我就悟到修煉人要用法來衡量一切,舊勢力就是不要我們救更多的人,不能上舊勢力的當,我馬上發正念否定一切干擾。一個人騎著自行車又出去講真相了。

行了十多里路才講了兩個人,但我不灰心,繼續往前行,走了一會兒,看到前面有很多人在修路,我就過去與他們搭話,問他們是在做好事嗎?又問他們聽說過三退大潮沒有,都說沒有聽過,我就開始給他們講真相,講為甚麼要三退。突然一個老頭兒對他們說:有人來救你們啦,你們舉手宣誓,邪惡就給你們打上印記了,趕快退出它的組織。他們馬上同意了,當時就有四個黨員。有人說前面有當官的也是黨員,我就往前走,那老頭兒走在我前面,大聲說:救世主派人救你們來啦。

那個當官的招呼我說:他說你來救我們,怎麼救呢?我就給他講真相和三退保平安,聽完後他說:那就幫我退了吧,我黨員,叫某某,並問我有資料沒有,恰好資料已發完,我說下次帶給你吧。

就這樣一會兒三退十七人。我以為那個老頭兒是他們那裏的人,他們以為那老頭兒是與我一路來的。看起來那個老者超凡脫俗,個頭不太高,我叫他也退了,他卻笑著擺擺手就走了。我後來悟到是師父看到那兒人多,氣勢大,才叫護法神顯現出來幫助我的。

三、堅定正念 闖過生死關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到二零零三年九月三日,我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長達十五個月,邪惡把我轉化不了,就把我關小號(廁所下面的一個小屋,伸不起頭,又臭又濕),餓飯四十天,把別人剩下的湯湯渣渣給一點吃,體重由原來的一百零三斤下降到七十斤,惡警把我的頭髮抓著在牆壁上碰,在太陽下暴曬,打我腦殼。

二零零三年六月三日那天,把我從下午一點曬到下午五點,中途叫我抱著輪曬,晚上叫我站在警察床邊不准睡覺,從晚上站到天亮。我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站都站不穩了,在無法再忍受下去時,心裏產生了不正的念,我流著淚對師父說:師父啊!我無法再支撐了,乾脆不要這個肉身了。在當天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時,好像有人用鐵錘打我的頭一樣,當、當、當的,我馬上摸了一下頭, 還是好好的,當時整個屋子都是透亮。我一下明白了,是師父在點化我,馬上悟到想死的念頭是錯的,我是正法時期的弟子,還要助師正法,還要救度眾生,怎麼能死呢?我馬上否定那不正的念頭,並對師父說,我一定要活著回去,兌現我史前大願,要救度更多的世人,要報答師父的慈悲救度。

我念一歸正時,邪惡再也邪不起來了,不久 我就從洗腦班回家了。

四、信師信法 闖過病業關

二零一一年十月的一天,我好像得了重感冒一樣,開初全身像針扎一樣的疼,慢慢臉、耳朵、喉嚨、眼睛、氣管、脖子、腰等處發腫,家人急壞了,強行要把我往醫院裏送,我堅決不去,我說我有師父管,醫院治不了我的病。就這樣整整睡了四天。我老伴兒都嚇著了,幫我求師父,他說:李洪志師父您保祐您的弟子好起來吧,她是您的真修弟子,她很堅定。

在第四天晚上,有人在我耳邊說,我給你找個高德老師來給你醫病,我回答說,誰都不要,我有師父管,我只要師父給我清理身體。就在當天晚上,我似睡非睡時看到師父來給我清理身體。第二天早上我一下子全身輕鬆了,我大聲喊在另外房裏睡覺的老頭子,你看我好了喲,喉嚨、眼睛、臉,耳朵、脖子、氣管全都不腫了,腰也不疼了。

以上是自己修煉過程中一點淺悟,有不妥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